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10章 表姐的亲生儿子,柳小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小黎顾不得那么多,他直接走进了屋子,按照之前所感觉到的呼吸方向移过去,他推开一扇门,门里,月光的映照下,床上正坐着一位老人,老人抱成一团,瑟瑟发抖的盯着他过来的方向。与

    那老人四目相对,两人都有些愣。

    这时,呼吸声又出现了,正是眼前这位老人,老人似松了口气,喃喃嘟哝:“不是老虎啊。”

    苗族人自幼生长在高山湖畔,他们与兽同居,捕虫度日,在面对凶蛮的野兽,或是不好捕捉的鼠蚁时,他们都会用闭气隐藏行迹,因为习惯于闭气,在日以继夜的锻炼中,他们闭气的时间能维持很长,最长的一位苗族人,能闭气长达半个时辰之久。小

    黎确定自己之前在街上所见的,不是这位老人,身量与体型都不相似,他动了动鼻尖,很快在厅堂的角落,发现人血的味道,他走过去,将那丢在角落的包袱打开,里面,一颗人头显露出来。身

    后传来脚步声,是那位老人。小

    黎转身盯着她。

    老人好像很害怕他,又或者她本身就是比较胆小的人,她趴在门缝上道:“那是小槿的,别人不能拿……”小

    黎挑着眉打量老人,能闭气这么久的人,按理说应该是武林高手,但他在这位老人身上,感受不到一点内息的存在,换言之,这位老人是不会武功的。

    小黎不敢大意,她问:“小槿是谁?她在哪儿?这个人,是她杀的?”老

    人低着头,掰着自己的手指,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眼眶突然红了,她一边流泪,一边道:“小槿不要我了。”

    小黎一愣。

    老人突然蹲下来,抱住自己的膝盖,样子十分可怜:“他们都不要我了……”

    小黎一下不知说什么好了,明知眼前这老人很奇怪,但看她这般凄凉的模样,又于心不忍,他走过去一点,放软了声音问:“小槿去哪里了?”“

    不知道。”老人抬起头,目光很浑浊,说的话颠三倒四:“没人知道,进了海,就没出来过了,再也没出来了,一直等不到,再也不回来了……”出

    海吗?可他在一个时辰前才见过那个黑衣女人,这么快就坐船离开了?不

    对啊,码头这个时辰都停摆了,而且两江出了兵祸,今日下午开始,官府已经不准船只马车离开当地了。

    小黎不知这老人到底在说什么,就听她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小黎犹疑了一会儿,便上前,握着老人的手腕,把了把脉。

    脉象不清,经脉有淤积。

    他又翻看老人的眼皮,检查了她的结膜,半晌,他得出结论,这位老人,应该是患有迟缓症的,用娘亲的话说,叫老人痴呆症。

    把这样一位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家单独留下,那个叫小槿的女人,到底去哪儿了?小

    黎正在沉思时,那老人突然一把握住他的手,板起面孔教训:“你又去哪儿疯了,穿的这是什么衣服?你的裙子呢?娘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老跟那些男孩一起玩,你就是被他们带野的,一点姑娘家的样子都没有!你再这样,等你爹回来教训你!”小

    黎还未反应过来,老人就打开衣柜,在里面翻找起来。一

    边翻,一边念叨:“娘洗衣服不累吗?你这一天换三次,回回脏得水都能染黑,我看就该给你栓条链子,把你绑在家,好好念书,看你还能跑去哪儿!”老

    人说着说着,翻找的动作也更快了,衣柜里没有小姑娘的衣服,只有她的几件chéng rén的袍子,她找不到小姑娘的衣裳,突然就着急了。

    “衣服呢?我忘了收吗?怎么没有衣服?小秋的衣服呢?”

    小黎看出这位老rén dà概是犯病了,便上前,拉住她的手,把她牵到桌前坐下,敷衍道:“衣服早上晾了,还未干,一会儿我去收。”老

    人愣愣的点了点头,“哦”了声,道:“要下雨了,早点收啊。”说着又突然站起来:“不行,现在就去收,我去收。”说着,就往外面走。

    小黎只得又拽住老人家,道:“我去收,我去收,您歇着吧。”小

    黎走到院子外,院子里的确晾了一些衣物,他收了两条裙子下来,刚打算进屋,却听院子外,突然传来脚步声。

    这脚步声十分仓促,目标正是他现在所处的这间院子。小

    黎闪身躲到了旁边的阴暗处,下一刻,便听“咔嚓”一声,房门被打开,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两道孱弱的女子身影,互相搀扶着进来,然后立即锁紧了院门,才泄了口气似的,瘫坐到地上。

    小黎探出脑袋,往外窥视。却

    不想对方十分敏锐,直接吼了声:“什么人。”下一刻,便是迎面而来的杀气。

    小黎被动的避开,跳到宽敞的地方,将手里的两件衣服扔了,在朦胧的月光中,与那成年女子对打起来。

    一番打斗,对方招招致命,他却有所保留,二人打得势均力敌,因为动作太快,他们彼此都没看清对方的面容,直到“噗嗤”一声,却是坐在地上,那浑身血气的女子,吐出一口气黑血,力竭晕倒。“

    芳鹊!”纪槿下意识喊了声,眉头紧皱,想过去看看芳鹊,但与她打斗的对手,实在难缠,她分身乏术。小

    黎却在听到“芳鹊”两个字时,浑身一震,他瞪大眼睛,迅速给与他对打的女人一击,将对方拍到老远,才闪身走到那晕倒的女人身边,他低头一看,对方面色苍白,脸上布满了小红点,却的的确确,就是芳鹊无疑。

    芳鹊是谁,容叔叔的师妹,与他们曾经同坐一条船,按照辈分,他应该叫她一声,师姑?被

    他拍飞的女人爬起来又窜上来,小黎现在不耐烦与她对打,扭头正想来一招重击,却因月光映照,他一下看清了这人的面孔,以及她那一双,十分明显的金色瞳眸。两

    人的动作,都顿住了。

    纪槿认识小黎,虽然小黎不见得记得她,但她认识他,曾经为了寻找柳蔚表姐,纪槿姐妹调查过表姐身边的所有人,当然也包括表姐的亲生儿子,柳小黎。

    小黎也认得纪槿,当年在古庸府,他们便见过,小黎记性好,见过的人,很难再忘,尤其是对方还有这么特殊的一双眼睛。二

    人怔忪于对方的身份时,纪槿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腕有些痒,她低头一看,手上竟然不知何时多了一只红色的蝎子,她忙将蝎子甩开,那蝎子落地,在地上爬了一圈,然后精准无比的转向昏迷的芳鹊,然后直接钻进了她的嘴里。“

    芳鹊!”纪槿忙喊了一声,弯腰查看时,衣服里却掉出一颗石头,这颗石头已经破烂中空,但仔细看,又发现,这并不是石头,竟是一个黑色的茧壳。纪

    槿看着茧壳,又看着芳鹊,却陡然见芳鹊苍白的面孔,慢慢回血,直至红润发烫,而她脸上的小点,竟在慢慢的,慢慢的一点点消失。这

    时,屋里等了良久的老人,扬声唤了句:“衣服,收好了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