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84章 踏踏实实坐完牢,你才有机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马车里的气氛,慢慢的变得尴尬。

    柳蔚想打个圆场,又不知怎么开口。

    于是,众人就这么沉默着,回到了大杂院。

    钟自羽去房里换回了常用的那张斯文书生脸,出来后,发现岳单笙不见了。

    柳蔚在厅里写东西,钟自羽坐过去,问她“岳哥呢?”

    柳蔚头也没抬,道“出去了。”

    钟自羽沉默了片刻,又问“去哪儿了?”

    柳蔚这回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她深吸口气,凝重的问“钟自羽,你真的不喜欢岳单笙?”

    钟自羽愣了一下,道“我喜欢啊,我很喜欢岳哥。”

    柳蔚砸了咂嘴“不是那种喜欢,是,男女之间那种……”

    钟自羽皱了皱眉,看柳蔚的目光像在看神经病“你说什么呢?”

    柳蔚看他不似撒谎,一时也拿不准,她将笔放下,与钟自羽面对面交谈“昨天你们在房里做了什么?”

    钟自羽有些心虚“你不用知道。”

    柳蔚哼了声“床上可很乱。”

    钟自羽觉得荒谬“不是你想的那样。”

    柳蔚挑眉“那你说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说实话,从昨天岳单笙让你穿他的衣服开始,我就觉得有点不对,他对你,好像突然变好了?”

    “我知道。”钟自羽脑子里只有他岳哥,岳单笙对他的态度好一点,差一点,他都能分辨,从昨天到今天,岳哥与他说话的次数,比过去他们一年加起来都多,他作为当事人,一清二楚。

    柳蔚不懂“那是为什么?”

    钟自羽吐了口气,闭了闭眼,脸上出现自嘲的表情“还能为什么,因为我那张脸啊。”

    柳蔚皱眉“什么意思?”

    钟自羽低下眉眼,徐徐的道“我与他一起长大,重茗是我们的妹妹,在没发生悲剧前,我们三个,就是一家人。那张脸是我自己的脸,他看过无数次,我笑的时候,生气的时候,发火的时候,哭的时候,他都看过,他对那张脸,还有很深很深的感情,以前他就是哥哥,我和重茗是弟弟妹妹,他有多喜欢重茗,就有多喜欢我,是我毁了一切,我没有理由再用那张脸,去迷惑他,强行的让他对我保持过去的感情,所以重茗死后,我再没用过真面目示人,这次,是意外,但以后我都会带上面具,我不会让他迷惑,他应该恨我,连我都恨我自己。”

    这番话说得有些颠倒,但柳蔚明白了,她也理解了。

    钟自羽原本的脸,是一个记忆,是岳单笙对于过去美好回忆的记忆,如果还用着那张脸,大概很早之前,岳单笙就原谅他了,因为弟弟妹妹,在他心里的分量是一致的,这两个人,都是他的亲人,最亲最亲的人。

    但是钟自羽选择封印自己的脸,他一边希望岳单笙原谅他,一边又不愿拿出自己最大的武器去蛊惑他。

    这种心态柳蔚懂,是自我赎罪。

    就像钟自羽说的,他自己都恨自己。

    魏俦固然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为当nián de shì,替钟自羽找理由辩解。

    但钟自羽自己,却原来从未有过一刻,原谅过自己。

    这种情况有些矛盾,以前,大家都以为是岳单笙不肯放过钟自羽,所以用尽方式的在折磨他,可现在他们才知道,原来,是钟自羽,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放过他自己,折磨他的,也一直都是他自己。

    柳蔚没法说出对错。

    在有人存在的秩序社会里,犯了错,受到惩罚,这是天经地义。

    岳重茗的死,是一个错,是钟自羽犯的最大,最后悔终身的错,可他无法受到惩罚,是他杀了岳重茗吗?不是的,如果真是他杀的,他或许早就去自首,他甘愿去坐牢,甘愿接受惩罚,甘愿赎罪。

    可他连自首都做不到,因为人不是他杀的,那他能怎么办?

    他只能封闭自己,用自己的方式,去惩罚自己。

    他变得疯狂,变得扭曲,他开始xié è,开始恐怖。

    柳蔚现在相信,在岳重茗的事情上,最痛苦的,真的不是岳单笙,因为钟自羽,为了岳重茗,已经把自己投进了地狱的深渊,他才是,最痛苦的那个。

    柳蔚看着对坐的钟自羽,不知道说什么好。

    钟自羽却好像没觉得怎么样。

    “你以前杀了多少人,还记得吗?”过了许久,柳蔚突然问道。

    钟自羽看她一眼,随口道“不记得。”

    “他们都该死吗?”柳蔚又问。

    钟自羽冷笑了一声“差不多。”

    “大妞小妞的姐姐呢?”

    “她呀。”钟自羽还真记得这个人,他嘴角露出嘲讽的笑痕“逼良为娼。”

    柳蔚皱了皱眉。

    钟自羽笑着“她是被父母卖到青楼的吧,她恨老鸨,恨父母,但最后,她也成了她最恨的那种人,给自己赎身后,她办了个小馆子,与外头的青楼不同,她的馆子里,不卖成年女人,只卖幼童,都是七八岁的年纪,她觉得小孩比成年女人挣钱,玩小孩的客人,给的价,是成年女人的十倍。你说大妞小妞是不是?我坦白告诉你柳蔚,如果我没杀她,你那两个小丫头,早晚都是她的货。”

    柳蔚表情变得不好看,关于大妞小妞姐姐的事,她都是听两个丫头自己说的,在她们口中,爹娘是坏人,姐姐是好人。

    钟自羽换了个坐姿,难得的和柳蔚谈起以前的事“这件事,我绝对没冤枉她,你如果不信,现在都能查到,古庸府丹儿娘,她的花名就叫这个。”

    柳蔚沉默了一会儿,又看向钟自羽“所以你觉得自己没错?”

    钟自羽耸肩“错没错不是我说了算,是你说了算,不是吗?你觉得错就错,你觉得对就对,反正我也打不过你,你突然问我这个,我都猜到你的意思了,你想把我送牢是不是?局势稳定了,你会是第一个,把我送到大牢里的人,是不是?”

    “是。”柳蔚并不怕承认,她直言“杀人,就要偿命。”

    钟自羽嗤笑,不屑。

    柳蔚又道“但如果你说的那些人,的确都曾为祸一方,死不足惜,那经调查属实后,我会为你求情,请求轻判,或许是十年,或许是二十年,好歹有生之年,你还能出来。”

    钟自羽不在乎,也不吭声。

    “其实今天与你说这个,不是想说以前的事,反而,我是同情你了。”柳蔚突然道。

    钟自羽看向她“哦?”

    柳蔚倾身,认真的对他说“你需要坐一坐牢,你需要一个外人给你惩罚,不管是因为你杀了其他人,还是因为岳重茗因你而死,你的自我惩罚都是无效的,那只会让你越陷越深,但我当这个助力,我可以给你一个惩罚,给你一个解脱。”

    钟自羽错愕的看着她,有些愣神。

    柳蔚叹了口气“到时候别逃狱了,只有踏踏实实的坐完那些年的牢,你才有机会……”

    有机会原谅自己,有机会让岳单笙原谅你。

    “有机会,重新开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