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18章 杀鸡儆猴的好时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皇上驾崩,举国哀悼。

    京都皇城之内,昭和殿中,皇后孙氏高坐鸾椅,下面是陆续进宫,以表哀思的各家夫人xiao jie。

    秦紫也坐在这些人中间,但与别人的疏远相比,她因太子侧妃的身份,而同皇后言行举止间,都显得要亲近许多。秦

    紫送上了自己亲绣的丧服,正月初十皇上驾崩,今日不过十三,一整件丧服便制了出来,从头到尾,都是秦紫亲力亲为。

    皇后的大宫女树甄接过那件丧服,皇后大略因为太过悲痛,看着没什么精神,她摆了摆手,对秦紫道了句:“你有心了。”秦

    紫微微颔首,稍微往前走了两步,一脸担忧的道:“母后保重身体。”皇

    后抚了抚额角,又看了一圈下方的众家女眷,半晌,才哽咽道:“皇上病重三年,本宫早该想到有这一天,可这一天真出现时,本宫又难以接受,你们说,本宫是不是太没出息了?”

    身为一guó zhī mǔ,天下女子的表率,在任何大事正事上,都要端庄合宜,不露喜悲,客观来说,guó mǔ因国君驾崩,而连续两天沉浸伤痛,以至形容憔悴,精神不济,连接见诏命时,都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这的确是显得太过小家子气了。

    可即便大家都看出了皇后的失仪之处,也不敢真说实话,女眷们立即百花齐放,连嘴的,都是劝慰安抚的话。皇

    后听着,却神色奄奄,又过了一会儿,她实在没有力气了,便将除了自己外甥女林棋莲,与太子侧妃秦紫之外的其他人,都谴了回去。

    林棋莲三年前正当俏丽时,皇后曾想将她许配给自己的亲子,五王爷容飞,但容飞极力抗拒,几次三番后,京都大街小巷都传开了,说林家棋莲xiao jie厚颜无耻,对五王爷容飞穷追猛打,奈何神女有心,襄王无梦,五王爷对林xiao jie敬而远之,恨不得街头见了街尾绕道。

    尽管事实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么严重,可林棋莲的名誉还是因容飞的多次拒绝,而有所损毁,林家本还想以此为要挟,要容飞非娶林棋莲不可,可林棋莲自己反倒不愿意了,她面皮薄,做不出死缠烂打的事,被容飞踩着脸面游街示众后,她已经对这人死心了,在林家还在为她争取容飞时,她自己却一时赌气,与一位七品清官走到了一起。

    现在米已成炊,她已嫁作他人妇,但因为皇后从小疼爱她,即便可惜她不能做自己的儿媳妇,还是给了她允诺,让她时不时可以进宫来坐坐。

    林棋莲低嫁之后,倒也与夫君琴瑟和鸣,这阵子她经常进宫,也是想为夫君多谋一个前程,而皇后似乎真的很喜欢她,对她一些不过分的请求,都是答应的。倒

    是秦紫,比起太子正妃,与林棋莲这个皇后从小宠大的外甥女,她竟也能在短短三年之内,在皇后面前站稳脚跟,这让当初很多因她冲喜才嫁给太子,进而幸灾乐祸的千金xiao jie们大跌眼镜。

    现在秦紫和林棋莲单独留下来,林棋莲看没了外人,便主动走到高台,亲手给自己的姨母捏肩捶腿,孝顺之心溢于言表。秦

    紫没上去凑近乎,她和林棋莲立场不同,拉拢讨好的方式自然也不同,林棋莲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用情分套住皇后的宠爱,她不行,她用的是价值的方法。“

    这丧服,都是你绣的?”外人离去后,皇后悲痛的神态稍稍舒缓,她捻了一角那白色的丧服,眼中有些挑剔。

    秦紫低眉顺眼,规矩的道:“是一个月前开始准备的,多次修改后,算是拿得出手,母后若是看得上,现在便可试试。”皇

    上两天前才死,丧服却在一个月前就准备好了,皇后并未因此意外,她将丧服放开,扫了下首的秦紫一眼:“本宫早就说过,你是最聪明的。”她说着,抚了抚林棋莲的手,笑道:“你个笨丫头,该多跟你表嫂学学。”

    林棋莲谦逊的点点头,看了下方的秦紫一眼,眼神却有些复杂。

    秦紫受了这个不知算不算赞誉的夸奖,她知道皇后单独留她下来,不光是为了丧服的事,她等着她接下来的话。果

    然,之后皇后又开口了。“

    你兄长,此次可是坏了本宫的好事,京青官道上,你知道,他杀了本宫多少人吗?”

    秦紫一句辩解都没有,扑通一声跪下,直接磕头。

    皇后看她那诚惶诚恐的模样,叹了口气:“之前是本宫想岔了,原以为,你既一心向着本宫,便好生服侍太子,莫要与你娘家人走近便是,现在看来,你非但不该与他们疏远,还该多走动走动,秦俳效忠七王,可三日后登基的,是你的夫君,是太子,秦家但凡是个聪明人,自然是会选的,本宫看来,你今晚就回秦家,好好与你父母说道说道,本宫不是弑杀之人,不想看到生灵涂炭,你原话告诉他们,看他们到底明不明白。”

    秦紫闭了闭眼睛,咬着牙齿道:“母后多虑了,有的时候,生灵涂炭并非一件坏事。”

    皇后挑了挑眉:“你说什么?”

    “秦家不识抬举,在母后这里使了多少绊子,大家都看得到,如今新旧交替,太子即将登基,正是杀鸡儆猴的好时候,与其此时再拉拢讨好,不若就拿他们立威,也好给太子壮壮声势。”皇

    后稍微坐正了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秦紫抬起头来,反倒劝皇后:“母后,一将功成万骨枯,秦家不会效忠于您,这样的人,不除不行。”皇

    后深吸口气,皇后身边的林棋莲现在已经傻了。片

    刻之后,从昭和殿离开,林棋莲追上了走在前方的秦紫,她拉着她的衣袖问:“为什么要这样?”秦

    紫看了她一眼,问:“怎样?”

    “你和以前一点也不像了。”林棋莲以前也是贵女圈子的人,虽然不像李茵,方若彤那般,与秦紫青梅竹马,但也终归是打过交道,互相认识的,以前的秦紫,绝对不会这么狠。狠

    到,连自己的亲人都愿意舍去。秦

    紫看着林棋莲单纯的面庞,无奈的摇了下头,其后反问:“听说你夫君年资到了,原本正月月底,就要赶赴同州任府尹,但你却不愿意?”

    林棋莲不知她为何提起这个,这件事在上流圈子里不是秘密,她嫁的不好,整日进宫,都是为了夫君奔波,这次远赴的官职,她不太满意,所以这两日进宫,也都是想找机会,开口求求皇后。“

    去同州,太远了……”林棋莲低低呢喃。秦

    紫问她:“你夫君也不愿去吗?”林

    棋莲低了下头:“他倒是……愿意的,同州是他的家乡,他早就想衣锦还乡,可是我家里的人都觉得,他离开京都,就很难有机会回来了……”“

    去吧。”秦紫突然劝道,她看着林棋莲的眼睛道:“赶紧去,越快越好,你大概不知道,同州之任,不是年资到了,排到你夫君,是他向上头自荐的。”

    林棋莲意外的瞪大眼睛。

    秦紫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道:“他想保护你,林棋莲,你嫁人了,不能再围着娘家转了,你夫家不说什么,不是怕他们,是他尊重你,不要耽误,马上就去。”

    林棋莲皱了皱眉:“你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些?”秦

    紫笑了一声:“因为我同情你,相信我,尽快走,不要告诉你娘家的人,也不要告诉皇后,时间一到,跟你夫君离京,短时间内,不要回来。”林

    棋莲吓了一跳:“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走,你会后悔。”这是秦紫对林棋莲的最后一句忠告,无论她听不听,她言尽于此。

    离开皇宫后,秦紫回到太子府,将一封密信,交给最信任的丫鬟,那丫鬟带着信离开,绕了很久,抵达了秦府,将信送入。

    当天晚上,容溯赶到了秦府,见到那封信,他“嗯”了一声,点头,宣布道:“计划,照常执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