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36章 幸福来得太快,就跟假的一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36章 幸福来得太快,就跟假的一样

    写信的时候是柳玥死亡的前三日,但她不知道,这封信寄到的时候,已经过了四日,李勤不止错失了拦截柳蔚等人的最佳时机,并且在之后的半个月里,他还因为和老爹争吵,被赶出了相府,而那时的李勤自己都焦头烂额,更别提去打探什么同行十二人了。

    趁着晚膳的时候,魏俦和钟自羽将信又放回了李勤的房间,而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彻底明白,李勤所依仗的到底是什么了。

    遗址到底是什么,只是一个流言,除了相关人士,其他人都认为那就是一堆金银珠宝,神丹妙药,临亲王对此虎视眈眈,一心想要拥有,但寻找遗址,他一个人是做不到的,他需要奇人异士相助,因此李勤毛遂自荐。

    李勤应该也不知道遗址是什么、在哪里,但他有一个秘密,柳玥告诉过他一个在仙燕版图上看不到的国家,青云国。不管遗址是什么,柳玥从两江而来这件事,就是事实,因此李勤告诉临亲王,遗址就在两江。

    有可能,李勤是用这个方法浑水摸鱼,反正大家都不知道遗址在哪儿,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两江本就神秘,我说这里有遗址,就算没有,也没人能挑出我的错。

    也有可能,李勤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帮临亲王找遗址,他就是想借用临亲王的势力,查探更多关于青云国的事,柳玥已经死了,错过了最佳时机,什么十二人,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那么如果临亲王的势力可以为他所用,他是否能探查出更多关于两江的秘密,甚至,也前往那个神奇的青云国?

    依照这方面来看,李勤的做法,跟国师有些相似,但区别只在于,国师更加务实,能靠自己钻研出更多海域分布的细节图,在寻找回程之路时,他能做出很大的贡献。但李勤只能依靠柳玥曾给他写的信,招摇撞骗。

    国师领着临亲王去了一趟南礁石,再回来时,已经快深夜了。

    魏俦和钟自羽如常的在他房间开会,国师听他们提到李勤的那些信,沉默片刻,有些犹豫:“如果李勤的筹码,就是柳玥的信,以及信中提及的另一个大陆的细节,那么他又如何查到真阳国与大江县的?”

    “两江上有几个岛?”钟自羽突然问。

    国师回忆一下,道:“七个,但除了真阳国,门石岛,边海军的驻扎岛这三个,其他的都不能住人,涨潮的时候会淹没,岛上也没有生灵。”

    “对啊。”这下魏俦都明白了:“岛上只有三个岛能住人,边海军的岛他们去过了,真阳国他们去过了,门石岛他们也去过了,所以呢?这能证明什么?只能证明他们吃饱了没事干,把整个两江都走遍了而已。”

    国师皱眉:“不对,那大江县呢?”

    “哎呀。”魏俦觉得国师真是个猪脑袋:“大江县虽然已经淹没,但也是近百年前发生的事,往上数,大江县也是有名有姓的,现有的三个岛都一无所获,把目光放到淹没一百年的大江县上,奇怪吗?”

    “那他们怎么知道大江县,就是遗址所在?”

    魏俦都要服了:“他们知道个屁,不是你告诉他们的吗?”

    国师一愣:“我?”而后他回忆一下,反应了大半天,才恍悟过来。是啊,在门石岛上,他和临亲王夜谈时,他说大江县就是遗址,临亲王露出一副“原来真的是”的表情。

    那也就是说,一开始临亲王是不确定大江县就是遗址的,他告诉他了,他才确定了。

    国师沉默下来。

    钟自羽叹了口气:“信上,柳玥提到过自己是如何自两江而来,她在信上所写的位置,是西边,真阳国在北面,离之十万八千里,李勤或许就是因此,才剔除真阳国,找上了大江县。”

    所以临亲王放弃真阳国,去查大江县,只是因为李勤觉得真阳国太远了,与柳玥来时的地方不相符,而大江县近一些,所以他蛊惑临亲王去找大江县试试看。

    而他们有心看无心,过度解读,以为临亲王和他背后的高人一开始就想到了大江县,因此搞了个反间计,故意透露遗址就在大江县,妄图让这些人告诉他们更多独家内幕?

    但实际上李勤只是个骗子,或许他知道一些事,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不足以代表什么,而他们兜兜转转,只是在自相矛盾?

    国师想明白之后,一下子就自闭了。

    舱房里的气氛,一下古怪起来,长久的寂静后,魏俦试探性的问:“所以弄了半天,临亲王这里,一点价值都没有?”

    钟自羽道:“我明日下船,回去与柳蔚说一声。”

    魏俦点点头,道:“我跟你一起回去。”

    两人说着就要离开,国师忙喊住他们:“我呢?”

    “你什么?”魏俦纳闷。

    国师憋了半天,脸都憋红了,才说:“我什么时候回去。”

    临亲王这里都没东西了,他还留着干嘛?没意义啊。

    魏俦笑了一声,故意道:“不带你,把你卖了,不要你了。”

    国师满脸黑线。

    钟自羽懒得看两人拌嘴,独自出了房间,像昨晚那样,找了间空置的舱房,睡觉去了。

    而与此同时,距离临亲王的船五十里外的另一艘船上,丑丑蹲在关小绿蛇的笼子前,正借着半夜尿尿,来找小绿蛇说悄悄话。

    小绿蛇说:“嘶嘶嘶嘶……”

    丑丑就蜷着身子在它面前,笑眯眯的道:“真的呀,阿碧到家了呀,真好,那阿碧还要回主人身边吗?娘说,我们离开之后,她会托人把阿碧送回主人身边。”

    小绿蛇似乎很犹豫:“嘶嘶嘶,嘶嘶嘶……”

    丑丑杵着下巴,也跟着困扰起来:“那丑丑觉得,阿碧还是不要留在这里好,这里只有阿碧一个人,到处都是水,阿碧会找不到吃的,饿肚子的,丑丑觉得,阿碧还是和主人一起生活好。”

    小绿蛇说:“嘶嘶嘶嘶嘶嘶……”

    丑丑就跟着撅起了小嘴,嘟哝:“也是啊,都到家了,还要离开,是很可惜的。但是和主人一起生活也很好啊,阿碧以前不就和主人一起生活吗?就像丑丑,丑丑最喜欢和爹娘哥哥在一起了,还有太爷爷,还有师祖爷爷,还有想想姨姨,还有好多好多人……”

    小绿蛇说:“嘶嘶……”

    丑丑不懂:“哪里不一样?”

    小绿蛇不说了,把身子盘起来,缩在笼子角落里。

    丑丑看阿碧不理自己,有点失落,戳了戳笼子,看阿碧还是不理,就可怜巴巴的起身,一步三回头的回了房间。

    房间里,小黎睁开了眼,见妹妹回来了,揉着眼睛问:“怎么这么久?”

    妹妹长大了,爱干净了,说不要哥哥把尿了,也不要哥哥擦屁屁了,晚上起夜也不肯用尿壶,非要一个人去净房用她专属的娘亲指挥爹爹做的小马桶,小黎在丑丑起夜的时候就醒了,他立在房门口,看到丑丑进了净房,又看她出来,拐角去了旁边的房间跟阿碧说话,等了好久,妹妹才回屋,他都快困死了。

    丑丑爬进哥哥的怀里,小黎一边给妹妹暖手,一边教训:“有什么话白天不能说,下次不要半夜跟阿碧聊天了。”

    丑丑含糊的“唔”了声,突然问:“哥哥,蛇可以在水里生活吗?”

    小黎已经快又睡着了,闻言意识模糊的回道:“蛇能下水,但长期生活不行。”

    “那阿碧就不能回家了……”

    小黎没听清她说了什么,也没在意。

    但丑丑又摇摇哥哥的手,喊道:“哥哥,阿碧想在家里生活,你有办法让阿碧一直在水里住吗?”

    小黎被妹妹折腾得头都大了,翻了个身,背对妹妹,道:“不知道,明天再说。”

    但丑丑不依不饶:“哥哥,哥哥……”

    连喊了七八声,小黎彻底被吵醒了,他没办法的坐起来,看着床里头,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眨巴眨巴看着自己的妹妹,终究没有发火,只是捂着头叹气:“你刚才说什么?”

    “阿碧……”丑丑也意识到哥哥不高兴,她弱弱的嘟哝一声,嘀咕道:“阿碧说,它到家了,想在家里生活,但家里都是水,它不能住了……”

    小黎本来没在意,但等妹妹的话在他脑子里过了一遍,又过了一遍,再过了一遍后,他终于反应过来,同时愣神的问:“阿碧的家,是九,九极山吗?”

    丑丑想到刚才阿碧提到的地名,点了点头:“恩。”

    “这里是九极山?”小黎指指自己的床。

    丑丑眨了眨眼,又点了点头。

    小黎懵了。

    这里,这里,就是……九极山?

    九极山不是大江县旧址吗?那么他们的船现在停泊的这里,这里……就是大江县旧址?

    阿碧是绿寿蛇品种,动物的种族骨血里,都隐藏着对故土的传承的记忆,小黎不觉得阿碧会故意骗他们,因为除了丑丑的话,它也听不懂其他人的话,就算其他人在它面前讨论九极山,它都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而现在阿碧突然提出,那只能说明,这里真的就是九极山……

    这里就是九极山,距离他们原本以为的地方,相隔了五十里的距离!但误打误撞的,他们的确就到了九极山?

    幸福来得太快,就跟假的一样。

    这阵子总听着爹娘们讨论方位,海域,大伙每天都焦头烂额,嘴里围绕的不是大江县,就是九极山,小黎虽然不用为这些大事操心,但看着长辈们这么辛苦,尤其是师祖爷爷还掉了好多头发,头都秃了,他也于心不忍,但现在,就在刚才,大家困扰了整整十几天的难事,在丑丑这里,一下就得到了答案。

    就因为……

    就因为丑丑和阿碧聊了会儿天?

    小黎猛地把目光放到身边的妹妹身上,双目炯炯有神。

    丑丑却被哥哥黑暗中突然发亮的双眼吓住了,她有些慌神的赶紧道歉:“对,对不起……丑丑错了,哥,哥哥睡吧,丑丑也睡了,丑丑睡得很快的,哥哥叫不醒丑丑的!”

    说完,马上用被子捂住头,卯足了劲,拼命睡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