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65章 今晚我要在上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好好一个孩子,出去的时候精神奕奕,回来怎么就神不守舍了?

    众人从陵墓园回到小道观后,冷意看着付子寒一脸失魂落魄,精神恍惚的模样,不解的问:“怎么了?出何事了?”

    付子寒嘴唇苍白的摇摇头,看了冷意一眼,又低下头,音色沙哑的道:“我去换衣服。”他

    离开后,冷意便问向容棱:“子寒他……”容

    棱直接道:“墓中尸首,并非付家父子。”

    冷意惊喜极了:“当真不是他们!那就好。”又疑惑:“那付家父子无恙,子寒为何这般模样。”

    容棱哪知道别人的心思,随口敷衍:“或许过于惊喜。”原

    来如此,冷意恍然大悟,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说法,随后他迎了容棱柳蔚二人,让他们到房中详谈。付

    家父子没死,那他们现在在哪儿?是离开了青州城,还是依然在城中?若是在城中,为何半个月来音讯全无,也不与他们联系?冷

    意身份敏感,自打获救后,一直呆在道观,不好抛头露面。倒

    是付子寒,付鸿望与付子辰若是安然,就算无法联络冷意,也应该联络付子寒才是。冷

    意将自己的疑问说出,柳蔚给出分析:“实际上,按照付子寒的说法,付子辰是提前洞悉青州将变,并在变数前遣散亲友,顾保自身的,可他既然提前知晓异动,为何没向任何人求救呢?不说别人,就说冷元帅你,你贵为青州驻兵大营总指挥,若你知晓青州出事,必会集结人马,进城救援,可他并未向你求援不说,甚至还有意瞒着你,致使你到最后一刻,才一无所知的独身进城,甚至身陷囹圄,他的这个做法,实在有些耐人寻味。”

    冷意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自打付子辰接任青州布政司,我与他关系便走得近了许多,三年下来,我俩不说建为至交,也算彼此了解,我不信他有意害我,但他此番作为,又实在让我难以释怀,柳司佐与付大人相交多年,情分胜过冷某百倍,不知柳司佐对付大人此举,可有高见?”

    柳蔚拧了拧眉,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似在思考。

    房间里一时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容棱突然冷不丁冒一句:“就算曾经结为知交,终究人心易变,或许,权势的yòu huò,已经改变了他的本心。”这

    话就是映射付子辰举止古怪,是已经叛变,成了叛军的人,或者在为其他势力效力。

    柳蔚摇头,坚持道:“依我对付子辰人品的了解,他不是会为权势折腰的人。”“

    看来你真的很了解他。”容棱凉飕飕的道。

    柳蔚不解,古怪的看他一眼:“我怎么听着你语气有些不对。”

    “没有。”容棱否认后,突然问:“我后背有条疤,你可记得是什么形状,长几寸?”怎

    么突然问起这个了,柳蔚虽然疑惑,但还是回了:“后背脊骨那儿吗?是两条疤,交叉的,一条长三寸,一条长一寸。”

    容棱:“错,是并行的。”柳

    蔚愣了一下,低头思索,有些疑惑:“是吗?并行的吗?我记得好像是交叉的,那或许角度有些倾斜,看着像交叉吧……”“

    一点都不像。”容棱又道。

    柳蔚真的觉得容棱的语气太怪了,忍不住皱眉:“不是,好端端的你说这个做什么,就当我记错了,是并行的不是交叉的,我跟你道歉可以吗?”

    容棱眼睛里就跟夹了冰渣似的,凉凉的看着柳蔚,指控道:“不,是交叉的,但你根本记不住,否则不会易口。”

    柳蔚:“……”柳

    蔚都服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容

    棱这会儿又看向冷意,淡淡的道:“付子辰是否变节,虽为未可知,但提早提防,总不会错,青州城中,冷大人有多少可谴之人?”冷

    意刚才就没听懂这两人在吵什么,这会儿容棱问他了,他就回了:“冷某独身进城,丢失兵符,若能找回兵符,城中有两组暗兵,尚可支配。”“

    总数是?”

    “十二。”容

    棱皱了皱眉:“太少。”冷

    意点头,叹了口气:“这两组暗兵,原本也并非受辖于我,乃我帐中一位副将所有,若无兵符,他们不认得我,也不会从我号令。”容

    棱思考了一会儿,又问:“听闻今日,付子寒去了黑市买人?”“

    我让他去的。”冷意有些无奈:“兵符要找,布政司衙门要闯,只能另辟歧径,买来的人也不敢太过信赖,只敢让他们在大街上,衙门前闹事,为我争取时间,好探衙内。”

    “太冒险了。”容棱不赞成这个做法,又问:“确定兵符就在布政司府衙?”“

    不离十。”容

    棱沉吟起来,细细琢磨。三

    人在房中说了近一个时辰,再出来时,天早已黑透。

    狭窄破败的小院中,几人听到动静,抬起头来,容棱直接走向岳单笙,与他低语一阵。外

    人不可靠,冷意手里又没有兵,这种时候,容棱不得不打起海东军那些剩余海兵的主意。

    若是能将船上所剩的两百海东军运入城内,自然,能解他们燃眉之急,不过那怎么说也是两百个大活人,如今青州封锁,码头陆路,各处交通要塞均受严防,要将两百人送入城,可并不容易,容棱现在就在与岳单笙商量。几

    人在回大杂院的路上,容棱同岳单笙一直说个没完,柳蔚走在后面,时不时看看容棱,还在想他之前在房中说的那些话。直

    男柳蔚是真的还没get到容棱的点在哪儿,她心里拿不准,因此一直在琢磨。直

    到回了大杂院,容棱一句话没说进了房间,柳蔚才感觉到,他好像在生气。

    可是气什么呢,就因为她没记对他身上的疤?

    不是,那两条疤有这么重要吗?

    柳蔚心里纳闷,就跟着容棱进了房间,见容棱正在柜子里找东西,她就凑过去,状似不经意的问:“找什么?我帮你找?”容

    棱眼皮都没抬,拿了一叠银票,出来交给岳单笙,又交代岳单笙几句,继续忽视柳蔚,提着水桶,去院子里打水。柳

    蔚跟在他后面好一阵子了,见容棱真的把她当空气似的,她受不了了,趁着没人的时候,一把将他堵在角落,按住他的胸口,仰头说:“你到底怎么了?”

    容棱低眸看着她,深褐色的瞳孔微微眯着,对这个不解风情的女人,他是无奈,又是生气。

    于是他平淡的推开她,打算端着水盆进房。

    结果柳蔚恼了,她直接将水盆打翻,伴随着哐当一声,她脚尖一踮,简单粗暴的,直接咬住容棱的唇。

    武鸿正好从码头下工,一身疲惫的回来,路过水井边时,他听到乒铃乓啷巨响,他忙扭头去看,入目的,便是两个大男人,在黑洞洞的角落里,头碰着头,缠绵交吻的画面。武

    鸿:“…………”武

    鸿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正在他想赶紧逃之夭夭,装作什么都没看到时。

    就听那角落的两人,在亲吻的间隙,又说了一句话:“容棱,今晚我要在上面!”武

    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