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80章 你还是不是男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决定让钟自羽出战,sè yòu呼尔托忍,到实施计划,接近呼尔托忍,前后仅仅只隔了一天。

    柳蔚是个说干就干的人,她有了决定后,就拉着钟自羽,一字一句的,悉心教导。

    “你没成过亲,按理说,实战经验是缺乏一点,你有心上人吗?知道男人面对女人,该用什么方式吗?”

    钟自羽沉默片刻,突然笑了一声,缓慢的靠近柳蔚的耳畔,嘀咕一句:“我差点把你强上了,忘了?”

    柳蔚反手就是一巴掌,不敢扇脸,扇的头。

    钟自羽吃痛,捂着脑袋,“嘶”了一声。

    柳蔚板着脸道:“我问的是心上人,我是你心上人吗?你也说强了,你对你心上人,会用强的吗?”

    钟自羽抿着唇,眼睛看向别处。

    柳蔚追问:“有没有。”

    “没有。”半天,钟自羽才硬邦邦的回。

    “嗤。”柳蔚嘲笑他一声,抱着双臂,像个老鸨似的,上下打量他:“缺乏男女关系经验,怎么才能无形的把呼尔托忍这个阅男无数,流连草丛多年的浪勾住呢,你自己有没有策略?”

    钟自羽态度不好,还是硬邦邦的那句:“没有。”

    柳蔚“啧”了声:“我跟雷尔朗说好了,到时候就让他,把你进献给呼尔托忍,但哪怕是在青州城,呼尔托忍身边也有不少男人,她是个从不委屈自己的享受派,争分夺秒的要让自己过得舒服,她的那些男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能把她伺候得舒舒服服的,你虽空有一张脸,但如果你不能勾得她神魂颠倒,为你意乱情迷,那你想从她眼皮底下偷兵符,一样难上加难,所以到了床上,你得主动点。”

    钟自羽越听越不对劲,眉头紧紧皱起:“怎么主动?”

    “首先,不能让她看到你的背。”

    钟自羽的背上,布满疤痕,沟壑满满,那是岳单笙的杰作,只要看一眼,多大的情绪,都能烟消云散,太煞风景,所以不能看。

    “不能看背,那就要熄蜡烛,熄了蜡烛,人的眼睛看不见,听觉,嗅觉,就会被无限放大,我推荐你喷香水。”

    “什么?”钟自羽没明白。

    “香粉,擦香粉。”

    钟自羽脸色很不好,盯着柳蔚,不太信任的样子。

    柳蔚继续道:“香喷喷的,一看就令人食指大动,然后,你要先碰她。”

    钟自羽:“”

    钟自羽是真不知道,容棱为什么放心让他媳妇,跟自己说这些,这些床弟之事,他们这些人里,就没有一个比柳蔚更懂了吗?

    钟自羽错怪容棱了,不是容棱不约束柳蔚,而是容棱今早出门,压根不知道柳蔚背着他都干了些什么,所以,钟自羽现在不得不继续听柳蔚跟他传道授业。

    “触觉也是关键,你看过小黄书吗?”

    钟自羽表情已经很难看了:“没有!”

    柳蔚震惊:“你居然没有看过小黄书,chūn gōng tú呢?也没看过?”

    钟自羽理都不想理她了:“没有。”

    柳蔚一脸嫌弃:“你还是不是男人?”

    钟自羽都要烦死了,他拍桌而起,下逐客令了:“到时候我随机应变,你别教了,我听你那些样样不靠谱。”

    柳蔚冷笑一声,自豪的仰着脖子:“我生过两个孩子。”

    已婚妇人的身份,在此刻,为她镀上了一层无形的光环。

    钟自羽败下阵来,重新坐回去,打着商量:“我回头去问容棱行不行?”

    柳蔚咂咂嘴:“别想了,容棱根本不会理你。”

    因为以前的事,容棱现在偶尔看钟自羽的表情,都恨不得杀之而后快,要让这两人和平共处?梦里吧。

    钟自羽没办法了,条条逃生路都被堵死,只能继续听柳蔚畅所欲言。

    紧急培训了一个下午,到晚上时,总算有了些成绩,钟自羽肯擦香粉了!

    当众人都回到大杂院,柳蔚迫不及待的将穿着红色露胸敞衫,浑身香喷喷的钟自羽推了出来,众人闻到空气中呛人的香气,又看眼前种自羽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造型,忍了又忍,忍了又忍,终于没忍住,哈哈齐笑起来。

    就连一贯冷硬的岳单笙,都不禁偏了偏眸,眼角轻轻弯了下。

    钟自羽就像个小丑,被柳蔚包装得不伦不类,偏偏柳蔚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干了件大事。

    当天夜里,钟自羽就被送到了布政司衙门,忽略雷尔朗来接人时的复杂眼神,柳蔚踌躇满志的等着第二天的喜讯。

    结果当天半夜,雷尔朗就把钟自羽送回来了,他忍着气,语气尽量委婉,但还是露出了愤怒的情绪:“呼尔托忍是个女人,她喜欢男人,不是小倌,她看到这位钟公子的背影,就吓得命人把他撵走了,还训我了一顿,差点没赏我板子!”

    雷尔朗的语气中,怨气太重,而钟自羽遭遇退货,除了柳蔚,其他人竟都毫不意外。

    柳蔚陷入自我沉思,整个rén dà受打击。

    容棱陪着她,正想安慰两句,就听身后,岳单笙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去洗个澡。”

    他这话是对钟自羽说的,柳蔚委屈的转过头,就见钟自羽老老实实的去外面打水洗澡。

    冲完澡回来,香气没了,岳单笙进屋拿了件自己的衣裳,玄黑色的,尺码有点大,但钟自羽也能穿。

    “套上。”

    钟自羽将那件属于岳单笙的衣衫穿上,抿了抿唇,等着他继续安排。

    “进来。”

    岳单笙把钟自羽带进了自己房间,房门关上,隔绝了外人的窥探。

    没人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了什么,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雷尔朗还在等着,今晚还未结束,现在才子时,如果那位钟公子能装扮好,今晚他们还有一次机会。

    不过第二次机会有些困难,因为现在呼尔托忍的床上,应该已经有另一个男人了,这位钟公子如果想要取而代之,需要用魅力,先把那个男人挤走。

    又过了会儿,房间门开了,岳单笙先出来,他表情冷凛,手里拿着条布巾,一边擦手,一边出来。

    他身后是已经装扮妥当的钟自羽,钟自羽的表情有些紧张,一直在扯自己的衣衫下摆,他这套衣服是岳单笙的,头发也绑得跟岳单笙相似,除了两张截然不同的脸,他现在,就像岳单笙的复刻版。

    钟自羽咽了咽唾沫,耳根跟血染了一样红,岳单笙没看他,对雷尔朗点点头。

    雷尔朗觉得这位钟公子比之前好多了,虽然还是有些内秀,但大概是容貌太过清魅了,便带着人要离开。

    却不妨,那位岳公子拿了长剑,竟也跟出了院子。

    雷尔朗不解:“你?”

    岳单笙道:“我一起去。”

    雷尔朗点点头,猜测他应该是给这位钟公子接应,毕竟柳司佐说了,这位钟公子不会武功,怕是真要吃亏的。

    而等三人结伴离开后,魏俦满脸好奇的凑去岳单笙房间里看了一眼,却看到他的床榻凌乱无章,房中,弥漫出一股麝香之气。

    魏俦吓得赶紧将房门阖上,脸都白了。

    柳蔚这会儿也走了过来,问魏俦:“里面有什么?”

    魏俦赶紧摇头:“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一点都没有。”

    柳蔚狐疑,越过魏俦,强行将门推开,然后,她也愣了。

    武鸿是最后一个过来看的,都是男人,屋里的味道,床上的动静,他几乎瞬时懂,不过大概是三王爷与柳司佐的关系太先入为主了,所以这次,武鸿反倒不惊讶了,他只是自言自语的嘀咕:“我常常因为自己不是断袖,而觉得与你们格格不入。”

    其他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