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93章 一喊完又怂了,怕被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93章 一喊完又怂了,怕被骂

    小孩自己预计的胆大,这让秦俳松了口气,怕小丫头遇了事哭哭啼啼,耽误行程不说,还容易出危险。

    现在既然知道孩子不怕,秦俳便叮嘱她,在之后的路,可能还会发生今日之事,让她若是见到危险,自己躲好,不要出来。

    小妞乖巧的答应,离开车厢时,眼睛悄悄瞥了下坐垫的银票,有点舍不得。

    秦俳假装没看到,想听听这孩子会不会开口跟他要,那位柳司佐跟容溯要钱的时候可是很不要脸的,不知道小丫头在这方面继承了几分。

    可事实,小妞脸皮还是太薄了,人又内向,虽然心疼钱,但直到跛着脚走远了,也没开那个口。

    秦俳无意占小姑娘的便宜,拿一个孩子辛辛苦苦从死人身扒来的钱,他也亏心,便打算晚让人把钱给她送回去。

    但没料到,还没等到晚,第二波伏击队伍便抵达了,临着傍晚时分,车队的炊烟刚刚升起,刀光剑影已经来得猝不及防。

    白天才元气大伤,晚又是一番恶斗,秦俳之前受了伤,晚的打斗,他便有些不灵活,几次险象环生后,车队终于杀尽敌军,但同时,他们这边也损失惨重,百亲兵死伤过半后,幸存人数不到五十,这里面,还有二三十个身受重伤的,秦俳胸前也了两刀,都在心口附近,流血十分严重。

    等到战场消弭,亲信们围着秦俳,一个个铁血男儿,着急得眼眶都红了。

    有人去找随行大夫,却发现大夫已经死了,尸体都凉透了。

    秦俳胸前还插着一柄断刀,他嘴唇苍白,面无人色,额大汗淋漓。

    小妞听到周围没有打斗声后,才小心翼翼的从粮车最底下的米袋里钻出来,她蹑手蹑脚的撩开帘子,便看到周围全是尸体,她仓皇的从车跳下来,发出的声响,惊动了剩余的亲兵们。

    有人已经拔出长剑对着她的方向,小妞害怕的缩了下脖子,那些人看清了她的身份,这才收了剑,但这种环境,没人有空关心她。

    小妞从尸体穿行而来,她见到秦大人被大家围着,她探头去看,却见他浑身是血,胸口还在不断流血,吓得捂住了嘴,差点跌倒。

    大夫死了,剩下的残兵剩将里,没人敢拔这柄刀,秦俳知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他抬手握住刀刃,打算自己给自己拔刀。

    亲兵们忙按住他,眼泪都留下来了:“大人,太危险了,太,太危险了……”

    秦俳喘了口气,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小妞这时突然开口:“不bá chū lái,他更危险。”

    亲兵们没理她,一个个双眼通红的盯着他们的主子,又急迫又慌忙,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小妞咽了下唾沫,又说了一句:“得bá chū lái,伤,伤口,得擦药。”

    “你闭嘴!”有人烦躁的回头吼她。

    小妞有点害怕,往后又缩了两下。

    这把刀插的位置很致命,如果拔得不好,容易大出血,当场毙命,但不bá chū lái,伤口无法包扎药,拖延下去,最终也会是一命呜呼,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大夫在场,真的没人敢贸然做决定。

    小妞被骂了后,也不再吭声,她紧张的转了转眼珠子,然后跑进了尸体堆,在马车与尸首间来回穿梭。

    有人听到她一瘸一拐的脚步声,扭头去看,见她正在扒尸体的衣服,不知道找什么。

    亲兵们都知道这丫头白日的壮举,知道她会在敌军尸首里找钱,顿时便有些嘲讽,有人憋不住,冷哼一句:“没见过这么无情的人。”

    这种时候了,居然还想着钱?

    秦俳这时已经快没力气了,他知道不能放任这把刀继续插着,他趁着亲信不注意,猛地鼓起力气,狠狠抓住断刃,往外一拉,伴随着“啊”的一声痛呼,他生生将那断刀抽了出去。

    同一时间,血喷涌而出,大股大股的鲜血自伤口处潺潺冒出。

    “大人,大人!”亲信们快疯了,一个个拼命用手去按,想堵住血流,但根本堵不住,而秦俳的脸,血色也快速的流失,到最后,他眼睛一闭,晕死了过去。

    “这里,这里……”这时,小妞抱着一堆东西过来,她抖着手将随行大夫的医药包都搬来了,一个个往前递,嘴里喊道:“金疮药,止血药,不管是什么,都包,先涂。”

    她这么一说,众人也顿时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接过这些药物,乱七八糟的往秦俳身倒。

    小妞看他们这么糟蹋药,急坏了,忙喊:“别乱擦,先把他衣服剪开,涂在肉,别,别这么使劲,又流血了,哎,你们让让,我,我来吧……”

    小妞与姐姐大妞,以前在柳蔚身边做事,虽然两个丫头不会看病治病,但简单的包扎涂药还是知道,这里临时没大夫,她却多少能充当一个小护士,也算是有点急救能力。

    五大三粗的汉子们也怕自己粗手粗脚,让主子的伤在恶化,只得将地方让开,小妞便瘸着腿挪进去,一边镇定的给秦俳包扎,一边对其他人道:“麻烦大家去把坏人们的衣服都扒下来,如果有金银财宝都带走,衣服也带走,咱们剩下的人,都换坏人们的衣服,还有马车,带有咱们车队标识的马车都不要了,粮车和后面放货物的灰马车都要,粮食菜果,还有银钱都放进能要的马车里,咱们得改道,车队从京城出发,往青州走的并不是官道,但对方却能同一天围堵我们两次,这说明有两种可能,第一,对方追我们追晚了,第二,之前对方找错路了。不管是哪一种,从对方同一天伏击我们两次的速度来看,他们现在已经追我们了,也是说,最快今晚半夜,最迟明天早晨,他们还会来第三波。所以我们不能再像之前那么高调,我们必须乔装打扮,换道而行,秦大人现在受伤了,其他士兵哥哥们也有很多受伤了,咱们必须找个地方先休息休息,至少要等秦大人先醒过来再说!”

    小妞逻辑分明的说完要说的话,见周围的亲兵们却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她咽了咽唾沫,有些紧张,她从来没说过命令别人的话,她不知道这么说对不对,但她想活着到青州,也想让其他人都活着,所以她只能鼓起勇气,又重重的喊了一声:“快点吧!”

    她一喊完又怂了,怕被骂,但怪的是居然没人骂她,周围的人沉默了片刻后,竟都散开了,然后众人按照她的吩咐,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扒衣服的扒衣服,扶伤员的扶伤员。

    小妞松了口气,抬手擦了擦自己额头的热汗,又埋头继续给秦俳包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