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39章 回京道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39章 回京道别

    嗅到空气中熟悉的气息,最先发现他们的,是白狼。

    白狼“嗷”的一声从大石头上跳下来,尾巴低垂,步伐急促,一跃便从老远跑到了众人面前。

    纪南峥眼底含笑,弯腰拍拍白狼的大脑袋,嘴里夸着:“好孩子。”

    白狼低垂的尾巴左右摆了摆,像是高兴,蓝沁沁的眼睛先看着主人,之后准确无误的扭头,看向被祝问松抱在怀里的丑丑。

    “呜呜……”靠近祝问松脚边,白狼嘤嘤两下,脑袋扬得高高的。

    丑丑显然还记得白狼,她高兴的笑起来,祝问松便把孩子放到地上。

    一下地,白狼立马将头凑过去,大大的脑袋,一个劲儿往丑丑怀里拱,丑丑顺势就将它整颗大头搂住,揉揉它硬硬的脑门,胖爪子还揪它耳朵。

    往日见惯了白狼孤傲冷漠的大和尚小和尚们一片哗然,啧啧称奇,唯有主持因为前段日子纪南峥曾带小丑丑上过一次山,也见过白狼,所以毫不意外白狼与小女娃的亲昵。

    因为白狼的动静,远处的咕咕和珍珠也发现了众人。

    咕咕“哗啦”一声展开翅膀,它不再是以前那只憨头憨脑的幼鹰,现在的它,成熟,勇猛,鹰隼尖锐凌厉,远而近滑翔而来时,威风极了。

    咕咕飞到柳蔚头顶,盘旋一圈,没有落下,就是一直转。

    万花丛中的珍珠也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珍珠个子娇小,又无法无天惯了,它一发现柳蔚,就兴冲冲的挤开周围颜色娇艳,风情万种的黄莺们,闷头闷脑的往柳蔚身上撞。

    柳蔚下意识将它接住,珍珠就坐在柳蔚怀里,“桀桀桀”的使劲叫。

    主持方丈没见过柳蔚,更没想到最近来寺庙的两只鸟儿与老友的外孙女有关,见着那副人鸟情深的模样,主持善意的笑起来,忍不住调侃:“到底是一家人。”

    外祖父养狼,外孙女养鹰,说不是一家人,谁信?

    珍珠现在满心满眼只有柳蔚,唧唧喳喳的,一直跟柳蔚说话,而珍珠从树枝上飞走后,其他黄莺鸟们不干了,齐齐涌涌的又围上来,但是毕竟野生鸟儿不亲人,因此也只敢离着人群三四米远,使劲盘旋。

    柳蔚瞥了眼周遭的鸟群们,又点点珍珠的额头,斥道:“花心大萝卜。”

    珍珠圆溜溜的小眼睛亮亮的,它听了柳蔚的话,又看看周围的鸟,急忙解释道:“桀桀桀桀桀……”

    柳蔚闻言忍不住笑:“不要脸。”

    珍珠急的一直跳脚:“桀桀桀,桀桀桀……”

    柳蔚忙安抚:“好好好,知道了,珍珠不花心,珍珠还是小宝宝,都是这些雌鸟缠着我们家珍珠,珍珠一只都不喜欢,行了吧。”

    珍珠这才满意了,细细的“桀”了一下,又亲热的把脑门往柳蔚手掌里钻。

    主持方丈的目光有些惊讶,大概因为听老友提过自家外孙女如何冰雪聪明,多谋善断,便没料到这样一个精明干练的女娃,会是如此天真,还喜欢同动物童言童语。

    不过长辈看晚辈永远都是包容的,主持心里讶然之后,也没有说破,还是那副弥勒佛般的笑模样。

    众人一开始只是打算接白狼,没想到能把珍珠与咕咕一起带走,算是意外收获,毕竟真要柳蔚在茫茫京城把这两只小崽子找出来,还真难倒她了,这俩孩子现在都野得快没边了。

    之后纪南峥便与主持方丈闲聊起来,两位老人交情深远,一说起旧事,便有些没完没了,当然,大多时候都是纪南峥在说,主持在听,不过二人显然都有些乐此不疲。

    柳蔚看时间不早了,提议外祖父就留在寺里等他们,明日他们出京时,再来接他。

    哪知纪南峥却不愿意,与主持单独告别后,一脸怅然的跟随众人一起下山。

    按照外祖父的说法,他在京里,还有其他朋友需要道别。

    在仙燕国呆了太多年,这里早已成为纪南峥的第二故乡,只可惜,他的妻女不在这儿,他的根也就不在这儿。

    因为马车里带了猛兽,就这么直挺挺进城,肯定是要被守卫拦截的,因此进城前,柳蔚就让魏俦带着她的信跑一趟汝绛王府,让千孟尧带人来接。

    魏俦接过信脸色有些不虞,他和那位狗屁王爷一直不对付。

    倒是钟自羽盯着那封信看了一会儿,突然下车道:“我与你一道去。”

    魏俦反应很快,一把将他推回车厢,吼道:“谁要你一道,滚回去,不许跟来!”

    钟自羽皱眉,想说点什么,却不妨柳蔚也道:“你就别去了。”

    钟自羽面色沉沉的,显然不太高兴,魏俦连忙拿着信,狗撵似的飞快往城门跑去。

    魏俦去了一个时辰,回来时,果然带来了汝绛王府的大批亲兵,其中领头那人,还是他们的老熟人,岳单笙。

    远远看到岳单笙过来,钟自羽想下马车,柳蔚却在后面按住他肩膀,道:“我的钱匣子在包袱里,你在车里帮我盯着,别让魏俦偷了。”

    钟自羽知道柳蔚这是借口,是怕他下车与岳单笙发生矛盾,他有些不服气,这两年来,他可没有一次主动找过岳单笙的茬,怎么就非得是他避着?

    但柳蔚话都到这个份上了,钟自羽也只能留下,他坐在车厢里,帘子都没开,闷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没一会儿,外面就传来说话声,是岳单笙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带着拒人于外的冷峻。

    随后,车帘从外头被掀开,钟自羽以为是柳蔚回来了,头都没抬,直到他感觉车外的人半天上车,才狐疑的掀起眼皮,随即便看到一张出乎意料的脸。

    岳单笙静静的盯着他,他的瞳孔幽深黑亮,钟自羽从那双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映,错愕苍白,看起来像个傻子。

    连忙回神,闭上因为讶异而微张的嘴,钟自羽咳了一声,视线四处乱转,嘴里问着:“有事吗?”

    岳单笙没回答,空气有一瞬间的冷凝,这样沉默的气氛,让钟自羽紧张,他正想鼓起勇气再说些什么,就见对方倾身,从车厢里拿出一个包袱,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车帘垂下来时,车外传来柳蔚的声音:“怎么是你去拿的,不是让魏俦去拿吗?魏俦,人呢?”

    没有人回答。

    随后是柳蔚的叹息声:“算了,地图就在里面,容棱让我带给你……”

    两人边说边走远,直到声音再也听不清,钟自羽才疲惫的将后背抵在车壁上,自嘲的笑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