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25章 相信了国师不会始乱终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25章 相信了国师不会始乱终弃

    风雨之后的彩虹,总是格外美丽。

    水洗过一般的天空,蔚蓝空灵。

    十月十九,暴雨停歇,台风离去,小小的门石岛再次恢复平静祥和,这场风暴毁坏了岛上许多建筑,柴房、草棚,这些都需要重建,还有山底的打渔场,直到洪水退去,众人才看清渔场的现状,那里宛如一片废墟……

    灾后重建需要岛民们群策群力,这个时候,白吃白住的借宿者,总算可以滚了。

    岛民们一边核算着自家房屋壁瓦都有哪些地方需要修葺,一边迫不及待的明示暗示这些边海军,希望他们赶紧打道回府。

    卢总兵厚着脸皮假装听不懂,不是他不想带人走,实在是没办法走。

    他们上岸的时候,将船停泊在半山腰的大树旁,可又是大雨,又是大风,这几天下来,当他们现在再去找时,别说船,树都没了。

    失去交通工具,卢总兵就算千不愿,万不愿,也只能厚着脸皮继续在岛民家多赖一阵,同时租借了岛民的渔船,命两名亲信,赶紧回营求救。

    边海军和临亲王走不了,但柳蔚容棱这边,却可以走。

    五艘船,不见了四艘,唯独还留着的那艘,正是容棱他们的。

    当天靠岸,柳蔚亲自去接容棱,上岛后,柳蔚看大家这么不走心的把船随便停靠,她就留了个心眼,把自己家的船推进来,卡进了山腰的石缝里。

    现在另外四艘都飘走了,唯有他们的船还完好无损。

    卢总兵眼红的看着那位容督军收拾好行囊,领着一家老小与岛民们告辞离开,心中十分嫉妒!

    同他一样嫉妒的还有临亲王!

    几日的休整,临亲王现在已经能下地了,但遭雷劈的时候,他伤到了脚,现在走路需要借助拐杖,这拐杖还是黑姑娘的老祖以前用的,废了老大劲从地窖里翻出来,上头又是老人味,又是霉味,临亲王不想用,但不用就得干躺着,他又不愿意,只能捏着鼻子杵了,反正临亲王觉得,自己一辈子的苦,都在这十几天里吃尽了。

    不过临亲王固然已经这副鬼样子了,心里却还没忘记他的宝藏,看国师要走,临亲王一双眼睛差点在国师身上烧出俩窟窿。

    国师自然记得两人的“协议”,他偷偷跟临亲王通了气,保证自己不会把大江县的位置告诉容棱,他说他会带着这些人绕圈子,等着临亲王开船来接他。

    临亲王这才舒服点,算是相信了国师不会始乱终弃。

    ……

    灰褐色的大船因为雨水打泡,尽管完好,也无法立即使用,柳蔚等人又花了三日修葺整理,于十月底之前,终于扬帆起航。

    大船进入海域后不久,柳蔚便上了甲板,她手拿宣纸炭笔,看看远方海面,时不时低头写写画画。

    片刻之后,国师手拿一颗红色玉珠,走了出来:“这个你看看。”

    柳蔚抬了抬眼,瞥着那红玉珠,皱了皱眉:“圣钵里的?”

    国师点头:“看上面刻的什么。”

    柳蔚拿过来,对着光线照了照,判断一会儿,不确定的问:“一座山?”

    国师道:“圣钵由骨灰而制,上面镶嵌的珠宝,乃历代守护圣钵的圣女贴身信物,每一代圣女皆独一无二,而信物之上镌刻的标志,同样独一无二。这些珠宝我都瞧过了,有的镌刻着瑞兽凶兽,有的镌刻的姓氏名讳,唯有这个,镌刻的是籍贯。”

    “籍贯?”柳蔚挑了挑眉。

    “这是九极山。”

    柳蔚看到红玉珠的背面,的确刻了一个小小的“九”字。

    “九极山是哪里?”

    “就是大江县。”

    柳蔚愣了一下。

    国师道:“千百年前,两江尚为陆地,当时此地有一片赫赫有名的群山,唤九极山,九极山高耸入云,立于此地千年之久,哪知一日河道变幻,潮升潮涌,九极山被大海所没,山底被淹,山腰之上,成了海上之岛,后仙燕国立,两江上下均归仙燕所辖,九极岛便开始住人,于后,又建立了一座城县,唤大江县。”

    柳蔚调查大江县历史的时候,没有查到这个,她不禁沉默。

    国师似知她心中所想,道:“我口中所言,均为野史记载。”

    柳蔚捏着那枚红玉珠,前后左右的看,妄图再看出什么端倪。

    国师又道:“大江县初建,原命名为九极县,但‘九’字寓意九九归一,九五之尊,忌讳了君主,故此当时的大江县令,便自作主张,将九极二字,改为大江,随后大江县立。”

    柳蔚这时扭头看向了国师,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一圈。

    国师镇定的皱了下眉,问:“做什么?”

    “我在想,你在想什么?”

    这话说的有些绕,国师也听得有些迷糊。

    柳蔚笑了一声,双手环臂,道:“你知道很多事,你了解仙燕国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你笃信神佛因果,甚至精通邪术,可你的本领再多,你也从不泄露,在京城我对你晓以大义,威逼利诱,你均三缄其口,容棱也与我说,一路下来,你甚少说话,态度冷漠,但为何现在,你主动找我,主动告诉我这些?我现在有两个怀疑,第一,你说的这些是假的,你有一个阴谋,你在引我上钩,第二,你说的这些是真的,你对遗址感兴趣。”

    最后一句,她说的是肯定句,而非疑问句。

    国师注视着柳蔚的眼睛,这个女人有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眸,洞悉人心,机敏警觉。

    长久的相处下来,原以为对方已经开始信任自己,哪知关键时刻,他不过露出半截话头,她便精准的将他抓个正着。

    这就麻烦了。

    “我就不能是仅仅出于善意?”国师冷静的反问。

    柳蔚摇摇头,将红玉珠塞到他手上,低头继续看自己手里的坐标图。对方既然不愿坦白,甚至还打算同她虚与委蛇,那她就没工夫陪对方瞎闹了。

    国师拧了拧眉,将手里的玉珠捏的紧了些,道:“柳蔚,我说的这些,都是对你有利的。”

    柳蔚头也没抬:“我相信,但也是对你有利的,不是吗?”

    “我们可以合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