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60章 你是谁的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同一时刻,城西一家叫大育米铺的商铺里,柳蔚捻着一把新米,在手里把玩。

    “一斗七百文,掌柜的,这价钱,是不是有点贵?”米

    铺的掌柜站在柜台里打算盘,闻言掀了掀眼皮,不怎么在意的道:“现在是七百文,过阵子,一千文都不见得能买下半斗。”柳

    蔚挑了挑眉:“京城米价也没这么离谱,掌柜是欺我们外地人是吧?”米

    铺掌柜冷笑一声,懒得与她说了:“一斗七百,爱买不买,不买就走。”

    柳蔚没做声,侧眸看向容棱。

    容棱对她点点头,二人相携离去。今

    日一天,他们走遍了城西所有五粮铺,除了已经关张的两家,剩下九家,米价油价一家赛一家的贵。青

    州不过沦陷半月,百姓尚未惊觉事态,这各家商铺倒是已有耳闻,坐地起价,将百姓常用的生活必需品,直接翻上数倍售卖。还

    真是无奸不商啊,赚这些国难钱,他们也不怕天打雷劈。出

    了米铺,柳蔚对容棱道:“目前为止,城西这边商铺价格攀升得最高,遥遥领先城南,城中,其中数家五粮铺中,又以这家大育米铺价格为最,这大育米铺背后的东家是谁?”容

    棱想了一会儿,才回答:“姓秦,府邸也在城西。”柳

    蔚摸着下巴:“看来这位秦老板,与叛军的人走得很近啊,内部消息都透露给他了,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假设,青州就要乱了。”“

    青州已经乱了。”容棱道。柳

    蔚摇头:“现在还不够乱,几日下来,我们查出,青州现役的所有官员,全部失踪,说是失踪,实际上他们又还在,叛军李代桃僵,仿冒了原本的官员,背地里继续主导着青州城的运作。我们不知道他们的计划是什么,但现在看来,他们下一步,将会不满足于仿冒,他们想要真正的占领青州,想要堂而皇之的走出来,宣告自己的所有权,故此,那位秦老板,才涨了米粮的价格。试想一下,如果百姓们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所在的州府被另一伙人侵略了,他们会怎么做?第一,逃亡,第二,反抗,第三,投降,不管是这三种里的哪一种,人心惶惶是必然的,屯粮也是必然的。现在百姓尚不知晓青州易主,那位秦老板却已经开始涨价,那么,逆推一下,青州bào luàn的日子,自然不远了。”容

    棱静静的听着,半晌后:“去秦府看看。”柳

    蔚“恩”了声,深吸口气,嘟哝:“也不知付子辰到底在哪儿,有没有危险……”

    容棱没有做声,他也想知道,青州城以前的官员们,是否都还活着?

    傍晚之前,柳蔚与容棱抵达了秦府后门,秦府似乎在盖小楼,后门大敞着,时不时就有一身大汗的小工,推着泥砖,进进出出。柳

    蔚与容棱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确定这些小工都不是秦府的家奴,而是外面雇的工事团队,因此便没有遮掩,大摇大摆的从后门进去。刚

    进去,就撞见一个人高马大的青年,那青年也是个工人,肩上扛着锄头,看到他们,愣了一下,退后半步躬了躬腰。这

    是把他们当做秦府的主子了。柳

    蔚装模作样的“恩”了声,离开前,目光瞥到了那工人的双足,随即滞了下,又立刻看了看其他小工的腿,最后拉了拉容棱的衣袖。容

    棱也看到了,他叫住那个工人:“你。”

    那工人停住,不解的问:“公子有何吩咐?”

    “你叫什么?”容棱问。那

    工人停顿了片刻,才缓慢的道:“小的姓陆,单名一个益,是他们的工头。”

    “你的鞋脏了。”柳蔚突然说。

    那叫陆益的工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因为常做体力活,怕裤脚绊到腿,即便是大冬天,他们也是将裤子卷到小腿位置,这样一来,脚踝和鞋必然会很脏,说是用泥包裹着的都不过分。

    陆益不知这两位公子是什么意思,只能恭敬的回:“是脏了,辱了两位贵人的眼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两人中,身形偏纤瘦的那位公子指了指他的脚尖:“太脏了。”陆

    益还是不太明白,眉头紧拧了起来。

    那两位公子却不说了,相携离开。直

    到两人已经消失不见,陆益才狐疑的看看自己的脚,再看看旁边另一位工友的脚。这

    么一番对比后,他霎时后背沁出密密冷汗。

    陆益早年入军,是位当了二十多年的老兵,两年前他受了伤,bèi pò退役,之后便在青州城做起了泥瓦匠,再之后他办了自己的工事小团队,团队里招收的,都是一些有把子力气,但却没什么学问的莽汉子。而

    在这些人中,当兵出身的陆益,就显得尤为出众,无论是体力还是耐力,都比这些糙汉要强许多。

    就像现在,因为多年当兵训练的原因,他走路时已经下意识形成习惯,会用脚尖先着地,脚尖先着地会非常省力,也能减少体重的负荷,但因此,鞋尖也会磨损得比较厉害,不过鞋后跟却不会太脏。而其他正常人,没有经历过军事训练,他们会更习惯脚后跟先着地,所以他们的鞋后跟会比脚尖更容易脏,更容易磨损。方

    才那两位公子独独的提到他的脚,又独独的提到脚尖,这明显已经看出了他是军人出身。陆

    益心口一晃,再回神时,发现自己头上也出了汗,汗水正顺着鬓角,流进脖子里,激得他打了个哆嗦。陆

    益喘了一口气,惊魂未定的问旁边的工友:“方才那两人是谁?”

    工友也不认识,随口道:“可能是哪房的少爷吧。”陆

    益不敢大意,带着锄头,几乎是狂奔的随着两人离开的方向跑去。

    而等他刚走到花园,就被远处一颗石子击中,那石头不知砸到了他哪里,他顿时浑身僵硬,动弹不得。点

    穴。

    陆益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片刻后,他就看到假山后面,走出来两个人,正是方才那两位青年,那位身形高大,样貌冷峻的青年将他拖着,拖进了花园的一处山缝间,然后冷冷的问:“你是谁的人?”陆

    益还能说话,但他不敢说,汗水把衣服全透湿了。冷

    峻青年身边的纤瘦青年倒是好脾气,他拍了拍冷峻青年的肩膀,又看着陆益,温声开口:“如果你是叛军的人,不可能看不出我们不是秦府的主子,但你方才的确以为我们就是秦府的主子,还给我们鞠躬了,所以,我判断你不是叛军的人。方才我们又提到了你的鞋尖,这说明我们发现了你是军人出身,其实军人退役做瓦工的人很多,可你如果不是心虚的话,不会惊觉之后,跑进花园找我们,你找来了,那么证明,你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军人出身的瓦工,你还有别的身份,所以,现在告诉我们,你是谁的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