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11章 男孩子不能解女孩子衣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表姑奶奶怎么醒了?

    纪槿大惊,下意识的扭头,往屋里喊了句:“收好了,马上就拿进来。”

    表姑奶奶经常想一出是一出,相处久了,纪槿早就练就不问前因,不问后果,什么话题都能迅速接嘴的本事了。可

    屋里的老人家此刻却比刚才清醒了,她迷蒙的问道:“小槿回来了?”

    纪槿愣了下,这当口,屋中的老人竟然走了出来。

    纪槿连忙迎上去,用身体挡住满身鲜血的芳鹊,怕吓着老人家,问道:“您怎么出来了,不是说了天黑后不准出屋子吗?”

    老人家委屈的道:“小秋去收衣服了,你看到她了吗?”

    “看到了。”纪槿随口敷衍:“她把衣服拿进去了,您进去看,她就在屋里了。”

    “在屋里啊。”老人家相信了,缓慢的挪动着,要回房。

    可走了两步,她又停下,扭头,看了眼纪槿,然后移开身子,去看她的背后。纪

    槿没防备老人家突然这么机灵,没拦住,便让老人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芳鹊,与正给芳鹊把脉的小男孩。

    “表姑奶奶……”纪槿唤了声。

    老人家却绕开她,自己走过去,她费力的蹲下身,在芳鹊旁边看着她。小

    黎此时正在解芳鹊的衣襟,那红色蝎子爬进芳鹊嘴里,芳鹊脸上的红点虽有消减,但她现在浑身发烫,跟快被煮熟似的,再不给她降温,她会被自己的内火的活活烧死。

    小黎手忙脚乱,旁边的老人却突然按住他的手,布满沟壑的掌心有些粗糙,她认真的对小男孩道:“男孩子不能解女孩子衣服。”小

    黎皱起眉,扭头看向纪槿,示意她将老人家拉走,别捣乱。纪

    槿上前,要扶老人家,老人家却在挪开小黎的手后,自己伸手,在芳鹊的人中出点了几下。

    这几下似是召唤,几乎是立刻的,一只红色的蝎子,便从芳鹊的鼻子里钻出来,这蝎子比之前钻进去时小了一圈,却也红了一个度,蝎子跑出来后,老老实实的钻回了地上的黑色茧壳里,然后吐出黑红色的丝,把破掉的茧壳缝补起来,把自己困在里头,没一会儿,破旧的茧壳又变成了黑色的“石头”。老

    人家自然无比的拿起“石头”起身,佝偻着往屋里一步一步的走。而

    芳鹊这边,在蝎子离开体内后,她身上的热度也在逐渐消散,没多久,体温变得正常,呼吸也顺畅起来。小

    黎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纪槿在怔忪片刻后,急忙跟着老人家回房,她眼睁睁看着老人家走到柜子前,将装着红蝎的茧壳放进柜子里,等老人家安然的回到床上去躺好后,纪槿打开柜子,翻找了一会儿,便在角落一个木盒子里,看到一盒的黑石头。纪

    槿把那盒子拿出来,看看床上的老人,又看看盒子,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当纪槿走出房间时,小黎已经将重伤的芳鹊扶进内室,看到纪槿出来,他直接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姓纪对不对,我认得你。”

    纪槿将木盒子放到桌上,看着小黎,也皱起眉:“你是柳蔚表姐的儿子,你没上那条船吗?”

    “什么船?”

    “三年前的那条船。”三

    年前?海龙卷?

    小黎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这又是一个误会他们葬身大海的人,他摇头道:“我在船上,但船上的人没有死,我没死,我娘,容叔叔,我妹妹,都没有死。”纪

    槿很惊讶,瞪大眼睛问:“你是说,都还活着?”

    小黎点头,又问:“屋里那位老人家是谁?”

    纪槿沉默片刻,盯着小黎的眼睛道:“按照辈分,你该叫她,曾外祖母。”

    小黎尽管已经有些猜到了,但猛然听到答案,还是控制不住的失了神。

    这是太奶奶,这竟然真的是太奶奶。从

    老人家带走装着红蝎的茧壳时,他就有所猜测了,太爷爷不止一次提到,太奶奶是苗族人。

    苗人安置成蛊的方式,就是用茧壳将他们包裹,待用的时候再取出。不

    同的蛊有不同的功效,苗人本族里,通常是用蛊解毒治病,而苗族分支巫族里,多用于蛊害人,夺人性命。

    小黎曾经与娘亲一起,接触过巫族的人,也知道巫族的手段,但苗族人,他也是只有耳闻,从未见过。努

    力平静下自己的心情,小黎又指着角落的头颅问:“那是你杀的?”

    纪槿看了眼,发现放头颅的包袱已经被打开了,便也不隐瞒,直接道:“是。”

    小黎板起了脸:“为什么杀人?”

    “他是通缉犯。”纪槿知道这孩子自幼随母亲长大,柳蔚表姐对人的性命,便有些过度苛刻,容易上纲上线,她的儿子,果然也有相同的毛病。纪槿道:“同州,阳州,定州,三州官府联合发布悬赏通缉,这人人头九百两,生擒两千两。”

    “赏金猎人?”纪

    槿没听过这个词,只道:“就是追捕击杀各地州府发布过的通缉逃犯名单,不同等级的罪犯,有不同的价格,有些不是死刑犯,就不能杀,有些能杀的,缺钱的时候,可以用他们的人头跟衙门换钱。”小

    黎明白了,松州曾经也发布过这样的赏金通缉令,当地衙门抓不到的跨境重犯、逃犯,便会用这样的方式,向江湖人士求助,若有人揭了单,带回犯人的人头,便可获得相应的报酬。

    既然这颗人头是衙门颁布通缉,并且准予击杀的重刑犯,那小黎便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他又问:“芳鹊怎么了?”说

    到这个,纪槿便有些疲惫,她坐下来,将今夜的前因后果,都跟小黎说了一遍,说完又问:“你娘也在安州吗?我想见见她。”

    “她不在。”小黎说着,又问纪槿:“所以你们没有杀掉下毒的那个人,并且让他跑掉了?”

    “他叫九公子。”纪槿显然也很火大,今晚差点她和芳鹊都搭进去了:“他和程东是一伙的,不知为何内讧了,玉染和纪茶就是追着他去的,他的人头比程东还值钱,他是个惯犯,手上的人命不计其数,玉染和纪茶前几日追他到了岭州,但他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了安州,现在我反而更担心玉染和纪茶的安危,不知她们是什么情况。”小

    黎抿了抿唇,片刻后,又问:“那你们做这么危险的事,怎么还带着我太奶奶?”

    纪槿被他这个问题问笑了:“不然呢,老人家离不得人,没人伺候就不行,之前她就失踪过,要是再把她留在看不见的地方,出了事怎么办?”

    小黎拧眉道:“我带她走吧,跟我们在一起,肯定安全。”

    纪槿一楞,没反应过来:“什么?”小

    黎重复一遍:“我说,我今晚就要带我太奶奶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