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92章 你倒的确像是她养出来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92章 你倒的确像是她养出来的

    大海茫茫,要找一个人,何其艰难。

    雷尔朗只得问:“若是找不到,又该如何?”

    “找不到不至于,顶多,晚些时候。”

    雷尔朗叹了口气,随即又想到什么,他问:“我听七王爷曾提过,柳司佐随身伴着一只黑鸟,是信鸽吗?那鸟儿……能否传信?”

    柳蔚摸摸鼻子:“它不在。”

    雷尔朗忙道:“信鸽可以召唤,您有哨子吗?还是我去营找一只……”

    “不是。”柳蔚摆摆手,打破雷尔朗的幻想:“我那黑鸟,在东海。”

    东海,那的确是太远了,间横隔好几个州府,别说哨子了,心灵感应都不一定能招得来。

    柳蔚也有些无奈:“以前那鸟儿倒是爱跟着我,可这几年,早野惯了。”

    自打听说过伴月翼犬的传闻,柳蔚不太敢管珍珠了,她自己其实也隐隐知道,珍珠是不凡的,但怎么不凡,她说不清楚,珍珠自己也不知道。

    珍珠现在的“野”,来自于它的本性,像它小的时候喜欢跟着柳蔚,大了却喜欢自己去天高海阔一样,它所作的事,都是随心的,这种随心,如果外力强行约束,不知道会产生什么后果。

    国师对珍珠很尊重,口里经常仙鸟仙鸟的称呼,他说多了,柳蔚听多了,更是怕自己约束珍珠,会给它带来不好的影响,柳蔚现在像怕拖孩子后腿的家长,除了给孩子足够的空间,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东海离丰州,辽州近,当时大家定好要来青州,柳蔚还想问问珍珠要不要一起,结果一扭头,珍珠已经只言片语都没留的自己跑没了,珍珠一跑,咕咕也没了。

    所以现在,柳蔚真的不知道它们俩在哪儿,也没办法让它们帮忙传信。

    飞鸽传书这条路堵死了后,雷尔朗知道,所有的希望都只能放在三王爷身了,他急的发愁,柳蔚也只能安慰他:“我外祖父祖籍岭州,我让容棱往那边找了,我儿子不是会贸然离开东海,跑到两江游玩的孩子,他出来,多半是带我外祖父故地重游,他们会去岭州的几率很大。”

    可尽管估算出了方向,岭州占地也不小,要找一个人,还是犹如大海捞针。

    但无论如何,目前也只能这样了,像柳司佐说的,找是能找到的,可能是要晚些。

    在容棱灵活的花用容溯的人马,派人搜找两江时,京城那边,秦俳也出发了。

    秦俳受了容溯的令,尽快前往青州,协助容棱柳蔚,他急匆匆的点了兵,连夜启程,直到都走了一天的路了,才被后面的亲兵拦了下来。

    亲兵扛着一个穿着粗布má yī的小女娃,窘迫的站在秦俳面前,尴尬的道:“这孩子藏在粮车的最里面,是晚做饭时,厨娘发现的,大人,这孩子,她好像是……”

    秦俳这时也看到了这小女娃的脸,他愣了一下,皱起眉问:“你怎会在这儿?”

    小妞满脸通红,挣扎了一下,亲兵把她放了下来,小妞扑去抱住秦俳的大腿,喊道:“秦大人,麻烦您,带,带我去青州吧,我知道我家xiao jie回来了,七王爷不让我去,但我想去,秦大人,求求您带我吧。”

    秦俳将孩子推开,弯下腰认真的问:“你这么一声不响钻进我的车队,你义父知道吗?”

    小妞脑袋垂得很低,闷闷的没吭声。

    秦俳叹了口气:“他养你三年,将你当亲女儿照料,你便是这样回报他的?”

    小妞眼眶发红,泪珠子掉了下来,她擦擦道:“我,我会当牛做马,报,报答七王爷,但,我,我想我家xiao jie……我想她……”

    秦俳站起身来,显然也非常无奈,过了片刻,他对亲兵道:“派人回京到七王府送封信,说他女儿在我这儿。”随即又低头,对还在小声啜泣的小妞道:“我带你去青州可以,但我告诉你,青州现在很危险,如果出了事,我不一定护得住你。”

    小妞使劲点头,狠狠的保证:“我会很乖,我不会捣乱,也不会惹事,谢谢秦大人,谢谢秦大人!”

    秦俳又看了小女娃一会儿,问:“你叫,容宓是吗?”

    小妞顿了下,又将脑袋垂下,小声的辩道:“我叫,小妞。”

    秦俳真的太心疼容溯了,养了三年,结果养了只小白眼狼,七王府的五xiao jie不当,非要当个小丫鬟。

    秦俳强硬的道:“我叫你容宓了,我这车队没有女人,两个厨娘,你晚与她们睡,吃喝她们照料。”

    小妞乖乖的点头,想了想,又再次道谢:“多谢秦大人!”

    秦俳摆摆手,让人把她带下去,结果小孩离开的时候,秦俳才看到她走路是跛着的,秦俳这才想起,这孩子次与容莫一起受了罪,回到府里,经过调养,虽好了大全,但腿已经瘸了。

    人都这样了,还赶着要去青州见旧主,倒是个懂得感恩的。

    可既然懂得感恩,为何对容溯避之不及?容溯对她,难道还不够好吗?

    别人的事,秦俳终究没有多想,车队继续前行,但又走了几天后,车队却遇到了伏击。

    秦俳出城的消息,皇后必然也收到了,知道他的目的后,皇后必然会有所行动,这次伏击,还只是个开头,前往青州的路,这样的àn shā,不知还有多少轮。

    秦俳自己是早做好了准备,他的亲兵们也都是精英,都有所防卫,全车队里唯一的外人,那个小女娃,反倒不得不让秦俳操心。

    那可是容溯的宝贝女儿。

    与伏击队大打一场,将对方暂时逼退后,秦俳一边任由随行大夫处理伤口,一边让人唤来小妞。

    “今日的事,你也见到了。”秦俳道:“如果现在害怕了,我让人送你回京。”

    小妞很有礼貌的坐在秦俳对面,闻言愣了一下,才后知后觉的问:“害怕什么?”

    秦俳皱眉道:“今日的伏击。”

    小妞这才回过神来,然后赶紧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银票,恭敬的送到秦俳面前:“我,我看他们都死了,身,身的银钱袋子也没人拿,,偷偷都拿走了,对,对不起秦大人,我,我不该自作主张,您别赶我走……”

    蛮军与原军不同,蛮军更怕穷,所有蛮族士兵,很喜欢将自己的身家都换成金银随身携带。

    秦俳看着眼前那白花花的银票,错愕了片刻后,才盯向眼前的小女娃。

    半晌后,他幽幽的道:“听闻你家xiao jie寻容溯要了几万两白银,可谓视财至极,闻所未闻,如今看来,你倒的确像是她养出来的。”

    小妞一股脑将银票全塞到了秦俳手里:“都给您,秦大人,都给您……”

    秦俳将银票放到旁边,问:“这是你从蛮军尸体扒出来的?”

    小妞忐忑的点了下头。

    “不怕?”秦俳又问。

    小妞小声道:“他们都死了,不,不会动了。”

    秦俳笑了声:“可大多数人,起活人,更怕死人。”

    小妞不太明白:“不会动的人,为什么要怕。”

    秦俳想起来,那位柳司佐,好像是仵作出身,如此看来,这孩子,倒是尽得她的真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