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09章 落地就跑,跟被狗撵似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深夜的东街里,纪槿气喘吁吁的回了屋子。

    她将黑色的长袍解开,把手里的人头包袱搁到角落,小心翼翼的推开内室的门,看了眼里面睡得平静的老人,确保安然无恙,才退出房间,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控制着声音翻箱倒柜,没一会儿,她找出了好几瓶药丸,行走江湖,常备药自然是不能少。

    但这些药治疗一些跌打损伤,剑伤刀伤已经是极致,步步生花是断然治不了的。纪

    槿抓了把头发,不知芳鹊现在怎么样,先中了mí yào,后生了剧毒,芳鹊本身武艺还算中上,但现在实力大打折扣,若是与对方强行打起来,必然要落于下风的。纪

    槿咬了咬牙,知道没办法了,她匆忙的拿出纸笔,写了一封信,然后将信折叠好,重新走进表姑奶奶的房间。

    她将表姑奶奶叫醒,懵懂的老人含糊的睁开眼睛,不解的看着她。

    纪槿抹了把脸,将信放到老人亵衣的口袋里,柔声道:“表姑奶奶,若是今夜我没回来,灶房里还有些吃食,您哪里都不要去,就在家里,过两日玉染、纪茶就回来了,到时候,您把这封信交给她们。”稀

    里糊涂的老人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看那迟缓的样子,像是根本没听懂她说了什么。

    表姑奶奶现在因为照顾得当,病情有了一定的缓解,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纪槿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应该就是糊涂的,她有些无奈,决定一会儿出门前,将院门锁死,不然表姑奶奶不理解她的话,醒来肯定是要出门找她们的。“

    算了,没事。”纪槿说着,摸了摸老人柔顺的白发,道:“睡吧,您睡吧。”老

    人被平放回床上,一双眼睛却没有阖起,她一直盯着床边的女孩,见女孩要起身离开,她才伸手,拉住她的衣角:“你不要我了?”

    纪槿眼眶一下就红了,她转身,蹲下来,轻声道:“怎么会,我怎么会不要表姑奶奶,芳鹊现在很危险,我得去帮她,有可能我也会有危险,所以表姑奶奶,你要照顾好自己,等玉染、纪茶回来,听话,好吗?”目

    光浑浊的老人没有撒手,依旧拽着纪槿。纪

    槿想掰开她的手,老人却固执的问:“为什么有危险?”纪

    槿分不清老人这是清醒还是糊涂,她下意识的道:“她中了一种叫步步生花的毒,现在可能……”说

    到这儿,纪槿想起,不管老人是清醒还是糊涂,应该都理解不了步步生花,便索性精简道:“她受伤了。”

    老人却突然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分明是担心。

    到底是相处了一年多的,表姑奶奶对玉染、芳鹊,都有感情了。

    纪槿很心酸,她也很怕今晚自己和芳鹊都会搭进去。却

    见老人突然坐起来,蹒跚的趿上鞋子,走到柜子边,在柜子里翻找什么。片

    刻后,她拿出一颗石头,递给纪槿。纪

    槿接过,她不认得这颗石头,也不知表姑奶奶是何时藏了一块黑漆漆的石头在包袱里,她问:“这是什么?”

    老人道:“活的。”

    纪槿一愣:“这块石头是活的?”

    老人认真的点头:“活的。”

    纪槿长吐一口气,知道表姑奶奶又犯病了,拿着块石头说是活物,没准还以为这是自己养的小猫小狗呢?现

    在情况紧急,她得立刻走,纪槿敷衍:“好,活的活的,我带上身上,表姑奶奶是这个意思吗?”老

    人点头,然后又特别强调:“真的是活的。”纪

    槿“恩”了声,把石头放进怀里,把老人扶到床上安睡下,便急匆匆的出门了。在

    纪槿离开后,睡在床上的老人突然又坐了起来,她自己蹭到门边,推开房门,走到院子里,目标精准的,一眼就看到了趴在窗棂上,探头探脑的小绿蛇。她

    动作快速的一把捏住小绿蛇的七寸,把它放到眼前,狐疑的看。

    小绿蛇完全没想到有人会一招抓住自己,它想挣扎,但命脉被捏住,根本不敢动。做

    事走路说话都因为犯病而糊里糊涂的老人,却在面对小虫小蚁时,身体近乎本能的灵活,她捏着小绿蛇,问它:“你有主吗?”

    小绿蛇瑟瑟发抖,一动不动。

    “没主,我就用你做蛊了。”老人说着,指尖一掐,力道大得,险些将小绿蛇的身体掐断。

    小绿蛇疯狂扭动,张口去咬老人的虎口,一管剧毒从它齿缝里喷出,射进老人手上的伤口中。老

    人吃痛,将小绿蛇松开,蛇落地就跑,跟被狗撵似的。

    老人看着自己泛着黑气的伤口,无所谓的擦了擦,血珠被擦掉后,又涌出一些黑血,但黑血流尽后,毒气却没有在血脉中蔓延,而是在没有任何外力帮助的情况下,自动挥发了。

    苗族的人,自幼与蛊虫相伴,身体特殊将养,能拒百毒,百毒不侵。

    眼看着伤口的血重新变成红色,老人迷糊的看着小绿蛇跑走的方向,喃喃自语:“看来是有主的了。”

    说着,便重新回到房间,安然的继续睡下。

    ……阿

    碧跑回家后,一脑袋扎进了丑丑的怀里,怎么都不肯出来。

    丑丑不知它这是怎么了,把它拿出来,好奇的问:“阿碧不高兴吗?”

    阿碧都要哭死了,嘶嘶嘶的叫唤,又焦躁又恐惧。

    丑丑听它说完,便把它塞进怀里,然后去找哥哥。小

    黎正在跟太爷爷说话,丑丑便把阿碧探听到的消息和地址告诉哥哥,最后特别强调:“阿碧说那个老奶奶很可怕,会杀蛇,特别凶。”小

    黎心想阿碧作为一条蛇,跑到人家家里去,是个人都会撵它,而且百姓里面,会捕蛇捕鼠的也不在少数,阿碧大概只是遇到一个对蛇虫鼠蚁特别反感的老人家吧。

    纪南峥这时问:“有什么事吗?”小

    黎不想让太爷爷担心,便道:“之前在街上发现一些事,让阿碧去打听一下,现在有结果了,我去看看。”“

    小心一点。”纪南峥特地叮嘱。

    小黎点头:“放心,我快去快回。”

    小黎按照阿碧说的地址,花了小半个时辰,才找到地方。

    他看着眼前一片漆黑的院子,抿了抿唇,悄然无声的潜入进去。

    屋子里有一道呼吸声,呼吸较浅,应该是小孩或者老人,小黎又往里面走了走,那呼吸声却突然不见了,小黎愣了一下,意识到对方可能也发现了他,然后闭气了。小

    黎瞬间不敢动了,自己的脚步很轻,动作很慢,按理说不是绝顶高手不应该发现才对,但对方却很敏锐,不但发现了他,还立刻就有动作。

    小黎眯了眯眼,不得不静观其变起来。

    但过去了近一盏茶的时间,屋里的呼吸居然还没有出现,小黎有些惊讶,不会是死了吧?有人能闭气这么久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