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5章:你昨晚是不是来过我的房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5章:你昨晚是不是来过我的房间

    “……我知道。”言安希小声的应了,“你会扣我工资吗?”

    “你觉得呢?”

    言安希一听他这话,觉得还是有回转的余地的,想了想连忙说道:“我可以做事情弥补的。比如……比如帮你按摩。”

    谁知道慕迟曜想也没想就否决了:“不用。”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我现在马上就去做,随便什么都可以的!”

    “我有什么事情,是你可以帮我做的?或者说……”慕迟曜尾音一扬,“是非你不可,其他人都不行的?”

    言安希一下子有些垂头丧气,老老实实的回答:“没有。”

    慕迟曜忽然放下了手里的文件,抬头看着她:“烧退了吗?”

    言安希愣了,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额头:“呃……退了,退了。”

    她突然想起来,昨天半夜里,管家,医生还有佣人都跑到她房间里来,好像就是因为慕迟曜吩咐的。

    他怎么知道她感冒了?

    他和她除了早上在客厅里见过一面之外,一整天都再没有过任何交集。

    这么一想,言安希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问道:“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来过我的房间?”

    慕迟曜的指尖微微一顿,然后在桌面轻轻一点,但是没有说话。

    她怎么知道?醒来之后,都想起来了?

    还是别墅里哪个佣人,多嘴了?

    言安希见他不说话,也猜不透他的心思,轻声说道:“我们昨天一整天都没有见过面,我回家的时候你还没回。我就在想,你昨晚应该是来过我房间看过我了,不然你怎么知道我生病了……”

    “夏初初告诉我的。”慕迟曜淡淡的开口,“还有什么疑问吗?”

    “啊?初初?”

    言安希顿时就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他“嗯”了一声。

    言安希觉得慕迟曜这种人,简直就是让人又爱又恨。

    她感冒,完全就是因为他让她淋雨走回家,才导致的。可是他昨晚,在半夜的时候让医生过来给她看病,她心里……又有一点感动了。

    慕迟曜这个人,随随便便给点好处,都让人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啊。

    于是言安希的一句“谢谢”在嘴边盘旋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慕迟曜也没有继续搭理她:“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是你让陈航把我叫进来的啊……”

    慕迟曜眉头一皱。

    他现在看着她,就想到了昨晚她生病,依赖着他的模样。他也不想承认,昨天晚上,他确实去过她的房间。

    这么一想,慕迟曜心里突然一阵烦躁,只想让言安希快点离开,眼不见为净。

    “那你现在可以走了。”

    言安希却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那我今天迟到的事情……你要怎么处理?现在你也知道我是生病了,那……可不可以,通融通融一下?”

    慕迟曜依然是斩钉截铁的回绝了她:“不可以。”

    言安希最在乎的就是工资了,她还想着,要是下个月,她又脑子一热,不小心得罪了慕迟曜,惹得他不高兴了,他不给她那两万块钱了,她还可以用工资去倒贴,不会弄得手忙脚乱,耽误了弟弟的医疗费。

    可是他的态度又这么坚决……

    言安希低着头,不停的绞着手指,指尖碰到了无名指上,闪闪发光的钻戒。

    她戴着这么值钱的戒指,顶着让人艳羡不已的身份,却在这里因为迟到了,而愁眉不展。

    人生啊……

    就在这个时候,慕迟曜办公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伸手拿起话筒:“喂?”

    “慕总,清洁员已经到了,现在方便进您办公室来打扫吗?”

    言安希站在一边,耳朵十分灵,听到了这句话。

    她顿时指了指自己:“我!我!我可以帮你!不用清洁员了!多一个陌生人在你办公室走来走去,多碍眼啊!慕迟曜,你还是让我来吧!”

    慕迟曜修长的手指握着话筒,挑眉看着她,意味深长:“你?”

    “对!我打扫卫生又快又干净!”言安希顾不得三七二十一,连忙表决心,抓住机会再说。

    慕迟曜打量了她两眼,然后朝电话里说道:“不用进来了。”

    言安希心里一喜,松了一口气。

    慕迟曜挂断电话,还没说什么,言安希已经抢过了话头:“我现在就开始。”

    说完,她转身就朝会客区走去,整理散乱的zá zhì,又把慕迟曜的西装挂在衣架上,擦桌子擦地板,十分殷勤。

    慕迟曜看着她的背影,眼眸微微一眯。

    她的确很需要钱,也很珍惜钱。可是,这都是她该得的。

    不该得的,比如慕天烨给她开出的条件,比如他给她提出的陪睡,她都一一拒绝了。

    这样的言安希,似乎有哪个地方,合了他的口味。

    尤其,是在他知道,她和慕天烨根本毫无关系之后。

    他一直错误的以为她私底下是慕天烨那边的人,可是在慕家的那次家宴过后,他才明白,他判断错误了。

    言安希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连她自己长得很像一个人,都是从慕老爷子口中说出来,她才知道的。

    所以那晚,在从慕家回年华别墅的路上,她才会有强烈的好奇心,才会激怒了他。

    慕迟曜收回目光,看着手里的文件,一时间竟没有了心思再看下去。

    满脑子,都是她。

    言安希累了个半死,直到中午下班的时候,才从总裁办公室里出来。

    她轻轻的关上门,松了一口气。

    她在做卫生的时候,总觉得慕迟曜在看她,因为有一道目光,一直如影随形,让她浑身不自在。

    现在出来了,才觉得稍微好一点点。

    言安希回到自己的办公区,准备喝口水就去吃饭,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初初。”她一边低着头一边放下水杯,“干嘛?”

    “你怎么知道是我?”

    “除了你,整个慕氏集团,还有谁会用这种方式来找我?”言安希转过身来,“只有你会拍我的肩膀了。”

    “感觉你聪明不少啊!”夏初初看着她,“脸色怎么还是这样,感冒好了没有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