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13章 整个人,像是疯了一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713章 整个人,像是疯了一般

    “让别的蛊吃掉。 ”

    丑丑吓到了,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可怜巴巴的道:“丑丑不吃了,不吃了,不要吃掉丑丑。”

    老人家好像很喜欢眼前这个小女孩,她想了想,从木盒子里拿出一颗黑色的石头,想送给小女孩,可突然,她心脏跳了一下。

    她愣了一下,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胸口,觉得胸口痒痒的。

    这时,外面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丑丑,丑丑?”

    对面的小女孩连忙喊道:“太爷爷,丑丑在哥哥的房间。”小女孩说完,朝对面的老奶奶道:“是我太爷爷。”

    老奶奶也不认识她太爷爷,没说什么,扭头也看向门外。

    片刻后,房间门的被打开了,外面,一个白发苍苍,满面慈祥的老人走了进来,老人进来后,先看到了精灵可爱的曾外孙女,他唤道:“丑丑,一大早去哪儿了,该用早饭了。”

    丑丑连忙跑过去,跟太爷爷站在一起。

    然后她扭头,指着屋里的老奶奶道:“丑丑跟老奶奶说话。”

    纪南峥这才看到屋里还有一个人,他看着这位满面沧桑的老妇人,有些狐疑的道:“这不是小黎的房间吗?”

    丑丑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来找哥哥的,呆了一下,她抓了抓自己的脑门。

    坐在桌子前的老奶奶还抱着自己的木盒子,她怯生生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老人,有些无助,一觉醒来,不是熟悉的环境,也没有熟悉的人,她现在也很不解。

    “小槿呢?”她小声的问,但声音太小了,门边的纪南峥没听到,丑丑也没听到。

    老奶奶见没人有回答,把脑袋垂下来,很拘谨的样子。

    但这时,不知为何,她的心跳又快了一下,她再次揉揉自己的胸口,发现揉不管用,抓了抓。

    与此同时,门外的纪南峥因为这个陌生老人的出现,警惕的决定带着曾外孙女先走。

    可刚走到门口,他突然顿住,左手慢慢的抬起来,按住了自己的心脏处。

    心脏处没来由的激荡了两下,很快又归于平静。

    丑丑仰着脖子问:“太爷爷?怎么了?”

    纪南峥摇摇头,闹不清的也抓了抓自己的胸口,道:“没事,下楼吧。”

    祖孙二人离开后,房间里的老奶奶抱着木盒子,也走出了房间,她站在门边,因为想找熟悉的人,所里打算也跟着下楼,但她刚出来,与正要过拐角的纪南峥对视。

    她连忙后退一步,藏进屋子里,很胆怯的样子。

    拐角处的纪南峥拧了拧眉,对正好从过道过来的纪夏秋道:“你带丑丑先下去。”

    纪夏秋牵起丑丑,正想问她爹要做什么,纪南峥已转身,回了小黎的房间。

    因为他的去而复返,屋里的老奶奶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她脚步踉跄,险些摔倒,幸亏扶住了桌角,稳住了身形。

    她抱着自己的木盒子,手指无意识的抠挖着盒子的边角。

    纪南峥看着她,问:“你是谁啊?”

    老奶奶眼睛转了转,低着头道:“不知道。”

    “你是谁,你自己不知道吗?”

    老奶奶又往后退了两步,说:“不知道。”

    “你为什么在我曾外孙女的房间?”纪南峥又问。

    那老奶奶都快哭了,红眼睛道:“不,不知道……”

    “你进来偷东西的?”

    老奶奶大概明白偷东西是什么意思,她抱住自己的木盒子,结巴着道:“我,我的……是,是我,我的……”

    纪南峥前,想去拿她的木盒子。

    老奶奶却很激动,抱住盒子,藏在怀里,紧紧的用衣服包裹着。

    “你是不是病了?”纪南峥看她的一系列反应,这老人家稀里糊涂,颠三倒四,看着倒是有些失魂症的症状,或许真的是个病人,误闯了小黎的房间?

    老奶奶没有反驳,她抱着自己的盒子,缩到角落里,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人。

    纪南峥一时有些犯难,把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放在房间,怎么都不是办法,他道:“你先跟我下去,先问问小二,有没有人认识你。”

    老奶奶不动,依旧缩在角落里。

    “走吧。”纪南峥说着,想去拉这老人。

    对方却很抗拒,挣扎着一直推他,纪南峥怕用力伤着对方,结果一轻敌,让对方给推到在地,他坐在地,有些生气。

    对面的老奶奶似乎也知道自己犯了错,她又缩回墙角,蹲下来,抱住自己的膝盖。

    “你真是……”纪南峥说了一句,自己爬起来,拍了拍身的灰。

    角落里的老奶奶这时,又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而刚站起来的纪南峥,也猛地按住了自己的心脏。

    二人各自感受着自己不同往日的心跳律动,片刻后,纪南峥先恢复过来,他想再去拉角落里的老人,却发现,对方满脸苍白,皱紧眉头,浑身战栗着,一直捂着自己的心口。

    “你怎么了?”纪南峥问道。

    那老人突然往旁边一倒,满头大汗的晕在地,她怀里的木盒子摔在地,里头五颜六色的石头,稀里哗啦的落了一地。

    “你,你,你怎么了?”纪南峥也慌张了,忙想出去叫人帮忙。

    结果他刚走两步,突然又转身,一脸错愕的看着那一地的石头,整个人都怔住了。

    只听一道道“咔哧咔哧”的声音响起,接着,那些石头里,迹般的钻出了一只一只不同样子,形怪状的虫子。

    这些虫子有志一同的朝着地的老人涌去,它们从老人的鼻子,耳朵,嘴里,蔓延进去,很快,全部进了她的体内。

    纪南峥震惊的往后退了两步,片刻后,他弯腰去看地那老人的脸。

    银白色的头发,布满沟壑的皮肤,因为衰老,早已变形坍塌的五官。

    看着看着,纪南峥又慢慢走近了,他小心翼翼的掀开老人混乱的白发,仔细的去辨认她的容貌。

    看不出来,真的看不出来,都模糊了,记忆里的人,早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他抖着手,缓慢的去翻开老人紧握的右掌,然后,他看到了,看到了对方手心,那鹅卵石般大小的,猩红色圆点。

    纪南峥突然有些脱力,他整个人跌坐在地,他按住自己的额头,搓揉着自己的脸,整个人,像是疯了一般。

    过了一会儿,那些爬进老人体内的虫子,都涌了出来,它们规规矩矩的,一只一只,爬回自己的茧壳里,然后把自己的“家”缝补起来,像早已刻在体内的本能一样。

    然后,地的老人醒了,她有些迷糊,但还算有意识,看到自己身边坐着一个人,她下意识的害怕,然后她坐起来,往墙角缩。

    这时,地的纪南峥也抬起了头,他眼眶是红的,脸全是泪,看着眼前的老人,他握了握拳,片刻后又松开,只待过了良久,他才动作缓慢的,从自己怀里,拿出一颗黑色的石头。

    这颗石头,是他的双生蛊。当年,正是这只蛊,救了他一命,他才没有像船的其他人一样,死yú dà hǎi之,他才能带着苟活的性命,在仙燕国,继续生活下去。

    握着颗石头,纪南峥抖着手,问对面的老人:“你的那颗,还在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