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08章 阿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708章 阿碧“???”

    深夜的白雾楼,人声鼎沸。

    作为安州最大的风月场所,白雾楼正是当地富商才子,能人异世最爱聚集的地方。

    芳鹊换了一身轻薄曼妙的黄纱裙,裙摆飘渺清透,行动间,掀起波波涟漪。

    一楼大堂里,舞娘们纵情摇曳,看客们面红耳赤,声色犬马被他们演绎得活灵活现,好似外面尽管天崩地裂,里面也自能保持它的纸醉金迷,灯红酒绿。

    芳鹊身边跟着为她引路的小丫鬟,小丫鬟一边走,一边朝着芳鹊说好话:“娘已经看好了,这程公子人才出众,相貌堂堂,虽不是咱们安州本地人,但生意却做的大,打赏起银子来毫不吝啬,刚才我进去晃了圈,拿了五两小元宝,姑娘您要是伺候好了,没准飞枝头变fèng huáng了。”

    芳鹊是十日前来的安州,自愿mài shēn进这白雾楼,现在她还是白雾楼的新人,本地豪客轮不到她伺候,这外来好宰的富商,老鸨便会为她引荐。

    今日目标叫程东,表面是个走货商人,实则做的是人口贩卖,逼良为娼的勾当。

    程东是个流窜作案犯,第一次作案是在三年前,一年前他曾在同州,将微服出府玩乐的同州府尹家的小女儿给偷走卖了,找到时,那十四岁的府尹xiao jie,已经被生生龊磨得自尽了。

    大概也知道惹了不该惹的人,自那以后,程东不再去北方,北方各地州府都有他的通缉令,但画像只有轮廓,五官粗简,要靠这通缉令抓人,简直是异想天开。

    通缉令颁布无效后,衙门加重了赏银,现在程东的人头,值九百两白银,如果能生擒,能得两千两。

    芳鹊不打算生擒,带个活人川洲过省,太麻烦了,所以她要在今晚,直接把程东的脑袋拿走。

    被小丫鬟领到雅间门口后,芳鹊便推门而入。

    她游走青楼惯了,什么姿势能让男人惊艳,什么动作能让男人着迷,她心知肚明。

    雅间里不止程东一人,还有几个不知是他的兄弟,还是做买卖的伙伴,几人推杯换盏,看到门外进来个娇艳佳人,都有志一同朝坐在首位的程东露出暧昧的笑容。

    程东也满意的看着芳鹊,他拿起空酒杯,对芳鹊示意一下。

    芳鹊便袅袅的迎前,亲手为他斟了一杯酒。

    程东顺势挽住芳鹊的腰肢,将她一拉,拉进自己怀里。

    芳鹊自然的搂住他的脖子,脸娇笑盈盈,手指大胆的从他的胸膛,一直蔓延到下腹。

    旁边人都开始起哄,程东也被摸得浑身燥热,他挥挥手,让其他人都出去,等到房间空了,他的手直接伸进了芳鹊轻纱般的衣衫里。

    芳鹊脸还在笑,笑带着点引诱,她撒娇着问:“公子还喝酒吗?”

    “喝。”程东笑得贪婪:“要你用嘴喂。”

    芳鹊又是一阵轻笑,而后着程东的手,把他杯的清酒饮尽,挽起袖子,捧着程东的脸,慢慢靠近。

    程东眼神清明,一直等着芳鹊送吻,芳鹊在即将靠近时,却突然迟疑了,清静散已经生效,但这程东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程东看芳鹊磨磨蹭蹭的,直接按住她的后脑勺,要强来,芳鹊伸手一挡,挡住了他的嘴,手指一转,目标是他的脖子。

    哪知她手还未动,肚子便被抵住了一个尖物,是一柄bǐ shǒu。

    芳鹊浑身一凛。

    程东笑嘻嘻的,还抱着芳鹊,欣赏似的在她脸打量:“又是同州来的吧?怎么没人告诉你,mí yào对我不管用?这几年想要我命的人不少,若什么mí yào都,老子怕是早投胎十回了。”

    芳鹊敛神看着他,脸的娇媚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撕破脸后的冷肃。

    程东一只手拿着bǐ shǒu,胁迫芳鹊,另一只手空闲,便在她腰游走,摸来摸去:“女杀手,我还是第一回见,刚才你一到我怀里,便下其手,找什么?武器?软甲?没找到吧?我的兵器,不藏身,藏靴子里。”

    芳鹊深吸口气,定定的看着这人,半晌:“你想怎么样?”

    “这里是青楼,你说我想怎么样?”

    芳鹊不在意,这柄bǐ shǒu能xiàn zhì她一时,却不可能让她任人宰割,正这么想着,她突然内息变乱,身子瘫软。

    她愣了一下,顿时看向刚才饮下的酒杯。

    程东这时已经轻飘飘的收了bǐ shǒu,放在桌,把柔若无骨的芳鹊抱起来,往床走。

    芳鹊瘫在床榻,一直往后缩,想起身,却提不力。

    “酒是你们这儿的,没加料,药在杯子。”程东说着,指腹在芳鹊艳红的唇瓣拂过,目光,尽是邪念。“小姑娘,当吃亏买个教训,下回,可别轻敌了。”

    说着,大手一扬,将芳鹊的腰带解开,把她衣衫褪下。

    眼看着事情便要朝着最坏的方向进行,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影掠来,一柄尖刀,抵在了正欲行乐的程东脖子。

    程东一震,想不到房还藏着其他人,他咽了咽唾沫,慢慢的松开芳鹊,举起双手,往后退避。

    纪槿目光淡冷的看着程东,又问床的芳鹊:“还好吗?”

    芳鹊咬牙切齿,爬都爬不起来,有点烦躁的道:“阴沟里翻船。”

    纪槿叹息:“不是我跟来,你打算怎么办?”

    芳鹊舌尖顶了顶腮帮,一枚褐色的药丸被她吐出来。

    这药丸里包的是鹤顶红,当然,芳鹊不是用来自尽的,是待程东亲吻她时,将药丸渡给对方的。

    这是下下之策,因为注定在渡药之前,她会有一些牺牲,所以最初她不想用这个办法。

    纪槿看了眼旁边的程东,歪了歪头,又问芳鹊:“人没错吧?”

    “没错。”芳鹊稍微恢复了点力气,调整了下内息,便下了床,一边拢着衣衫,一边拿起程东放在桌的bǐ shǒu,转身时,刀光剑影,程东死不瞑目的人头,咕噜噜的掉到床,染红了一片纱幔。

    纪槿揪着头发,把人头放进包袱里,装好了,又问芳鹊:“还能走吗?”

    “恩。”芳鹊说着,打开窗户,刚要跳下去,突然低下头,她看向自己的胳膊。

    纪槿凑近一看,芳鹊胳膊,肌肤,凡是被那程东碰过的地方,都起了红色的小疙瘩,一个一个的,密密集集,缓缓的朝心脏处蔓延。

    “这是……步步生花?”纪槿瞪大了眼睛。

    芳鹊满脸漆黑的骂道:“妈的!”

    纪槿很担心:“怎么办,能解吗?赶紧回去。”

    “别。”芳鹊后退一步,看着纪槿,冷声道:“别碰我,这毒,会传染。”

    纪槿转身走到床,迅速扒掉程东的衣服,果然,看到程东身,竟然也有这种小红点。

    “谁我们先动手了?”纪槿暴躁:“怎么用这种毒,有病吗?不怕连累无辜?”

    芳鹊摇摇头,对纪槿道:“你先回去,对方既然也是今晚动手,毒都下了,必然也等着割程东的脑袋,他还会出现,我在这儿等他。”

    “能打过吗?”纪茶问。

    “打不打得过,都要试试,得要解药。”芳鹊说着,又催纪槿:“你快走,家里还有老人,你再搭进去,谁照顾她?”

    纪槿吐了口气,烦躁的挠挠头,最终还是带着人头,跳窗先走了。

    夜晚的安州,没有宵禁,夜市繁荣热闹,街人来人往。

    小黎牵着丑丑,在夜市里面买了好多小玩意儿的,丑丑戴着个小仙女的面具,还意犹未尽,是不肯回家。

    小黎也由她,之前行船一直在江,现在难得岸,妹妹想玩,也无可厚非。

    又走了一会儿,丑丑累了,要吃油饼,小黎给她买了,却在刚要付银子时,突然一顿,他回头,只来得及看到一个浑身黑衣的女人,提着个包袱,从他们身边走过。

    小黎看着那黑衣女人的背影,又看着她走过的那条路,路,星星点点,从她那包袱里,鲜红色的液体,时不时的滴下两滴。

    小黎闻到,那是人血的味道。

    “哥哥?”小妞不解的唤了声,拉了拉哥哥的衣袖。

    小黎回身,付了油饼的钱,又看了前方一眼,问丑丑:“你带阿碧了吗?”

    丑丑撩起袖子,阿碧在她手腕。

    小黎道:“看到前面那个黑衣服的女人吗?你让阿碧跟着她,然后把她的落脚点告诉我。”

    丑丑便咬着油饼,对手腕的阿碧说了两句,然后把阿碧解下来,丢地,道:“阿碧快去。”

    阿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