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20章 所以,她为什么要换衣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群人回了大杂院,柳蔚给他们都安排了房间,才在外祖父虎视眈眈的注视下,灰溜溜的去找纪槿借衣服。

    芳鹊和纪槿一间屋,听见了,主动道:“纪槿没几件好看的衣裳,嫂嫂你穿我的。”说着,芳鹊从自己的包袱里拿出两件色调非常艳丽的裙子。

    柳蔚看着就有点被劝退,她喜欢的颜色都是白色,青色这样的素色,芳鹊的衣裳比较张扬,上头的绣纹还偏华丽,柳蔚除了在柳家当大xiao jie那段时间,从没穿过这么高调的衣裳。“

    红的这个吧,这个好看。”两条裙子都很漂亮,芳鹊择选了一番,把鲜红色那条递给柳蔚。

    柳蔚拿在手里,手都有点抖。芳

    鹊没给她犹豫的机会,拉着纪槿出了房间,空出屋子让柳蔚换。柳

    蔚赶鸭子上架,心想明日一早就去制衣铺做几条符合自己审美的女装,但今天这件,是非穿不可了。付

    子寒完成了任务还没走,坐在大杂院里,等着柳司佐出来夸他。

    但是等啊等,等了半天,他也没看到柳司佐,难道又出门了?

    付子寒看天色也不早了,他还要带那一千士兵回驻兵大营交人,就寻思是不是先走?可他刚起身,就看到门外三个姑娘走进来。

    其中两个他认识,一个叫芳鹊,一个叫纪槿,也是他从安州接过来的,但中间那个……付

    子寒盯着看了会儿,又看了会儿,半晌,他揉揉眼睛,再看一遍,然后,他惊讶的张大了嘴。

    柳蔚理了理繁复的裙摆,正在嫌弃这裙子怎么这么绊脚时,仰头,就对上付子寒晴天霹雳一般的目光,她不太高兴,冷飕飕的问:“看什么?”

    付子寒眼睛都瞪圆了,指着她的衣服,手一颤一颤的。柳

    蔚觉得特丢脸,绷着声音说:“想笑就笑吧。”

    这是笑不笑的事吗?付子寒讶异得话都不会说了。正

    好这会儿纪南峥陪白妆看了房间,又牵着她出来,瞧见了已经换好衣裳的柳蔚,纪南峥忙拉着白妆又说:“看,这就是你外孙女,这回认得了吧?”

    付子寒听到“外孙女”三个字,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白

    妆耐着性子打量了柳蔚一圈,而后拍了纪南峥胳膊一下,笑道:“你糊涂了,我才二十岁,哪来的外孙女?咱们女儿才三岁呢!”纪

    南峥闻言只能点头,笑称道:“是是是,你二十岁,我给忘了。”柳

    蔚:“……”

    所以,她为什么要换衣服?

    天快擦黑的时候,付子寒终于要走了,容棱送他出去,顺便让他给冷意带句话,结果付子寒全程魂游太虚,容棱问:“我说的,你可听见了?”

    付子寒这才回过神,后知后觉的道:“啊?”

    容棱皱了皱眉。

    付子寒全副心神都不在这儿,他看了看热闹的屋内,又看了看满身凉气的三王爷,压低声音问:“柳,柳司佐……真是女的?”

    容棱淡淡的“恩”了声。

    付子寒捂着额头,抓了抓自己的脑门,又问:“那她干嘛一直穿男装?”“

    她喜欢。”容棱回答得很平静。

    付子寒却要疯了:“那她干嘛一直不说?我一直都以为她是男的!”“

    你没问。”

    对,他没问,谁没事问一个大男人,你是女的吗?多不尊重人啊,不是要挨打吗?

    容棱没心情陪付子寒说闲话,又把自己要告诉冷意的话重复一遍,就把付子寒撵走了。付

    子寒出去后,过了巷角,就撞见正要回大杂院的武鸿,武鸿今天没跟柳蔚他们一起去接人,他去办自己的事了,现在才回来。

    付子寒看武鸿大摇大摆的,心里有点不得劲,他这段时间跟着冷大哥,和武鸿也算并肩作战过,但武鸿从没说过柳蔚是女的这件事,他觉得这些人就瞒着他一个人,是看他笑话,很不开心。武

    鸿本来还想和付子寒打招呼,结果付子寒闹脾气,理都没理他就走了,武鸿以为他有急事,便耸耸肩,也没叫他。

    回到大杂院,隔着老远,武鸿就看到影影绰绰的,大厅里好多人,他知道今日柳司佐的家人都来了,便快走两步,想进去打声招呼。

    结果刚进去,迎面就撞上一个姑娘,这姑娘手里端着个壶,像是正要去厨房沏茶,与他对上了,这姑娘就语气自然的招呼一句:“回来了。”武

    鸿盯着那姑娘的脸,又看看她那一身鲜红色的裙装,人僵在门口。他

    挡了人家姑娘的路,那姑娘狐疑的盯着他,而后对上了他的眼睛,这才后之后觉的反应过来,她咳了一声,道:“不准笑。”这

    是笑不笑的事吗?武鸿都傻了。

    那姑娘错开武鸿,快步离开大厅,武鸿还站在门口,看着她的背影,瞧了又瞧。

    钟自羽这会儿也要出门,见武鸿挡着,就叫他让让,武鸿回过神,马上拽住钟自羽的胳膊,问:“那是谁?”

    钟自羽不知他为啥这么激动,愣了一下,才回答:“谁,刚才出去那个?柳蔚啊。”

    “谁?”武鸿没听清,又问了一遍。“

    柳蔚。”钟自羽重复一遍。武

    鸿还是没听清:“是谁?”钟

    自羽烦了:“柳蔚,是柳蔚,你不是看见了吗?”

    “可……”武鸿哑了,迷蒙了半晌,才哆哆嗦嗦的道:“那不是个姑娘吗?”

    武鸿倒是没往男扮女装上头想,他也是成了亲的,有娘子的人,是不是女儿家,这还能看不出来?刚才那姑娘就是个女的,这个他可以确定,但那张脸,那分明是柳司佐的脸啊。

    钟自羽这才正正经经的打量起武鸿,而后语带诧然的问:“你不会一直以为,柳蔚是男的吧?”武

    鸿如遭雷击:“不是吗?”钟

    自羽嗤笑一声,不知道说他什么好,最后他只能点评一句:“你可真行。”真

    的很行的武鸿陷入了对自我认知的强烈怀疑。

    付子寒回到驻兵大营后,见到冷意,他先把容棱要他带的话带到了,然后他一双眼睛探照灯似的,对着冷意上上下下的看。冷

    意被他盯得不自在,敲了下他的头,问:“看什么?”付

    子寒抱着胳膊,打量了冷意好久,才问:“冷大哥,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冷意笑出声来:“你都叫我哥了,你说我是男的女的?你这什么问题?”付

    子寒没有放松警惕,他现在看谁都像女的,他靠近冷意,在冷意莫名其妙的目光下,突然伸手,抓住冷意的胸,还捏了捏。

    冷意在震惊之后,顺手操了本兵书,往付子寒脑门上砸。付

    子寒被打的一边跑,一边叫:“我就是看看,你是男的还是女的,是男的,是男的,我知道了,别打了,别打了。”冷

    意没听他的,把他追到操场,按在行台上揍了半天,才稍微消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