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77章 细作,真不是一个好职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雷尔朗觉得自己被跟踪了。

    今日一早,他如平时一样,起床后第一时间,便是拜见了呼尔托忍,他是蛮族人,呼尔托忍也是蛮族人,且两家还有些远亲关系,也正是因为如此,雷尔朗进入军队后,顺利得到了呼尔托忍的信赖,一步步成长到现在的“位高权重”。

    可尽管呼尔托忍待他不薄,雷尔朗却无法真心的效忠她,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他的家庭,他的妻儿,都掌握在另一个人手上。

    七王爷是看重他与呼尔托忍沾亲带故,才联系上他的,那时候他只是个在京城做工,惹人非议,受人白眼的蛮族狗,七王爷为他找了个贤惠温柔的妻子,他们孕育了一双可爱的儿女,是七王爷给了他机会,让他不用当地底下的一团泥。

    可天上不会平白掉馅饼,你得到什么,就得付出什么。

    细作,真不是一个好职业,尤其面对的又是呼尔托忍这种自私又残暴,心灵黑暗扭曲的女人。

    他步步为营,小心翼翼。

    他一直认为自己做得足够优秀,三年了,呼尔托忍从未怀疑过他,但今日,刚从呼尔托忍的房间出来,他就感觉到了不对。

    有人在盯着他,那双眼睛躲在暗处,尖锐的目光,像一柄锋利长枪一般,扎在他身上。

    雷尔朗在心底做着判断。

    长久的思虑后,他决定率先试探一下。

    今日他的任务,原本是带着手下,去城东巡逻,但临行之前,他让另一个武官带队先去,他自己则往大街的另一头走去。

    他抵达了一间炮竹店,选了几种卖得好的烟花炮竹,但他不肯给钱,不止不给,还与店铺的小伙计打了起来。

    当然是他单方面的殴打对方,小伙计受了伤,铺子被砸得稀巴烂,吓得掌柜不止把炮竹给他了,还奉上了三十两白银,求神拜佛似的将他送走。

    出了炮竹店,他又去了一间独院,小院子里没一会儿响起孩童们的笑声,还有女人惊叫笑骂的声音。

    在独院里呆了两个时辰,再出来时,雷尔朗凝重了,那双眼睛还在。

    欺辱百姓,殴打百姓,仗势欺人,在出勤时间不务正业,嫖买暗娼。如果对方是呼尔托忍的人,他做的这一系列平时都会做的事,应该会让对方打消对他的怀疑。

    可对方没有,并且继续监视着他,用着依旧凌厉直白,不讲道理的目光。

    难道是京城来的人?

    不对,前日才收到“家书”,七王爷没有新的命令,京城来的人,也不可能不声不响的跑来联系他,他是呼尔托忍的亲信,是七王爷花了三年时间,埋入呼尔托忍身边的一颗钉子,谁都能暴露,他不能暴露,七王爷不会允许有人,这样打扰他。

    那对方到底是谁?一下午的试探,却连点结果都没有。

    雷尔朗心情很沉重,他甚至犹豫,自己该不该回布政司府衙,他怕回去,面对的是呼尔托忍的怒火与囚禁。

    对待叛徒,呼尔托忍有十几种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方法,他曾亲眼看过,不想尝试。

    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脑中始终思考着对策,这时,有人撞到了他。

    他抬起头,正想像每一个不可一世的蛮族人一般,大骂对方走路不长眼,手里就被塞了一样东西,他低头一看,是炮竹。

    雷尔朗脸色大变,他握紧了那根炮竹,心脏差点跳出喉咙。

    半个时辰后,他又回到了那间炮竹店,掌柜的看到他,脸色苍白的迭声哀求,雷尔朗进了店铺,还故意踹了门一下,把掌柜小伙计吓得缩成一团,然后他背对着大门,对他们做口型。

    “有人盯梢,撤。”

    掌柜与小伙计都看到了,顿时眼睛瞪得老大,想追问什么,看着敞开的大门,又不敢行动。

    这时,侧门里,突然传出一句清冷寡淡的声音:“把门关上。”

    掌柜与小伙计一下全身血液都僵了,他们的后堂,竟然进了人。

    雷尔朗也是表情不善,他深吸一口气,手指冰冷的将店铺门阖上,再转头时,两道颀长的身影,走了出来。

    是两个男人,一个冷峻沉稳,一个温和淡定。

    “雷副将,久仰大名。”温和的那个笑着道。

    雷尔朗眯着眼睛,沉沉的回:“我姓雷尔。”

    对方顿了一下,而后咳了一声:“抱歉,我对听那族的文化,了解不多。”

    雷尔朗没做声,警惕的看着他。

    对方又道:“我们今日冒昧找上雷尔副将,是为了一件小事,有样东西,希望您能帮忙带出来。”

    雷尔朗冷哼一声:“你既然能叫出我的身份,自然知道,我的上峰是呼尔将军,看起来,你们不怕死?”

    “你的上峰怎么会是呼尔将军呢?”温和的青年摇头笑笑,眼睛一转,在在场三人中,都绕了一圈:“你的上峰,明明是七王爷容溯。”

    掌柜和小伙计脸色苍白的低下头。

    雷尔朗还算镇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如果你们想对我不利,呼尔将军不会放过你们,我是呼尔将军的远房表弟,她一直很照顾我,至于什么七王爷,这种挑拨离间的手段,呼尔将军不会相信。”

    温和的青年“啧”了一声转头,望了身边的冷峻男人一眼,而后伸手往他身上摸。

    容棱就看着柳蔚上下其手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他胸前,腰上,胳膊上又捏又找,他按了按眉:“干什么?”

    “令牌呢?”

    容棱愣了下,道:“不是在你那儿?”

    柳蔚抬头看他:“怎么会在我这儿,出门前我才提醒,让你带上。”

    “你说你带。”

    “我说你带。”两人互相推锅,最后无果,柳蔚没办法,只能道:“算了。”然后把容棱腰上的bǐ shǒu拿下来。

    雷尔朗以为他要动手,手已经扶到了剑柄上。

    “看看,认不认识。”柳蔚直接将bǐ shǒu丢过去。

    雷尔朗抬手接住,眼睛又眯了起来。

    这是一把有些旧,有些重,但格外锋利的短匕,匕柄上有一个字,看着像个符号,有些扭曲,还有些变色,雷尔朗仔细分辨了一会儿,才看出来,这是一个“镇”字。

    再翻看匕套,镇格门三个字,映入眼帘。

    柳蔚伸着脖子问:“瞧见了吗?”

    雷尔朗猛地抬起头,看着她,又看着她身边的容棱:“镇格门?”

    柳蔚露出笑容,指指容棱:“容棱,容都尉,出名,有名,认不认识?仔细看,他和你们七王爷是不是还有点像?”

    雷尔朗整个人都呆了。

    容棱则看了柳蔚一眼:“你干什么?”

    柳蔚小声回:“没带令牌啊,我试试刷脸成不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