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33章 脸认不出,声音也听不出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33章 脸认不出,声音也听不出吗?

    水深数千米,这么贸然下水,绝对不是良计,国师正待相劝,临亲王已当即吩咐两名熟悉水性的侍卫,让他们立即下水。

    两名侍卫都有些犹豫,李勤在旁边冷冷的开口:“王爷下令,你们还磨磨蹭蹭的做什么?”

    国师皱眉插嘴:“活人下深海本就吃力,他们二人就算水性再好,下到水底,也难免举步维艰,王爷,不如……。”

    临亲王抬手,打断国师的话:“国师倒是有一颗菩萨心肠,只不下水查探,又如何知晓地方是否找对,既然他们是本王的人,替本王尽忠,不过理所当然。”

    豪门勋贵,对待手下,如同对待猫狗。国师想到柳蔚他们面临同样的情况,却因深谙水底为难,不同意任何人贸然下水,故此闹腾了几日,才始终原地踏步。他们原是以为临亲王有什么窍门妙法可以不下水便辨别方位,这才派他来接近套取,却不想,临亲王看起来也没什么办法。

    倒是这个李勤……国师一时摸不出他的深浅。

    如今看来,背后帮助临亲王的人,应就是这个李勤,可,李勤一个纨绔子弟,他又知道什么,又凭什么有这个能耐?

    临亲王派下水的两个人,过了一会儿,便齐齐浮了上来,两人均是满脸通红,显然是憋气太久,呼吸不畅。

    临亲王忙问他们是否有所发现,两人却只是摇头,艰难的道:“属下无能,无法沉入深底。”

    水有浮力,想下到最底,重量一定要超过浮力。

    临亲王显然也知道这点,他随后吩咐:“来人,给他们各人绑上两块铁石。”

    船上有镇帆的铁石,但这东西太沉,带着游水,无疑是要人性命。

    国师看不下去了,要阻止,李勤却在此时拦住他,目光冰凉,声音阴鸷:“国师难道是心虚了?莫非此地不是遗址所在,你怕他们查探之后一无所获,会戳破你的谎言?”

    “岂有此理!”国师呵斥:“你休要污蔑于我!”

    “不是就安心等着,啰啰嗦嗦,平白惹人怀疑。”

    两个侍卫再次下了水,这次他们下去了好久都没上来。

    直到接近一刻钟了,临亲王才命人拉绳索,将两人活生生拽回来,可人一拽回来才发现,两人均已气绝身亡。

    下水前说好了,一旦有所发现,就拉绳子,船上的人自然会将他们拉起来,但两人沉了足足一刻钟,都没拉绳子,说明这水就跟没底似的,一刻钟过去了,都没沉到最底。

    现在两人还都死了,临亲王脸色很差,看向李勤:“先生可有其他法子?”

    李勤最大的身份,就是他是相国李召的长子,但临亲王与他相处,却唤他先生,说明他尊重的是李勤这个人,不是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这让李勤很满意,他沉吟了片刻,目光转向国师:“国师是因何,认定这便是遗址方位?”

    国师因为死了两个人,心情很差,别开视线道:“梦中神灵指引。”

    临亲王提醒:“就是水龙王……”

    水龙王的事,临亲王显然也与李勤通了气。

    李勤点点头,道:“那既然神灵有所暗示,不若再问问,看神灵是否还有别的法子?”

    “问神灵?”国师嗤笑一声:“神灵是你李府下人吗?任你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李公子说话之前,都不过过脑子吗?”

    李勤静静注视国师,表情变了:“国师似乎对李某意见很大?”

    国师指着甲板上的两具尸体:“两条人命在这摆着,李公子还想谁对你和颜悦色?”

    李勤冷笑:“果真是受神灵庇佑之人,真是大慈大悲,那国师又知否,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两条人命都舍不得的人,注定成不了大事。”

    “那要看这两条人命舍的值不值。”

    “国师认为什么是值得,什么是不值得?”

    “李公子,我没兴趣与你做这些口舌之争,地方我带到了,能否挖出遗址,看的是你们的本事,王爷,恕在下先行告退。”

    国师说完便离开,临亲王想叫住他,但大概顾忌李勤,没有开口。

    等国师彻底走远,李勤才悠悠的收回目光,看向一脸担心的临亲王,道:“王爷,派人来吧。”

    临亲王一顿:“李先生的意思是……”

    李勤点头:“这里就是遗址方位,可以着人挖掘了。”

    “真的?”临亲王一喜,随即又看向甲板上侍卫的尸首,忍不住抱怨:“先生既然早已算出,何苦还要这二人送命,这不是……”

    “不用这两条人命,如何试出国师所言非虚?”

    临亲王无话可说了,只能点头:“那,也算他们死得其所吧。”

    李勤很满意临亲王对他的拥护,他高深的点点头,转身也回了舱房。

    夜晚,万籁俱寂。

    国师躺在床上,正待入睡,却听房外走廊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他心生警惕,小心的从床上走下来,贴着门边,移到门后。

    正好这时,外头,传来敲门声。

    国师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的一半,探出半只眼睛。

    只见外头是两个面生的侍卫,两人腰间别着刀,站在前头那个看到门开,蹙了蹙眉,轻声斥了句:“怎么这么慢。”

    国师面带狐疑。

    那侍卫却推了他一把,将他推进房里,然后反手,将房门锁上。

    国师顿时瞪圆了眼睛,心中涌出不祥预感,想着难道是自己说出遗址方位后没有利用价值,临亲王要将他除之后快,就像那个辣鸡柳蔚一样?

    思忖着,国师连忙的从枕头下拿出防身匕首,将刀尖对准两个侍卫:“你们想做什么!”

    那两个侍卫彼此对视一眼,年纪大些的那个直接上前,抄手就把匕首缴了过来,瞪着国师道:“闹什么闹,再大声点,全船都听到了。”

    国师看武器没有了,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他极力的让自己冷静,可手无寸铁后,心中的不安也越发汹涌……

    正在考虑要不要打开窗户,跳船逃亡时,年轻一些的侍卫恍悟似的“哦”了声,然后推了年长的侍卫肩膀一下,道:“他不认识我们。”

    年长的侍卫闻言顿了顿,后知后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道:“我忘了。”然后压低声音对国师道:“是我,魏俦,脸认不出,声音也听不出吗?”

    国师懵懵的眨眨眼睛,然后,眼睁睁看着那年长的侍卫将自己的面皮掀开,露出一张十分讨人厌的熟悉脸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