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86章 柳司佐,倾听别人说话是美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当然不是。 ”柳蔚挑眉:“我为什么要杀呼尔托忍?她贪sè yù,好掌控,我可以从她身上套取很多线索,我不用杀她,我巴不得好好养着她,等到将来,我还能用她当皇后身上那把双刃剑。”

    钟自羽皱起眉:“那么现在……”

    柳蔚点头:“现在有人也看上这把双刃剑了,但对方不会用这把剑,所以想将这剑折断,虽然有些浪费,但对方的目的,与我们是一致的,对方也是想对付皇后的人,是容溯!”

    “容溯?”钟自羽质疑:“为什么不会是权王?”

    这段时间跟着柳蔚,钟自羽也知道了些朝里的权势分布。

    柳蔚道:“因为雷尔朗失踪了,雷尔朗失踪,应该是为容溯办事去了,能以巡逻侍卫的名义,把那么多精要高手安插到布政司衙门内部去,这样的操作难度,只有呼尔托忍的左右手,雷尔朗能够完成,雷尔朗或许与呼尔托忍说,接到消息,有人欲对她不利,呼尔托忍惜命,自然要求加防卫,可她不知,被加来的士兵,恰恰就是要杀她的凶手,昨晚我亲眼目睹,那些人是如何对呼尔托忍群起而攻之,而整个衙门内院,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手帮她。当然,昨晚我也稀里糊涂的,没想到这里头的关窍,但今日,你们说通缉令上出现了我,现在我确认了,通缉令是雷尔朗下的。”

    “雷尔朗背叛我们了?”魏俦大惊。

    钟自羽却摇摇头,接口道:“雷尔朗以为我现在的脸,才是原本的脸,而那日所见的勾引呼尔托忍的脸,不过是我暂时易容的,所以昨晚在衙门又看到我那张脸,他自然以为是柳蔚又派我去找呼尔托忍,今日他用这张脸下通缉令,是以为这张是假脸,他知道我们如果看到通缉令后,也不会再用这张脸了,所以这张通缉令说白了也就是个摆设,但就算是摆设,通缉令也不能少,呼尔托忍是蛮军的头领,她被行刺,她死了,需要一个‘凶手’为此负责,一张假脸,一个不存在的人,正是他所需要的,并且这张脸还曾在布政司衙门出现过两次,也就是说,其他人会以为,这个美貌的凶手是真实存在的,而只有雷尔朗知道,这个人是假人,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

    可这只是雷尔朗以为,实际上,那张脸就是真脸,钟自羽本人,就是这么好看,好看得都不像真人!

    钟自羽现在心情很复杂,早知道三日前,他就不用自己的真脸,真是倒了血霉了!

    柳蔚为钟自羽的领悟力点赞,笑着道:“雷尔朗帮助我们施展美男计,是他看在我们与容溯的交情上,但说到底,他效忠的还是容溯一人,他以容溯的命令为先,他没将巡逻加倍是为了杀呼尔托忍之事告知我们,是因为那是容溯的计划,我们的目标是兵符,雷尔朗可以相助我们获得兵符,却没必要把容溯的秘密对我们和盘托出,并且从他前几日的状态看,他当时应该也不知道容溯这么快就要对呼尔托忍动手,如果他知道,大概会劝我们不要心急,因为呼尔托忍死了,兵符自然就能拿出来了,但他没说,那应该就是近日才接到容溯的新命令。昨晚我去衙门,发现有异动,就藏了起来,我当时没见到雷尔朗,但他应该见到我了,或者有人与他说,见到一个容貌倾城的男人出现过,所以他正好就用我的脸下通缉令,而看到这张通缉令的我们,如果足够聪明,就能接收到他的信息。”

    雷尔朗是个很聪明的人,这个从第一次见面柳蔚就发现了,容溯找了个好帮手,这也证明,三年下来,容溯的眼光变好了,他越来越有大将之风了。

    当然,如果不要这么马后炮会更好,皇后都把江南四洲吞并了,你容溯再反击?没吞并前你干啥去了?非得等事情发生了再补救?提前就不会预防?

    柳蔚现在对容溯的评价好坏参半,但总得来说也承认对方的进步,勉强打个及格分吧。

    魏俦这时又问:“那容棱他们?”

    柳蔚沉声道:“我现在倾向于,容棱他们的晚归,也与雷尔朗有关。”

    “什么意思?”

    “容溯要在城里动手,呼尔托忍死了,城内必将戒严,这个时候容棱带着城郊大营的精兵潜入,反而会打草惊蛇,引起呼尔托忍手下的怀疑,所以雷尔朗应该拦住了他,或许是让他拖延两日,或许是有别的合作计划,但现在,我没有见到雷尔朗,我还不能确定。”

    钟自羽点点头,这时才发现屋子里少了个人,他左右看看,问:“岳哥呢?”

    “去找雷尔朗了,不见一面,肯定不行。”

    之前的三日,雷尔朗忙着杀害呼尔托忍的计划,不可能分身乏术去见柳蔚,并且就算见到,他也不可能把其中细节据实相告。

    第一,他的职业素养不允许他这么做。第二,呼尔托忍身边不止有他一个副将,布政司衙门的居所里,还住了十个人,他的异举,可能会提前暴露自己,造成行刺计划失败。

    所以他必须忍着,忍到计划成功后,再想办法联系柳蔚。

    雷尔朗原本打算等风声没那么紧了再去见柳蔚,结果冷不丁的,那位有过一面之缘的岳公子就来了。

    这三日雷尔朗因为要隐藏痕迹,行事低调,几乎等同隐形,今天计划完成,所以他正常出入衙门,就被那岳公子拦住了。

    见到对方,雷尔朗先愣了一下,然后匆匆道:“我没时间。”

    “必须见。”岳单笙贯彻着柳蔚的命令。

    雷尔朗深吸口气,耐心解释:“你们不知道事态严重。”

    岳单笙还是那句:“必须见。”

    雷尔朗有些烦,其实他自己对此次的变故,也是赶鸭子上架,之前七王爷从未说过要立即动手,三日前命令抵达,紧接着就是一连串操作,三日下来,他早已疲惫了,实在懒得应付其他人。

    他勉强道:“我下了张通缉令,我的意思是……”

    “当面与她说。”岳单笙不想当传声筒,他来的目的,只是带雷尔朗去见柳蔚,有什么话,他们自己谈。

    雷尔朗都想打人了,但按捺住脾气,他还是抹了把脸,道:“午时之前,我最多只有一个时辰空余,尽快。”

    岳单笙带着雷尔朗快速回到大杂院,此时柳蔚早已等候多时。

    雷尔朗赶时间,见面就道:“柳司佐,三日前我接到王爷的急令,他要求……”

    “我知道。”柳蔚看他形色匆匆的,一副根本坐不住的样子,也不想耽误他时间,直接道:“容溯要杀呼尔托忍是吧,这个我知道了,你跳过。”

    雷尔朗愣了一下,来的路上他还在想,一会儿要怎么精简干练的把事情的前后,精准简略的知悉对方,他还担心自己说的信息量太大,柳司佐会不会难以消化,但现在,对方为什么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失神片刻后,雷尔朗又找回自己的声音,继续道:“那张通缉令,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柳蔚再次打断他,点点头:“将计就计是吧,假脸,假凶手,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个也跳过。”

    这回雷尔朗真的愣了,他定定的看着对面的柳司佐,皱了皱眉,然后坐了下来。

    这回没有匆忙,他想认认真真的说:“因为七王爷的计划近在眼前,三王爷那边,是我派人……”

    “我知道。”柳蔚再次点头,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他果然是被你给拦住了,知道他没事我就放心了,好了,雷尔副将,不打扰了,你回去吧。”

    雷尔朗:“……”

    雷尔朗深吸一口气,又吸了一口气,然后满脸不甘的道:“柳司佐,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柳蔚一脸体谅:“我都知道了,你不用说了,你快回去吧,你应该很忙吧。”

    雷尔朗生气了:“我都没说你怎么知道?我的意思是,七王爷突然想要呼尔托忍的命,是因为……”

    “是因为他打算来青州了。”柳蔚再次打断雷尔朗的话:“青州是两江的重防线,我与容棱回归的消息你想必已经告诉他了,他之前没打算这么快杀呼尔托忍,是因为他还在犹豫如何推进,能更稳操胜券,但知道我们回来了,他认为我们在青州可以助他一臂之力,所以提前了计划,现在他应该已经动身来青州了,或者不是本人来,他身边还有谁?李君?还是秦俳?应该是秦俳,秦俳的妹妹是太子侧妃,要说皇权,秦俳的作用比李君大,所以我想问你,秦俳什么时候到?”

    雷尔朗:“……”

    雷尔朗服了,他站起来,气势汹汹道:“柳司佐,倾听别人说话是美德,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

    柳蔚只得点头:“好好好,你说,你要说什么?”

    雷尔朗想了想,说什么,说个屁,你都说完了,我还说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