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23章 您是想套话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23章 您是想套话吗?

    国师沉默了片刻,伴随着雨滴打在树叶上的悉索声,片刻才道:“我与六王之事,实属私事,而将我救出牢狱的,的确是汝绛王。”

    “带领那个容督军抵达两江,也是国师的主意?”

    国师恬不知耻的回答:“对。”

    临亲王心中有了计较,笑了起来:“宝藏遗址的流言,京中传的沸沸扬扬,本王知道各方势力必然都想分一杯羹,但让本王没想到的是,汝绛王有这个本事,将国师招揽。寻找宝藏本是大海捞针,本王耗尽人力物力,也不过偶有发现,但有了国师相助,汝绛王如虎添翼,竟这么快便跟上本王的步伐,追到了两江来。国师,您掐指能算,神仙本事,怎能甘心屈就在一个小小的异姓王身边,为他做牛做马?您不觉得,这太埋没您了吗?”

    国师巧妙的看着临亲王,缓缓挑了下眉:“那临亲王以为,在下为谁效力,不算屈就?”

    话说到这里,临亲王反而不表态了,他听出了国师这句反问里藏着的蠢蠢欲动,他想,国师果然是不甘心的,但是他没有选择,汝绛王救了他,他只能报恩。可现在不同了,自己愿意对他抛出橄榄枝,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应该抓住。

    有趣的是,自己的橄榄枝还没伸出来,国师却已经有了抓住的欲望,那么对方既然如此急不可耐,自己反倒不能着急了。

    临亲王沉住气,他毕竟是个上位者,在阴谋诡计圈子里长大的,他不怕与人谈判,就怕对方不接招,现在国师接招了,那么郎有情妾有意的情况下,拿乔一下,反倒有利自己。

    “国师是如何查到两江的?”

    自己砸了巨本,劳心劳力,派遣了各方人士竭力追查,历时一年之久,终于在真阳国中查到蛛丝马迹,可国师在牢中被束整年,不过是两个月前才被汝绛王捞出,而仅仅就这两个月,汝绛王已追查到了两江,所以他很好奇,国师是如何做到的,他用了什么手段?

    国师自然听出了临亲王话里话外的试探,他冷笑一声,还是那副冰冰凉凉的仙人之姿,然后不要脸的撒谎:“龙王入梦。”

    临亲王一愣:“什么王?”

    “水龙王。”国师说着,仰头看了眼前方的天际,声音虚无缥缈:“临亲王应当也见过那本关于宝藏的古朴旧册,我也见过,见到的当夜,我做了一个梦,梦中,龙王现身,替我指引方向。”

    临亲王沉默下来。

    国师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不信,他冷冷的继续:“水龙王言,有片巨镇,压毁了他的龙宫,他需要一个人,替他将巨镇移开,他要重新修葺龙王殿。”

    临亲王这时眼神终于动了动,半信半疑起来:“大江县?”

    临亲王知道大江县,所以,他在海上游荡的目的,果然就是大江县。

    国师压下心底的情绪,摇头道:“龙王并未言明,不过两江之上沉没的巨镇,除了大江县,应也不做他想。”

    临亲王没有作声,他还在犹豫,他不太相信国师这个神神叨叨的说法,可是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他招揽国师,正是看中了国师擅通神灵的特殊本事,可现在国师真告诉他这世上有神仙,他又觉得难以置信。

    复杂的心情持续了很久,临亲王终究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大江县的具体位置,国师现在知晓了吗?”

    国师点点头。

    临亲王眼睛一瞪,不可思议:“你知道?真的?”

    国师扯出一丝笑:“我又做了第二个梦,就在上岛的当晚。”

    临亲王激动极了:“在哪里?”

    国师凉凉的扫去一眼:“王爷,您是想套话吗?”

    临亲王握了握拳,看看国师,又低头沉思起来,半晌,他抬起头,许诺道:“三成,只要国师助本王寻得宝藏,当中宝物,本王愿分三成,孝敬国师。”

    国师挑剔的思索着。

    临亲王紧忙道:“即便知道宝藏位置的只有国师一人,但国师仅凭一人之力,便能吞下这滔天富贵吗?固然,您已经同汝绛王合作,可汝绛王拿得出三成的红利吗?国师,本王比起那个穷乡僻壤里出来的异姓王,可大方多了,您可要考虑清楚。”

    恩威并施,这些基本的手段,临亲王用得很拿手。

    果然,犹豫了片刻后,国师同意了。

    正事说定,双方都松了口气,临亲王与国师说好,决定等到雨停,就一同出海,直奔宝藏。

    国师面上答应,嘴里又不着痕迹的试探:“纵观京城上下,权贵云集,却独有王爷一人发现端倪,寻来两江,王爷的本事,也令在下刮目相看。”

    临亲王哈哈一笑,作为自己压箱底的法宝,他没那么容易就宣扬出来,故此他只是谦虚的道:“手下有几个得用的人罢了。”

    国师看他有意隐瞒,估计不会那么容易说,心中不乏失望,但柳蔚的任务,他也算完成了一半,至少打入了临亲王内部,故此就算今夜不能一劳永逸,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头。

    时辰不早了,两人商定好合作计划,便分道扬镳,国师的说法是,目前不打算与汝绛王的人撕破脸,临亲王也理解,宝藏没有到手前,他也不愿意节外生枝。

    国师先离开的后山,确定他已经彻底离开了,临亲王才挥手,招出暗藏在身边的一众部下。

    此时雨水大了许多,但有大树遮挡,临亲王没有太多的感觉,他忙着吩咐部下,故此也没在意天边呼啦啦晃过的一道闪电。

    ……

    临亲王被雷劈了,这件事是第二天早上,柳蔚醒来时听说的。

    昨晚国师出去跟临亲王接头,回来后已经很晚了,柳蔚当时都睡了,国师也没有去叫醒她,本想着第二天早上再说,哪知道天一亮,大家先听到的却是临亲王的小道消息。

    柳蔚起来洗漱时,住在隔壁的岛民已经八卦了好一阵子了。

    柳蔚听了两耳朵,回屋后惊奇的问:“怎么被雷劈了?”

    国师也很狐疑,他走的时候,临亲王还好好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