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70章 错愕又惊讶的回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太爷爷年纪大了,体力大不如前,可现在,他却能环抱住一个大活人,小黎震惊的同时,还有些担心,担心太爷爷身体会吃不消。

    他急忙跟了上去,后面的丑丑跌跌撞撞的拉着他,直到两人赶到太爷爷的舱房门前,整艘船上的人,都被惊动了。

    丑丑不知发生了什么,圆圆的脑袋歪了一下,轻轻拉拉哥哥的衣摆。

    小黎低下头,拍了妹妹脑袋一下,小声“你去太爷爷怀里。”

    丑丑不明所以,但她也看出了太爷爷浑身颤抖,半个身子趴伏在床沿边的模样,很不正常,于是她迈着小短腿过去了,到了太爷爷跟前,她低着头,用脑袋,努力把自己塞到太爷爷胳膊下面。

    纪南峥下意识的拥住曾外孙女,回头时,眼眶发红,他盯着小黎,嘴张了张,却没说出话。

    小黎忙点头,一连点了好几下,才着急的说“是晕了,太爷爷,您别担心,先别着急。”

    纪南峥跟着点了一下头,呼吸有些不畅,他现在整个人处于一种很紧张的状态,很焦躁,很彷徨,他一会儿看看床上昏迷不醒的女人,一会儿抱紧怀中温暖娇小的女娃,他手指攀在床沿边角,指甲无意识的抠唆,没一会儿,木质的床角,就被他挖出了一条条白色的小杠。

    丑丑看得有些懵懂,bái nèn的小手,轻轻盖在太爷爷颤动的手背上。

    白发苍苍的老人家像是被激了一下似的,整个人瞬间绷紧,半天没动一下。

    小黎坐在床边的小凳子上,他在给外祖母把脉,一边把脉,一边在脑子里分析外祖母身上的几处重伤,要用如何有效而不痛苦方法,才能将其治愈。

    舱房门外聚集了很多人,大多数是不明所以的。

    小黎确诊完,抬起头来,有些疲惫的道“大家先回去吧,这个人,我们认识。”

    船工与士兵们只得点头,七七八八的散开,国师想留下多问几句,可看屋里的气氛不对,又不敢打扰。

    当四周静了下来,小黎给外祖母喂了好几颗不同药效的药丸,看着昏迷的女人苍白的面色逐渐有了血色,床边的一老一少,都松了口气。

    只有小丑丑不知发生了什么,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又偷偷的去拽哥哥的衣角。

    小黎回头握住她的手,对太爷爷的道“您……”张了口,却不知该问什么。

    纪南峥这时说话了,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喉咙有些干,说一句话,蓄了好几次力,音线还断断续续的“她……她……她是,是……是你……”

    “是我外祖母。”小黎急忙道“我见过她,在京城。”

    纪南峥灼灼的盯着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小黎笃定道“当时娘还怀着丑丑,爹接到师祖爷爷的求救信,一去不回,那段时间,娘一人寂寞,外祖母知晓后,曾偷入京城探过她一次,虽只呆了一天就走了,但我见过她,绝对不会认错。”

    纪南峥目光又转向床上昏迷着的女人,手往前伸了伸,迟疑一下,又收了回来。

    他的目光近乎贪婪的打量着女人的容貌,似乎极力的想将这张陌生的面孔,与自己记忆中,那顽皮捣蛋的女儿重叠,可无论他想象多么丰富,他还是瞧不出两者的相似。

    太久了,真的太久了,他连幼时女儿的容貌,都记不清了。

    小黎与太爷爷相处三年,他知道太爷爷有多思念外祖母,多思念太奶奶,他站起身来,对着丑丑招了招手,小丫头便动了一下,慢慢挪出了太爷爷的怀抱,走到了哥哥身边。

    小黎牵着丑丑离开,离开时,还贴心的为房中的父女关上了房门。

    他知道,太爷爷需要一些时间接受今日发生的事,接受突然见到的人。

    ……

    纪夏秋再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清晨。

    暖烘烘的太阳透过窗棂的空隙投射进来,打在她脸上。

    接近一个月的苟延残喘,她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安心,也很久没有见过白天的太阳了。

    地库虽然安全隐蔽,但空间狭窄,空气窒闷,她本就身受重伤,在那样的环境又不敢睡觉,一个月来,她受尽煎熬,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当年带着陌以逃亡的生活。

    头还有些嗡嗡的疼,纪夏秋抬手想碰一下自己的脑袋,视线晃动时,却瞥见自己床边竟有一个人。

    那是位老人,很老很老的人,他倚坐在床边的小凳子上,整个人都缩蜷着,身子微靠着后头的柜子,整个人摇摇晃晃的,眼底全是乌青。

    他似乎睡着了,眼睛紧闭着,但眉头却拧得很紧,好像做了一个不太美妙的梦。

    纪夏秋有些慌,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同时昨夜的记忆也迅速回来,她想起了这位老人的身份,昨晚她攀在船边,是这位老人救了她,同时还有……

    小黎?

    对,她好像见到小黎了。

    可,那是小黎吗?

    不,应该不是的,小黎不是长那个样子,那个孩子,五官比小黎宽,身量比小黎高,只是有些像,但肯定不是同一个人。

    心里正在胡思乱想着,却不知她的响动,也惊醒旁边打盹的老人。

    老人立刻坐直了起来,整个人都醒了。

    纪夏秋见此,也忙看先老人,二人四目相对,纪夏秋捏着床上的被褥,握了握指,轻轻颔首的道“多,多谢老先生……”

    纪南峥想说什么,嘴张了张,又闭上。

    近乡情怯,人越是在你面前,你越不知从何说起。

    心中的思念越是汹涌,越是到爆发的时候,你越是不知如何自处。

    纪南峥从凳子上站起来,人很紧张。

    纪夏秋现在也想起了什么,她忙在身上寻找起来。

    纪南峥看她着急,连忙问“找,找,找什么……”

    “我的金条……”她说完,便看到房中的柜子上,正摊放着那些金条,她松了口气。

    纪南峥以为她要,忙将金条收拢起来,双手紧了紧送到她面前,又不敢靠的太近,有些远的举着手,样子,有些滑稽。

    纪夏秋忙推拒“不是不是,老先生救了我,这是给您的,多谢您的救命之恩,多谢,真的多谢……”

    纪南峥眼眶又开始红了,他哽咽一下,将金条算塞到她手上,转身,就往外走。

    房门打开,门外,小黎抱着丑丑,不知站了多久。

    纪南峥吸了吸鼻子,一边流泪,一边从他们身边掠过。

    小黎忙拍了拍丑丑的后背,让小丫头赶紧跟过去,他自己,则走进房间,站在门边,看着床上迷茫不解的虚弱女人。

    “外祖母……”他小声的唤了一声。

    迎来的,便是床上女人错愕又惊讶的回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