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2章:起来,吃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2章:起来,吃药!

    “既然自己身体这么娇弱,那就不知道服个软?”慕迟曜低声冷冷的说道,也不管言安希听不听得见,“平日里能屈能伸,关键时刻就这么倔。”

    睡得迷迷糊糊昏昏沉沉的言安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慕迟曜就在她面前站着,只是觉得额头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冰冰凉凉的,下意识的伸手拂开,然后翻了个身。

    继续睡了过去。

    她翻身的时候,软软的发丝从慕迟曜的手上滑过,轻轻的,痒痒的。

    慕迟曜没有收回手,而是屈起手指,在言安希脑门上敲了敲:“醒醒。”

    没有反应。

    慕迟曜心里的那股烦躁更加大了,直起身体,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言安希,给我醒醒!”

    他叫了她的名字,声音低沉,夹杂着一点儿不耐烦。

    可是……怎么这个女人睡得这么沉?

    慕迟曜微微扬高了声音:“言安希!”

    一连叫了三次,直到第三次,言安希才有所反应,迷迷糊糊的从鼻尖里发出一个声音:“……嗯?”

    她哼哼了两声,又没有回应了,一动不动的继续睡着。

    头发从她肩上滑下来,遮住了她大半张脸。

    慕迟曜冷冷的说:“起来。”

    结果……言安希没有任何回应了。

    慕迟曜已经烦到了一个极点,他却又没有转身走人,把言安希扔在这里不管不问,只是紧紧的皱着眉头,脸上写满了不悦。

    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无视过?

    慕迟曜干脆抬脚,直接shàng chuáng,半跪在床上,伸出手去,一把将言安希从床上给拉起来,声音里也有了一点恶狠狠的味道:“言安希,你不要给我装死。”

    谁知道言安希整个身体是软绵绵的,好像没有骨头一样,即使被慕迟曜给拉起来了,也是不由自主的往床上倒:“谁啊……走开,我要睡觉,别来烦我……”

    慕迟曜狠狠的扯了扯她,言安希本来要往枕头上靠的,结果头一歪,直接扑倒在了他的怀里。

    “起来,吃药!”慕迟曜此时此刻的表情冷得吓人,“你再让我说第二遍,我就把你从窗户上扔下去!”

    “我要睡觉……”睡得香甜,脑袋又重又晕又沉的言安希,哪里管得着这么多,丝毫不受他的威胁。

    假如她现在是清醒的,看到慕迟曜这么铁青的脸色,早就吓懵了。

    “等会儿再睡!你发高烧,你自己知不知道?”

    “嗯……我吃了药的……”言安希无意识的回答,“让我睡会儿……”

    看着怀里的女人,慕迟曜眉头紧皱。

    谁知道言安希反而还很自觉的动了动,在他怀里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然后继续睡了过去。

    慕迟曜的身体一僵,下一秒回过神来,立刻就要把她给拉开,扔到床上去。

    她还得寸进尺了!

    结果慕迟曜刚刚抽回手,言安希秒变八爪鱼,双手牢牢的抱着他精壮的腰身,还把脸在他胸口处蹭了蹭。

    这下子,慕迟曜整个人都被她当做抱枕,动弹不得了。

    慕迟曜试图去掰她的手指,谁知道她越收越紧,反正死活就是不愿意松开。

    他也不知道她烧成这样了,还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

    “言安希!”慕迟曜低吼道,“你到底在装死,还是在装睡?松手!”

    言安希一动不动。

    “听得见我说话吗?”他抬手又敲了敲她的脑门,“嗯?”

    言安希吃痛,口齿不清的回答了他:“啊……啊?你说……”

    她喃喃的应着,就好像是在敷衍一样,脑袋动了动,更加往他怀里蹭去,手也越来越收紧。

    慕迟曜记得,她上一次这么主动的靠近她,还是在酒店,她被人下了药。

    这一次,是她感冒发烧了,或许,是因为人在生病的时候,潜意识里都需要一个依靠?

    而他刚好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慕迟曜眉头一松,好像是妥协了一般,语气也缓和了不少,甚至有些无奈:“我说吃药了,言安希。”

    言安希虽然知道有人在说话,也听得到,但是她不愿意醒来,眼皮很重,怎么也打不开。

    “吃了,我真的吃了……我现在……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那怎么还会发烧?”

    “不知道……”

    慕迟曜看着她熟睡的侧脸,红唇微微张开,像是在发出无声的邀请,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惹人怜爱。

    他侧过头去,不再看她。

    慕迟曜的眉头都快要皱成一个川字了,越是想推开她,言安希就抱得越紧,像一个撒娇的孩子一般。

    他的耐心一点一点磨得快要没有了:“言安希,放手,你不吃药那就算了。”

    她无意识的呢喃着,有些委屈:“我真的吃了啊……”

    慕迟曜低头看着她,心又一软。

    想了想,他干脆在床边坐了下来。

    这样一来,他身子一低,身体随意的靠在床头头,慵懒贵气,在他怀里熟睡的言安希,就好像一只乖巧的小猫,没有了那份倔强和清澈,只有柔顺的长发,痒到他心尖里去。

    “倒是挺会选位置。”慕迟曜嘴角微微扬起好看的弧度,指尖落在她的头发上。

    她的及腰长发,铺满了他的身上。

    他想了想,问道:“听得到我说话吗?”

    “嗯……”

    “知道我是谁吗?”

    “……啊?”

    慕迟曜见她这样,忽然觉得有趣。

    他问什么,她好像就能回答什么。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冒发烧吗?”他刻意放柔了声音,像是一个催眠师一样,循循善诱。

    “知道。”言安希小声的回答,夹杂着浓厚的鼻音,“因为昨天晚上……淋了雨,还穿着湿衣服睡了一晚,吹了一晚上的空调……”

    “是不是很讨厌让你淋雨的……慕迟曜吗?”

    言安希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倒是让慕迟曜觉得诧异了,甚至嘴角都忍不住上扬了一点:“不讨厌?”

    “不讨厌……我对他,只有……只有……”

    “只有什么?”

    “恨。”

    慕迟曜的脸色骤然一变,看着怀里的言安希,只想把她给扔下去。

    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