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42章 气得双眼冒金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42章 气得双眼冒金星

    汝绛王府前院。

    岳单笙刚回府,便听管家唤他,说王爷在小书房等他。

    岳单笙“恩”了声,想到明日便要离开,也是时候与千孟尧正式道个别了。

    熟门熟路的穿过湖畔凉亭,抵达了千孟尧建在竹园深处的小书房,这间小书房往日千孟尧不常来,里头放着一些真迹藏书,千孟尧躲懒偷闲的时候,会闷在里头呆两个时辰,但一旦开始处理大事要事,又会去前院的大书房。

    叫他去小书房见,岳单笙大略能猜到千孟尧会说些什么话。

    竹园碧色一片,远远看去,便令人心旷神怡,推开竹制的门扉,还没走进,岳单笙便嗅到空气中淡淡的桃花香。

    是桃花酿,汝绛王府自酿的酒,千孟尧很喜欢喝,但因为去年桃花产量不高,地窖又淹过一次水,今年的桃花酿府上拢共就那么两三坛,倒是没想到,这小孩还算舍得,践行单独给他开了一坛。

    听到动静,窝在竹塌上看书的小王爷扭过头来,见到门外之人,便挥挥手,指指自己前面的椅子:“过来坐吧。”

    岳单笙在这人面前本就没什么尊卑,因此也没拒绝,大大方方的坐到他对面。

    千孟尧将书搁下,坐直了些,问:“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恩。”素来缄默少言的男人随口应了声,目光倒是盯着桌上的酒壶。

    千孟尧看出来了,轻笑一声,亲自倾身,给他斟了一杯,递到他手上。

    岳单笙接过,抿了一口,香气扑鼻,冰冰凉凉,勿怪千孟尧总喜欢喝,的确是比外头酒肆卖的,好味数倍。

    “说来这桃花酿的方子,还是我父亲在时,托人特地寻的,就因为我母亲爱喝,可没想到,父亲离世后,母亲便戒了这酒,说是不香了,尝起来满口的苦。倒是我,长大后就把方子捡起来,自己酿了继续喝。”

    岳单笙不知他为何说这个,又酌了一口。

    “酒的味道始终如一,但因为喝的心情不同,这味道就差了千倍。”千孟尧说着,也给自己斟了一杯,一口饮尽,再把杯子一搁,脑袋随意靠在竹塌的护颈上。

    他懒洋洋的,斜着眼,看对坐的岳单笙,见他一连喝了半杯酒,才撑着下巴问:“你说这酒现在是什么味道?”

    岳单笙抬眸看他一眼,道:“很香。”

    千孟尧点点头,反口道:“我觉得不香。”

    岳单笙态度很平静:“因为我想走,你不想我走。”

    “是啊。”千孟尧叹了口气,又撑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想再喝时,岳单笙却将他杯子夺走,放到一边。

    千孟尧挑了挑眉。

    岳单笙道:“不香还喝来做什么?不如饮茶。”说着,将茶杯往他身前推了两分。

    千孟尧呲了呲牙,抱怨道:“我故意说这些,是等你开口说不走,不是让你跟我硬碰硬,你懂不懂。”

    “懂。”这个话题几日里,他们已经讨论过无数次了,只是每次都没有结果罢了。

    今天是最后一天,岳单笙早料到了千孟尧会使出一些别的小把戏,刚才说什么爹娘,不就是讲自己惨,提醒他,他父亲早亡,母亲年迈还与他不亲,可是,那又如何?

    千孟尧很沮丧,盯着岳单笙看了好久,最后像是放弃了,委屈的问:“真的再也不回来了?”

    “可能。”往后的事,谁也说不准。

    “那个姓钟的,也同你一起回去?”

    岳单笙神色动了动,不着痕迹的,半晌,“恩”了声。

    千孟尧嗤笑:“不是深仇大恨吗?这会儿又愿意一起了?我说你这个人,都孑然一身,孤苦伶仃了,你回去又能怎么样?你还有亲人吗?还有朋友吗?你留下来,与我相互扶持,岂非更有意义?”

    “谁告诉你我没亲人?”岳单笙冷硬的转过脸,淡淡的瞥着千孟尧。

    千孟尧愣了下,反应过来,脸上嘲色依旧:“柳蔚吗?表亲?哦,那也算亲戚,不过我看你们往日也没什么来往,你与她,还不如与我亲近。”

    岳单笙将酒饮尽了,放下杯子道:“我妹妹的坟,还在家乡。”

    周遭霎时寂静下来,千孟尧似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不禁愣住。

    “况且,我还有个弟弟。”

    “弟弟?”千孟尧不解。

    岳单笙却不肯说了。

    千孟尧便回忆起来,半晌,才想起以前他特地朝容棱打听过的事,含糊着问:“柳陌以吗?柳蔚的弟弟,我听说过,你对那孩子很照顾。”

    岳单笙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千孟尧便以为自己说对了,顿时有些烦躁,犟嘴道:“人家有亲姐姐,能把你当回事吗?你为了他回去,根本不值得!”

    “不是他。”不想听千孟尧胡搅蛮缠,岳单笙索性起身,告辞道:“没事我回去了,明日要早起。”

    千孟尧还沉浸在那句“不是他”当中,愕然的表情尚未收拢,扭头就见岳单笙已经走到了门口,他忙趿着鞋子追过去,追到半路鞋还掉了,他拉着岳单笙的衣袖问:“不是他是谁?你哪有什么弟弟!”

    “有的。”岳单笙将自己的衣服拉回来,低头看了眼千孟尧光着的脚,道:“以后照顾好自己,懂事点,你长大了。”

    千孟尧拧紧了眉,愤愤不平。

    但岳单笙已经走了,头也不回,身影转瞬便消失在傍晚的暮色中。

    千孟尧站在小书房门口呆了好久,脑中一直思考分析,直到许久许久以后,他才似反应过来一般,猛地抬头,气得一拳捶在门栏的扶手之上。

    岳单笙有个妹妹,还有个弟弟,这曾是他唯二的两个亲人,相依为命的那种,后来妹妹死了,弟弟与他结仇了。

    只是尽管结仇了,岳单笙也承认那个人是他的弟弟。

    千孟尧气得双眼冒金星,连鞋都没穿,直冲冲的跑到岳单笙的寝院里,隔着门一边拍,一边问:“他把你妹妹害死了,你居然还认他,你他妈是不是男人!”

    正打算换衣的岳单笙将门打开,便看到外头一身狼狈的千孟尧,千孟尧脚上都是泥,脚后跟还流血了。

    岳单笙把他拉进来,拿了药箱要给他擦药,却被千孟尧拦住,他一脸倔强的道:“我没兄弟,你与我结拜吧,我一定对你好,尊敬你,把你当亲哥哥!”

    岳单笙安抚道:“先上药。”

    千孟尧只得松开,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