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81章 一瞬间仿佛发际线都往后移了几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大杂院里,众人对钟自羽和岳单笙到底在房间里做了什么,陷入了思考。

    武鸿经历过大风大雨,他是第一个看开的,所以也没跟上其他人的脑洞,知道有这么件事后,他就去做自己的事了。

    魏俦,柳蔚二人面面相觑,魏俦最不能接受,他揪着头发,一瞬间仿佛发际线都往后移了几分。柳

    蔚率先发表感言:“肯定不是。”

    魏俦如看救命稻草一般的看着她,差点抱着她哭:“真的吗?你是这么觉得的吗?确定吗?”

    柳蔚点头,拍拍魏俦的肩膀,安慰他:“钟自羽亲自跟我否认过,肯定不是。”

    魏俦老泪纵横:“那就好,那就好。”说完,又觉得不对:“你们怎么还聊这个?”

    柳蔚耿直的道:“因为他看起来真的像啊,我很早就怀疑了,就问他,结果他说不是。”魏

    俦捂着嘴,不可思议:“你语气怎么好像还有点失望似的?”柳

    蔚摆摆手,特别正经的样子:“没有,我是那种人吗,其实不管是不是,我也不歧视他,关键还是看岳单笙的意思……”“

    什么意思,没有意思!”魏俦大吼:“你住嘴,你别说话了,你这人奇奇怪怪的,你不要编排他们了!”

    魏俦是真的快崩溃了,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崽,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老一辈保守,思维不先进,根本跟不上这种潮流。柳

    蔚没招魏俦了,魏俦真把钟自羽当儿子,还指望他娶妻生子,传宗接代呢,这要真半路出点啥问题,魏俦现在就能找个悬崖跳下去。而

    与此同时,与雷尔朗,岳单笙同坐一辆马车的钟自羽,也很尴尬。钟

    自羽是真的尴尬,非常尴尬,极其尴尬。刚

    才在房间里发生的事,虽然没其他人想的那么放飞自我,但也绝对没好到哪儿去。钟

    自羽没有意中人,对男女之间,懂得少,接触最多的女人,不是岳重茗,就是柳蔚。前

    者是他的妹妹,后者……算了,不提也罢。

    色誘呼尔托忍的那个人,是必须做好真的献身的准备的,不为其他,只为一样,不能连累雷尔朗。

    雷尔朗进献的美男,一扭头成了刺客,哪怕挂着一个远亲的身份,呼尔托忍也不会容他,严重的,雷尔朗没准还会人头落地。岳

    单笙之前差点答应柳蔚,是他觉得无所谓,男人在这方面,不存在太吃亏的说法。但

    钟自羽不同意,非要取而代之,那么问题来了,他和岳单笙,在作为男人这方面,是不能比的。

    岳单笙行走江湖多年,红颜知己必然是有的,就算没有,露水情缘也总有,但钟自羽,以前就守着岳重茗,后来岳重茗死了,他心里有了结,对男女之事,就变得很排斥,柳蔚那次,是因为柳蔚的脸,柳蔚与岳家兄妹是表亲,不管是岳单笙还是岳重茗,柳蔚长得都有他们二人的影子,钟自羽那时候,也是糊涂了。

    或者说,心里扭曲了,所以疯狂。可

    那毕竟只有一次,后来再见,他对柳蔚,也没有特别在意的感觉。

    所以柳蔚,绝对不是他的意中人。

    既然连个意中人都没有,那就说明,他钟自羽对男女之事,真的可以说毫无经验,柳蔚歪门邪道的教了他一下午,最后一点用没有,这个时候,岳哥出手相助,其实合情合理。

    往开了说,一些贫户人家,家里没有小丫鬟给公子开蒙,男丁们对这种事的启蒙,也都来自于父传子,兄传弟。

    可传教是一回事,真的出来……

    钟自羽脸都臊红了,他自己都被吓住了,他虽然不像其他男人那么热衷床笫之欢,也不至于没自渎过,可是岳单笙就在屋里看着他,看得他又尴尬,又惊悚,然后就……真

    是太没出息了!想

    到这里,钟自羽又恨不得锤自己一拳,同时他心里还有些怨,怨岳哥说就说,教就教,就不能背过身去?

    为什么要一直看着他?

    马车行驶到半路,雷尔朗丢了一件军服过来,让岳单笙换上,又过了一会儿,马车到了目的地,雷尔朗带着打扮成亲兵的岳单笙,与翩翩俊美的钟自羽,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走进。衙

    门里严防死守,侍卫巡逻的间隙严丝合缝,雷尔朗是呼尔托忍的副将,没人拦他,岳单笙与钟自羽,也就没有半点暴露的危险。

    等到了居所小院,雷尔朗指着一扇门,对钟自羽使了个眼色。钟

    自羽点点头,“恩”了一声。可

    正待他要走过去时,手臂被人抓住了。

    偏首,是岳哥拉住了他。岳

    单笙倾身,在钟自羽耳边问了句:“真的会了?”

    钟自羽觉得身为男人的尊严被践踏了,他咬牙道:“我本来就会!”

    岳单笙嗤笑一声,抬眉扫了眼前面的那扇门,又道:“为难就叫我。”钟

    自羽抿紧了唇。岳

    单笙拍了拍他的肩膀,耻笑之意溢于言表:“我怕你硬不起来。”

    钟自羽气得喘气,不高兴的道:“她只要是个女人,我就能,你少看不起人!”

    雷尔朗在旁边催促:“快点。”钟

    自羽用鼻音小小的“哼”了下,走过去,直接去推呼尔托忍的房门。

    里头,呼尔托忍立即被惊动了,转瞬就响起刀剑喑哑声,而判断好距离,在感受到脖子上有东西抵着后,钟自羽浅浅的咕哝一声:“嗯……”

    刀剑声,在他酥到骨子的闷哼中,暂停,阅男无数的呼尔托忍听出了他是个男人,还是个,应该有些娇气的男人。

    点亮烛火,室内一片明朗。

    呼尔托忍打量着眼前这个生人。

    脖子上架着斧头的钟自羽,也看着她。

    他面露错愕,看着眼前衣衫大敞的高大女人,脸一下腾红了,接着又看到她身后的床榻上,半坐起来,眉头紧皱的青年,他吐了口气,赶紧道:“抱歉,进错门了。”呼

    尔托忍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钟自羽的五官,微黑明亮的脸上,露出笑容,她问:“谁给你指的路?”

    钟自羽没看她的脸,也没看她的身子,扭头道:“雷尔副将。”呼

    尔托忍明白了,轻笑:“下午他是说要送个人给我,不过那个小倌倌被我打发走了,怎么,换成你了?”

    钟自羽似乎不爱听这种话,眉头微蹙起来,没吭声。

    接着,呼尔托忍带着厚茧的手,便摩挲过他的下巴,像逗弄小狗似的,戏弄了片刻,然后问:“不介意三个人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