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00章 你可太看不起容棱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700章 你可太看不起容棱了

    呼尔托忍下达命令,要江南三州共计二十一万大军,在半月之内,全部齐聚青州。

    呼尔托忍是叛军首领,在这青州,她一人之下,万人之,她的命令一下出去,自然立刻被执行,但这也只是因为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江南四州本都是囊之物,现在突然撤掉三州兵马,你这是开玩笑吗?

    这个荒谬的消息传到京城后,皇后派来飞鸽传书,怒斥了呼尔托忍一顿,要她立刻收回军令,二十一万大军,不得擅离职守。

    拿着这封密信,呼尔托忍随手丢进笔洗,再往里头点了一束蜡,片刻后,密信成为灰烬。

    雷尔朗与十位副将都在书房,他们看着呼尔托忍的一举一动,个个心皆有思量。

    “二十一万大军,走到哪儿了?”呼尔托忍问向一位蛮族副将。

    那副将回道:“三路人马分三路行驶,最快的一支,已经过松州了。”

    呼尔托忍又问:“丰州撤兵后,辽州可有动态?”

    那副将摇头:“并无异动,不过有传言,权王并不在辽州,好像北了,去了定州。”

    呼尔托忍挑了挑眉,目光扫到雷尔朗身:“雷尔副将可知其深意?”

    雷尔朗现在身份已经明朗化,他是容棱安排在呼尔托忍身边的监视者,呼尔托忍收回了雷尔朗的部分兵权,没有处置他,任由他继续在自己眼前晃荡。

    在呼尔托忍看来,雷尔朗不重要,他只是她与容棱之间的传声筒,没有实权,他是个马卒子,无需畏惧,甚至必要时候,还可以利用。

    雷尔朗低垂下头,样子看似恭敬:“末将不知,不过早有传言,权王早年曾于定州屯兵,辽州所在位于两江之下,间横隔青州,当年青州尚为京都守门将,两江拦路虎,权王无法自辽州起兵京,便于定州拥兵,打算从后方突袭京城,只是后来这计划并未实施,权王不知为何,又回了辽州,现在他再去定州,想来是因两江被我军所占,他另辟径,想从后方渗入。”

    呼尔托忍嗤笑一声:“后方渗入,你是说,他要从定州打到青州来?”

    雷尔朗没说话。

    呼尔托忍起身,双手撑着桌面,看着雷尔朗:“三十万大军齐聚青州,你告诉我权王要从定州挥兵,与我这三十万大军激战一场?三十万大军啊,他是把定州挖空了,也拿不出这么多兵力,他用什么跟我打?况且定州到青州间横隔京都,他从定州挥军又要如何绕开京都?雷尔副将,你不觉得你说的这些话,十分荒谬?”

    呼尔托忍的威压太重,雷尔朗知道自己的小伎俩已被她看破,便识趣的扑通一声跪下,道:“是末将考虑不周。”

    呼尔托忍又坐下来,后背靠在宽阔的椅子,也没叫雷尔朗起身,又对其他副将道:“权王并未离开辽州,之前的计划,照常执行。”

    几位蛮族副将均颔首称是。

    片刻后,呼尔托忍遣退其他人,独留下尚跪在地的雷尔朗。

    书房门关后,呼尔托忍走出书案,站到雷尔朗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们的打算是这样对吧?依赖权王相助,把江南三州先拿下来?只要三州兵权收回,集合三州兵力,加辽州兵马,由权王统帅,再自下往,打来青州,那青州即便有三十万大军死守城池,依旧会被逐渐击破,毕竟我们是叛军,我们名不正言不顺,容棱与权王里应外合,我们终究只是瓮之鳖,死路一条。”

    雷尔朗没有作声,他一点都不惊讶呼尔托忍会勘破他们的计划,说实话,这个计划有脑子的人都看得出来,不过这是柳司佐做的决定,三王爷又无条件支持,雷尔朗便不敢再质疑。

    雷尔朗的默认,换来的是呼尔托忍的冷笑:“你们是觉得我真有这么蠢,蠢到相信这样的鬼话?”

    雷尔朗一愣,抬头看向呼尔托忍。

    呼尔托忍随意斜靠在后面的案几:“他可是容棱,治武功,战无不胜,他能用这么浅显易懂的计策对付我?三州撤兵,谁不知道他是想重占三州,但他身在青州,分身乏术,三州附近,唯有辽州离之最近,容棱与辽王关系不错,他朝权王求助,几乎是板钉钉的事,他这调虎离山用的,是不是太小看我了?但我也不怕明白告诉你,他想与权王合谋,是决计不可能的,从调离三州兵马开始,我已有别的打算,不过还是那句,我不信,不信他容棱,真的会这么简单。”

    雷尔朗抿紧了唇,说实话,关于三王爷的全部计划,他所掌握的也不多,零心半点也都是柳司佐告知的。

    但柳司佐还告诉他,其实向权王求助暂时来说还不能实现,因为权王被皇后威胁了,以柳司佐母亲的性命。

    雷尔朗都不想吐槽这里面的人际关系了,但反正,柳司佐是这么说的,雷尔朗现在都闹不清三王爷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其实接收七王爷在青州的全部势力后,三王爷很少动用自己,雷尔朗现在一天到晚都呆在呼尔托忍身边,而在三王爷那边,他几乎什么都没参与过,一切都是三王爷自己在统筹。

    呼尔托忍质疑三王爷的计划,可雷尔朗所知道的内情,是与呼尔托忍猜到的一模一样,所以不管现在呼尔托忍怎么诈,雷尔朗的答案也不会变,三王爷是等着三州撤兵,然后与权王合作,这是他知道的全部。

    恩威并施,软磨硬泡了许久,见雷尔朗还是雷打不动,一点口风不露,呼尔托忍也没耐心了。

    她坐回椅子,沉沉的道:“无论他要做什么,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不会轻敌,但他如果轻敌,我自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雷尔朗离开书房后,去了大杂院,他将今日呼尔托忍说的话都告诉了柳司佐。

    柳蔚听罢,只道:“知道了。”

    雷尔朗看她这么漫不经心的,便坐不住:“呼尔托忍的意思,是说辽州那边她已经派去了人,虽不知多少,但当时书房,几名副将都回应了,那应该,不少于两到三万,权王那边,真的没问题吗?”

    柳蔚嗤笑一声:“两到三万,你可太看不起容棱了,她心忌惮容棱,怎会派区区两三万去截容棱的大后方,我问你,你现在手里还有多少兵?”

    雷尔朗摇头:“没有,都被收回了。”

    “为什么被收回?”

    雷尔朗下意识道:“因为我已经暴露了,呼尔托忍自然不可能……”说到这里,雷尔朗突然顿住了。

    柳蔚看他明白了,点了点头:“呼尔托忍不是不信任你,才收回你的兵权,他只是故意隐瞒你,青州一共多少叛军?”

    雷尔朗道:“原本十万有余,巴和的两万亲兵加起来,有十二万多。”

    “至少十一万,都被她派去了辽州。”

    雷尔朗之前算有所怀疑,现在乍然听到,还是大惊失色:“她怎么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