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56章 辽王能有这么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辽州的人?”这话不是冷意问的,而是握着长刀,从密室里走出的付子寒问的。

    陆益看了付子寒一眼,又看向自己元帅,点头道:“有可能,杨青是八秀坊老人,离开秀坊多年,一直生活于青州府,辽王与八秀坊坊主关系亲密,如今有人通过杨青,动用八秀坊秘密通信渠道,应该,就是辽州的人抵达了。”

    冷意黑眸紧眯,似还在揣测。陆

    益不解:“元帅不是一直在等辽州的援军吗?怎么……”“

    不太对。”冷意眉头轻蹙:“要你监视杨青,的确是希望探听到辽州那边的动静,但这个动静,应该是从外面传进来,而非从里面,传出去。你的意思是,辽王有可能已经到达了青州府?我却不这么认为,青州情况微妙,那只老狐狸无利不起早,在没有好处的前提下,他不可能如此仗义,以身犯险。”陆

    益便沉默了下来,没有吭声。

    冷意过了会儿,又问:“秦府有消息吗?”

    陆益摇头:“大概也知晓局面险峻,那秦员外很是小心,这段日子,未再与那些人联系。”一

    个月前,青州府接到一封求救军函,发信方是东海的海东军,那日冷意正巧与已继任青州布政司之职的付家新任家主付子辰商讨政务,收到那封信时,不管真假,二人都已决定派人先前往东海,探看一番。

    东海是两江东面的交通要塞,海东军最早成立,是为了震慑东面邻国,镇守国界,后来性质有些变了,变成了监视辽州辽王动态。辽

    王野心勃勃,早对九五之位窥探多年,乾凌帝心有城府,更早之前便下了密令,要海东军严防辽军。如此一举,实有大效,搞得辽王屯兵都不在辽州屯,为的就是怕打草惊蛇,进了海东军的眼睛,泄露军情。

    海东军这些年来一直没摸到辽王的把柄,这当然不是因为辽王无辜,而是众人都知,这位辽王老谋深算,狡兔三窟,实在棘手得很。而眼下,海东军突然遇难,不向最近的辽州丰州求救,这无话可说,毕竟关系一直不好,但也不向随之紧邻的南州,松洲求救,反而舍近求远,找上了青州大门,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冷意的第一反应就是,辽王会否已整合相邻四洲,要起兵谋反?而他的动静让海东军发现了,所以两方起了大战,海东军力有不敌,仓皇求助。这

    话一说出来,就被付子辰否定了。

    付子辰道:“皇上和太子重病,容棱失踪,京都群龙无首,唯靠七王苦苦支撑,辽王足智多谋,既已知京中无人立足,他就算真要zào fǎn,大可以以藩王身份,重掌大权,等皇上一死,镇压容溯,自封为帝,他哪里需要大动干戈,起兵造乱?况且一旦打仗,百姓必定深受其害,辽王若想水到渠成登基,何苦再担个叛军之名?明明有更稳妥的法子,偏要选这吃力不讨好的路子?辽王能有这么傻?”

    这么一说也有道理,辽王是皇上的亲弟弟,本就有继位权,以前有皇上,有储君太子,还有一个被所有老臣看好的三王爷在,辽王想要在这群人手中拿走皇位,必定只能走些歪门邪道的法子,可现在,皇上与太子病了三年,早已药石无灵,生拉硬拖,只靠人参续命。而容棱也被传失踪,甚至在京中连墓冢都盖好了。辽王如此精明之人,明明已得了大利,这种时候,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会好端端的冒出来打仗?

    付子辰与冷意说了一夜,第二日便派了三十人小队下东海,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直

    到七日后,三十人小队,无一归来。第

    八日,有一人逃跑回来,那人浑身狼狈,言明辽王嗜血,已攻占南州,松洲,如今挥军北上,下一个目标,就是京城的门户,两江的镇门虎,青州。

    冷意大感震惊,错愕之余,甚至未来得及判断,那仅剩而归的小兵竟是生面孔。冷

    意当即勒令各军营起旗,准备随时迎战,而他自己,也立刻派人去请付子辰入营商讨。

    十人小队进青州府布政司衙门,却见里面人去楼空,一个役卫都看不到。

    十人归来禀报时,冷意心中不祥越发攀升,他不顾下属阻止,亲临府城,要寻付子辰,却在进城之后,被付家五老爷,付子辰的五叔,给请到了付府。

    三年前,付家出了大乱,几位老爷死的死,伤的伤,容棱当时力挽狂澜,并顺手收了付家这头老虎,为己效力。付家老爷子因依附容棱,挑选家主时,便选了付子辰的父亲继任,而两年前,付子辰的父亲,付鸿望正式卸任,将自己的权利,全数移交给儿子付子辰。

    从此,青州还是姓付,但成了付子辰的付。

    而这位付家五老爷,三年前便是个脓包,曾帮着付家四老爷付鸿达zào fǎn,不过他实在干不了什么大事,zào fǎn之事上,他也知之甚少,最后有付老爷子求情,这个五老爷免脱罪责,之后也一直畏畏缩缩的活在付家角落。冷

    意是认得这位付家五老爷付鸿天的,他以为付鸿天出面,是领他去见付子辰,却不想,他的茶里,被人下了药。

    之后等他醒来,已经是三日后,他被关在府衙的地牢,身上倒没有伤,但浑身内力全无,无法动弹。

    再之后,他是被付子寒救出的。

    当时付子寒眼眶通红,手里持着的长剑还在淌血,他砍断了冷意手脚的镣铐,带着他出了府衙。走

    出院子时,冷意看到了横躺的付鸿天的尸首,那干瘦的中年男子身首分离,眼睛还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付

    子寒冷情冷血,他不觉得杀了自己的五叔有何不妥,直到他带着冷意安顿下来,桀骜不驯的少年,才咬着牙齿,浑身发抖的道:“父亲,与兄长,被他们杀了……”

    父亲说的是付家三老爷付鸿望,兄长说的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哥哥,付子辰。冷

    意大为震惊,而这个时候,青州府已经彻底被不明势力统治,连他,也被困在了城内出不去。

    之后冷意联系了早已退役的昔日下属陆益,根据付子寒的话来说,这些偷袭青州的叛军,不像辽州的军,他们甚至不像中原人,有些像胡人,有些像蛮人。

    冷意心中有了猜测,他知道皇后的兵,就以胡兵为主。

    心中大略有了看法,冷意便把目光转向了辽王,只要不是辽王作乱,那他们或许可以向辽州求救。为何不找京城?因为皇后就在京城,京城七王必然自顾不暇。

    而辽州那边,冷意相信,辽王没那么容易被俘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