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57章 容貌你真的没认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冷意一开始是不知道八秀坊这条密线的,这是付子寒提醒他的。

    自打三年前被容棱身边那位柳司佐搞得又是挨打,又是下狱,吃尽苦头后,付子寒的确懂事了,这三年,他并未再做什么欺压百姓,顽劣不堪的恶事,但他也并未变好,只能说,这三年来,也没人再去关注他,而他就安安静静,老老实实的当个蒙受祖荫,再普通不过的世家子弟。

    冷意知道付子寒曾与柳司佐的那点旧事,起因是付老爷子大寿,宴请宾客时,付子寒去州府大牢,提取数十名死囚,将他们放到林中,当做猎物射杀,这件事成为一个诱因,使得当年的青州,上上下下乱了好大一通。

    三年来,冷意与付子辰的关系亲近,但也只局限在公事上,对于付家的家事,他没兴趣过问。

    而这次,付子寒的突然出现,也让冷意正式的将这个一夜之间,家破人亡的少年看到眼里。

    也是由此,冷意才发现了,付子寒并没有其他人所以为的那么骄蛮,相反他很聪明,有不输于付子辰的才华,至少,在冷意绞尽脑汁,毫无头绪时,他能给出一个意见。

    八秀坊这条线,是付子辰的,按照付子寒的说法,是三年前那位柳司佐临走前给付子辰的,用意是以备不时之需,现在付子辰死了,付子寒将这条线提出,无意外的,成为了冷意的救命稻草。

    冷意希望用这条线,联系辽州,信,他寄出去了,没有通过杨青,直接通过东城香粉铺,虽然他们知道,让杨青去寄,可能更加保险,但这个杨青已多年未与八秀坊打交道,贸然联系她,对方不信任不说,恐怕还会节外生枝,因此他们选择绕开杨青。

    倒是陆益知道杨青既然与之有关后,愣了一下,道:“我与她是邻居。”

    冷意没想到会这么巧,索性就让陆益盯着杨青,他们寄出的信,虽然没有通过杨青的手,但回信,应该会送到杨青手上,毕竟他们是假冒了杨青的名义,故此,香粉铺拿了回音,第一时刻,应该也是送到杨青手上。

    冷意的意思是,回信来了,要陆益率先劫走,不要让杨青发现。

    陆益今日就得到了消息,但这消息与他们一开始设想的不同,冷意要等的是回信,辽州的回信,但陆益却说,有人找了杨青,从杨青手里又寄出去一封信。

    知道杨青这条线的,只有八秀坊,权王与八秀坊坊主关系亲密,权王也知道,并不为奇。

    陆益的猜测是,权王收到了他们的信,虽然没有回信,但是亲自来了青州,并且要借杨青的手,再寄一封信出去,这第二封信,可能是调兵遣将的军令。

    但冷意觉得不可能,写信找你求救,你二话不说就找上门帮忙来了?权王是这么无私奉献的人吗?这是权王还是菩萨?

    陆益听完冷意一通分析,也觉得恐怕自己想岔了,同时心中惊疑,若说今天找杨青寄信的不是权王,那会是谁?除了他们,还有谁知道八秀坊,知道杨青这个人?

    陆益猜不透。

    冷元帅问他秦家的事,他便顺势回答了,秦员外有个女儿,十日前被“青州布政司付子辰”纳为妾室,他们都知道,这是伪军假冒的付子辰,真正的付子辰,已经死了,但秦员外家与叛军联姻,这里头肯定有问题,因此这段日子,陆益一直监视着秦府,想多探听一些蛛丝马迹。

    陆益离开后,密室里再次剩下冷意与付子寒二人。

    付子寒坐在石凳上,模样呆呆的,眼睛盯着房中某一处,愣了半晌,没有回神。

    冷意走到他身边,拍了下他的肩膀,问:“你仔细再说说,付子辰到底是怎么死的?”

    付子寒猛地抬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冷意:“他真的……真的有可能……”

    冷意忙让他冷静,随后实事求是道:“这条线除了我们,只有你兄长知晓,如果他没死……那么今日杨青这封信,的确有可能是他寄的。”

    付子寒手指都颤抖了,连忙按住自己的脑袋,尽力的回忆。

    “当夜……我听到打斗声,出来时,便看到起火了,五叔……不对,付鸿天那个畜生,正喊着人灭火,着火的地方是东偏院,那里,常年没人去。我……本不当回事,岂知火灭了后,里头,却被抬出两具尸首,大半张脸都烧坏了,但五官形态我尚能分辨,的确,是父亲与兄长。我……我眼看着他们咽气的……”

    冷意皱起了眉:“容貌你真的没认错?”

    付子寒摇头:“亲爹,亲哥,如何认错?”

    “身形也对?头饰,衣饰呢?”

    付子寒抱住头:“我不记得了,当时,我吓坏了……加之火虽不大,他们烧得却太狠,头发与衣裳早都成灰烬了,冷大哥,我父亲与大哥真的有可能没死吗?那被烧死的又是谁?”

    “我不知道。”冷意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如果你父亲与大哥没死,那么就是有人,希望其他人认为他们死了,认为他们死了有什么用?我想不明白。”

    冷意都想不明白,付子寒更不明白。

    无助的少年捏着自己头发,脑袋里乱七八糟。

    冷意不想再cì jī他,劝了他一声:“如果你父兄真的没死,他们现在一定是安全的,否则也不敢动用八秀坊的内线,所以,你也别急着担心,当务之急,还是先等到辽州的回信,我们最大的敌人,是城里的叛军。”

    付子寒只得点了点头,用手捂住自己的脸。

    冷意又提醒他:“明日祥和典当铺,别忘了正事。”

    付子寒“恩”了声,不再吭声。

    与此同时,大杂院里,柳蔚等人,又在开会。

    武鸿的手还没好全,码头的活计他吃不消,柳蔚必须一日两次给他施针稳固,现在,柳蔚就在施针。

    一边施针,她一边与其他人说:“城中与城南乞丐最少,不过也不奇怪,这两块地方出入均是富贵人家,即便有可疑人来往,也会被立即发现,盯梢相对来说松散些。”

    容棱道:“城中有两条街,十二家商铺均歇了业,问了左右邻里,是最近几日前后停的。”

    “这个时间歇业,太巧了,问题很大。”柳蔚说。

    岳单笙点点头,拿了一份名单出来:“商铺的名字都在这儿。”

    今日路上,岳单笙也发现不妥,故此将歇业商铺的名字都记录了下来。

    柳蔚浏览了一遍,指着其中两家道:“这两家是付家名下的产业,另外不清楚。”

    容棱便吩咐钟自羽与魏俦:“明日你们去看看。”

    钟自羽和魏俦会假扮求诊的父子,去这些店铺附近打探,钟自羽点头,看着岳单笙,小心翼翼的伸手,从他指缝里,将那名单抽出来。

    岳单笙看了他一眼,收回手,随口道:“明日我去城北进货。”说去进货,其实就是去城北探查。

    柳蔚此时突然抬头,说道:“去过城北,你再去趟城中,明日我与容棱去城西,抽不得空,今日城中那家吉祥木材行对面的祥和典当铺掌柜,看过我们许多次,目光不对,我觉得有问题,你明日再去瞧瞧。”

    “好。”岳单笙应下,简单的晚间小会,与明日的人手安排,到此也结束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