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72章 因为太高兴了,所以才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72章 因为太高兴了,所以才哭

    丑丑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很害怕的立在中间,左右看看,不知所措。

    纪夏秋恍惚了好一会儿,才仰起头,不解又茫然的看着小黎,问:“这,这是什么意思?”

    小黎忙走到床前,一边握着外祖母的脉门,一边道:“别激动,您先别激动,您现在不能激动,呼吸,跟着我说的来,呼……吸……呼……吸……”

    纪夏秋接连呼吸了好几下,可越呼吸,脉象越乱,小黎知道,外祖母现在在胡思乱想,她越是乱想,越是会影响自己的健康。

    没办法,小黎只能拿出一颗“还魂丹”,让她先服。

    还魂丹这种药,药性大,副作用也大,一般不是生命垂危,别说小黎了,就是柳蔚都不敢让人吃,现在吃下这颗还魂丹,小黎看着外祖母脸色可见的红润起来,他一边在心里分析,药效过去后,该如何给外祖母调养,一边对丑丑道:“你去将太爷爷叫进来。”

    趁着丑丑离开的时间,小黎握住外祖母的手,一字一句的对她道:“太爷爷,就是我的太爷爷,娘说,按照辈分,我不该叫太爷爷,该叫曾外祖父,但因为我和丑丑叫习惯了,就叫太爷爷,爹也说,我们的曾祖父早就入了土,太爷爷这个称呼,想叫就叫。”

    纪夏秋在听到那句“曾外祖父”时,人就僵了,她想到之前那位老先生,她呼吸慢慢的艰难起来,可因为服了“还魂丹”,过了片刻,她又缓过了神,也没有晕倒。

    她按住自己的脑袋,看看小黎,又看kàn fáng门的方向,眼眶又一次慢慢变红。

    小黎又道:“我们是三年前,找到太爷爷的,外祖母,太爷爷特别特别的想您,想太奶奶,但他被困住了,困在另一个地方,几十年来,都回不来。外祖母,您不要怪他。”

    纪夏秋像在听天方夜谭一样听着小黎说话,她觉得自己脑子是懵的,思维都不灵活了,直到她看到,房门外,之前那位白发苍苍的老先生再次出现。

    明明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这位老先生却像老了十岁,他白发紊乱,眼睛红肿,脸上满是没有擦干的泪,他看起来狼狈又可怜,身形佝偻着,浑身都在发抖。

    纪夏秋捂住了嘴,眼泪一串一串的往下掉。

    小黎带着丑丑离开,直到走远了,他才听到丑丑问:“哥哥,他们怎么了?”

    小黎摸摸妹妹的脑袋,摇头道:“没什么,丑丑只要知道,往后,外祖母都会和我们在一起,就够了。”

    丑丑点点头,拽着哥哥的胳膊:“那太爷爷会高兴吗?”

    “会。”

    “高兴为什么要哭?”

    “因为太高兴了,所以才哭。”

    丑丑懵懂的歪了歪脑袋,她还太小,不太理解这句话里面的意思。

    小黎也没跟她解释,他询问了船工,知道再往前面驶一天,就能到青州码头,想到外祖母身边需要人照顾,治病还需要药材,他便让船工们明日靠岸。

    船工们之前就知道青州出了乱子,有些犹豫:“东家知道了,怕是要生气吧?”

    小黎摇头:“我们不进城,靠了岸,我一个人进城采购,顶多半个时辰就回来。”

    船工们听他这么说,便答应了,嘱咐下去,让舵手明日准备靠岸。

    房间的门一关,就是两三个时辰,隔着门板,小黎听不到里头的声响。

    虽然不知太爷爷与外祖母说的怎么样了,小黎却知,现在是晌午了,老人与病人都必须吃饭了。

    于是他端着饭食,亲自去敲门。

    房门过了一会儿才打开,开门的是太爷爷,他又在哭,边哭还边用袖子擦眼泪,擦得袖子都快要能拧出水了。

    小黎默默地叹了口气,端着饭食走进去,让他们俩必须都吃了。

    纪夏秋身体不好,不能吃太难咽,重油盐的食物,小黎给她备的清粥与几样素菜,她一边掉眼泪,一边喝,眼泪还掉进碗里,小黎都分不清她喝得是粥,还是自己的泪。

    小黎实在受不了了,他看太爷爷居然也一边吃一边哭,都要崩溃了:“就不能,不哭吗?”

    纪南峥忙擦眼睛,纪夏秋也赶紧吸了下鼻子,两人头都快埋进碗里了,吃饭吃得跟用刑似的。

    丑丑这会儿也走了进来,她已经吃过饭了,不过她没吃饱,因此手里还拿着个油饼,一边吃,一边往屋里看。

    纪夏秋看到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唤道:“丑丑。”

    丑丑急忙走过去,坐到外祖母床前,憨憨的对她咧着嘴笑。

    纪夏秋喜欢这丫头得不行,温柔的问:“丑丑喜欢吃油饼吗?外祖母会做饭,也会做糕点,等外祖母能下床了,亲自给你做,好不好?”

    “好啊好啊。”丑丑脆脆的答应,还不忘吐槽自己亲妈两句:“娘就不会做饭,娘做的饭,除了爹爹和哥哥,谁都不肯吃。”

    纪夏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眼睛又看向匍匐在桌上,吃饭的父亲。

    纪南峥意识到她的目光,赶紧道:“蔚儿的手艺,是一般。”

    纪夏秋又有些怅然:“是我没教她。”

    纪南峥忙道:“不是不是,是她自己笨,跟你没关系。”

    从前觉得外孙女又可爱,又漂亮,又宝贝的纪南峥,在亲生女儿面前,毫不犹豫的将过气的外孙女贬得一文不值,同时踩一捧一,还把亲生女儿夸上天:“你不一样,你从小就乖,一直都乖,又能干。”

    纪夏秋有点听不下去了,觉得父亲编得太过了:“小时候,您不是说我顽皮吗?”

    纪南峥使劲摇头:“不顽皮,不顽皮,小孩子都活泼,都好动。”

    纪夏秋破涕为笑,又一口一口的喝起粥。

    小黎觉得现在气氛才算好了一些,他捅捅丑丑的肩膀,让小丫头再说点什么,调节气氛。

    丑丑没明白哥哥的暗示,她啃着油饼,啃得满脸是油,眼睛里只有油饼。

    突然,她愣了一下,而后身子一僵,猛地站起来。

    小黎不解:“丑丑?”

    丑丑动都不敢动,脖子都不敢扭,她干巴巴的道:“我,我,我出去一下……”说着就要跑出房间。

    小黎多聪明的人,一看就知道不对,他眯着眼睛喊:“站住。”

    丑丑浑身紧绷,站得像个小雕塑。

    小黎绕到她面前,盯着她上下打量,而后,他敏锐的发现问题,环起双臂道:“把袖子撸起来。”

    丑丑吓得脸都白了。

    小黎亲自弯腰,将她左手的袖子往上一掀,然后,立马看到了她手腕上缠绕着的那条青色小蛇,小蛇之前应该是睡着了,刚刚才醒,还在晃来晃去的滑动。

    小黎青筋都冒了:“你把阿碧带了出来?谁准你带的!”

    丑丑把油饼一扔,七手八脚的跑到太爷爷身后,瑟瑟发抖的道:“是,是,是太爷爷同意的!”

    小黎又看向太爷爷。

    纪南峥有些尴尬,一边将曾外孙女往背后藏,一边解释:“那个,不是,这蛇也不咬人。”

    “太爷爷!”小黎气得跺脚。

    纪南峥将丑丑一推,让她去床那边,丑丑急忙就跳到床上,躲到外祖母身边。

    纪夏秋把碗一放,赶紧抱住小外孙女,对小黎严肃道:“有什么事慢慢说,不要吓着孩子。”

    丑丑顿时抱住外祖母不放。

    两人挨得太近,纪夏秋因此看到了她手腕上的蛇,当即全身起鸡皮疙瘩,但她还算见多识广,因此愣是硬着头皮道:“这小蛇,看着好可爱啊,丑丑,它叫什么名字啊。”

    丑丑立马道:“叫阿碧,外祖母,阿碧是丑丑的好朋友。”

    “哦哦,是好朋友啊,丑丑真棒,和小蛇都可以做朋友,丑丑真厉害。”

    丑丑本来就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类型,故此一听,立马翘起尾巴了:“丑丑也觉得,丑丑最厉害了。”

    纪夏秋高兴的亲了她脸一下,喜欢她得不得了。

    纪南峥见状赶紧道:“丑丑从小就是我带的,她最亲我了。”

    纪夏秋点点头,摸着丑丑的脸,对父亲道:“您带的好。”

    纪南峥嘴都笑开了,又炫耀:“丑丑是颗小太阳,看谁谁就暖,这也是我教的。”

    纪夏秋同意的又是一阵点头。

    站在一边,鼓着腮帮子,凶巴巴的家长小黎,一言不发的盯着他们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