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9章:雨中的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9章:雨中的吻

    慕迟曜听完手下人的陈述,薄唇抿得很紧,但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气氛很凝重,也很安静。

    好一会儿,才听见他问:“看清车牌号了吗?”

    下属摇摇头:“没有。但是慕先生,我可以用我的生命担保,我绝对不会看错,那就是秦xiao jie,是她。”

    慕迟曜勾起唇角,泛起一丝冷笑:“如果真的是她……那么,把整个慕城翻过来,也要给我找到!”

    在场的人,听到这句话,都心里一惊。

    这分明是势在必得的语气。

    很快,慕迟曜却又问道:“你说……她为什么要跑呢?怕落到我手里?”

    他话音一落,身后忽然响起言安希脆生生的声音:“秦xiao jie……就是秦苏吧?”

    慕迟曜浑身一震,转过身来:“言安希,你怎么还在这里?”

    一旁的陈航,低下了头。

    “我说了,我不回去。”

    慕迟曜看着她,眼睛里跳跃着晦暗不明的光。

    言安希压下心里的害怕,看向那位下属:“你刚刚说,你看到了秦xiao jie,那么你现在再看看我,是不是和她……很像?”

    下属听到这句话,抬头看了她一眼,又迅速的低下头去:“……是,太太,您和秦xiao jie……很,很像。”

    慕迟曜眼眸一眯,忽然挥了挥手:“陈航,他发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是有奖励的。”

    下属立刻眉开眼笑:“谢谢慕先生,谢谢……”

    陈航点头应道:“是,慕总。”

    陈航带着下属离开了,偌大的十字路口,包围圈里,只剩下言安希和慕迟曜了。

    慕迟曜看着她,眼睛里闪着危险的光芒,缓缓的朝她走过来。

    言安希唇色有些发白,但是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且还慢慢的把手里的雨伞放了下来。

    有雨滴砸在了她的身上,脸上,头发上。

    很快,慕迟曜手里的伞遮住了她,雨水一下子被隔开了,同时,他的手,也捏住了她的下巴。

    不等慕迟曜说话,言安希已经先开了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过来吗?”

    慕迟曜沉声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想见秦苏。”言安希回答,“你接电话的时候,我在旁边,都听到了。”

    “言安希,你似乎知道很多东西。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你都很清楚。”

    “是吗?”

    慕迟曜的指尖在她的下巴处轻轻的摩挲:“你怎么知道秦苏?嗯?”

    语气十分温柔,可是,也预示着,十分的危险。

    “我……”

    “最好是实话实说,不然,我可保证不了,我会对你做什么,言安希。”

    他念着她的名字,让她浑身都有些轻颤。

    这个男人,魔鬼的那一面,又出来了。

    “我是今天下午,才知道,和我长得很像的那个女人,她叫秦苏。在这之前,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言安希bèi pò仰头看着他,红唇轻启,“在今天下午之前,我对她的全部认知,都是你告诉我的那些。”

    她一直都记得,从慕家别墅回来的第二天,她穿着前一天晚上被淋湿的衣服,头昏脑热,带着一身的冰凉,和慕迟曜在zhōu xuán。

    慕迟曜告诉她,秦苏也说过,他是魔鬼。

    慕迟曜告诉她,秦苏死了。

    慕迟曜还告诉她,秦苏是死在了他的枪下。

    “那你是怎么知道,她叫秦苏的?我可没说过,她的名字。”

    言安希看着他的眼睛,轻声回答:“今天我去你的房间,给你拿衣服的时候,不小心翻到了她的照片。照片后面,你有写上她的名字。”

    慕迟曜捏着她下巴的手顿时收紧:“她的照片,我放在那么隐蔽的地方,你都能随随便便翻到。这么巧合?”

    “就是巧合。”

    “我看起来,很好骗?”

    言安希咬了咬下唇:“真的就是巧合。慕迟曜,我从医院跟过来,就是想看看,秦苏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

    可是没有想到,慕迟曜都没有看到秦苏,更何况她。

    秦苏就这么的跑了。

    慕迟曜的眼睛深得像一汪湖水:“仅仅只是想看看她?”

    “对。”

    他再次收紧了手,把她扯到了自己身前,低头看着她:“言安希,你知不知道,你一直都在挑战我的底线?”

    “我真的只是想看看,秦苏是谁。”言安希忍着被他弄疼的地方,“我没有任何的多余想法。”

    “你应该安守本分!”

    “是你说秦苏已经死了啊!”

    言安希说着,挥开他的手,揉了揉自己的下巴,肯定又红了。

    他冷冷的看着她:“我是说过。”

    “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现在你的下属,亲眼看到了她还活着,你怎么解释?”

    似乎是被她质疑了能力,慕迟曜的脸色又沉了几分:“我会查。”

    雨还在不停的下,夜色越发的浓重,雨滴打在伞面上,发出声响,却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和她之间。

    保镖还在尽职尽责的围着这里,言安希和他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央,十分受人瞩目。

    她现在和慕迟曜,共撑着一把伞。

    言安希咬了咬唇:“慕迟曜,你和我说的,都是真话吗?你如果真的当时开枪杀了她,为什么她还会活着出现,出现在这十字路口?”

    “不关你的事!闭嘴!”

    言安希却不依不挠的问道:“还是说,其实你当时,根本没有舍得下那么重的手。你的枪,是不是打偏了?”

    慕迟曜眉眼一冷:“你质疑我?”

    言安希看着他,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泛起了一种忧伤,让她的声音,都跟着不自觉的低了下去。

    她眼睛清澈灵动,却有着一抹哀愁,很浅很淡:“慕迟曜,其实,你很爱秦苏,比你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爱她……”

    慕迟曜一顿,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

    “你爱她,所以你在听到她的消息之后,立刻就赶了过来。你爱她,所以遇见和她长得相似的我,你就娶了我。你爱她,你在后悔当初杀了她……你现在,势必要找到她,哪怕把慕城搅得翻天覆地。”

    “言安希。”慕迟曜的声音冷得让人心尖发颤,“你说够了吗?”

    雨似乎下得有点大了,言安希的肩膀被淋湿,有点冷。

    可是……好像心更冷。

    慕迟曜爱秦苏,让她觉得心里很难受。

    “我说完了。”她低声回答,“慕迟曜,哪天你真的找到了她,麻烦告诉我一声吧,我也想见见她。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遇见你。”

    慕迟曜本来也怀揣着一肚子的火。

    手下的人只看到了秦苏,言安希又突然跟了过来,现在,她又说这样的话。

    他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居然有点心疼。

    是,她说的没错,如果没有秦苏,他也根本不会遇见她。

    那么,两个人就彼此错过了。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慕迟曜一字一句的问,“遇见我,让你很委屈?”

    “不是的……”

    言安希看着他,即使是在雨中,即使这么匆匆忙忙,他依然干净沉稳,轮廓分明,不失一点风度。

    而她……现在这个样子,肯定很狼狈吧。

    言安希觉得眼眶一热,她连忙低下头去,生怕被慕迟曜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

    她哭什么啊……她为什么会觉得想哭呢?

    慕迟曜喜欢的一直都是秦苏啊,所以才会娶了自己,她一直都知道的事情,为什么想想,会觉得这么心酸。

    “言安希!”慕迟曜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你给我抬起头来。”

    她摇了摇头:“不要。”

    他一句话就戳破了她:“你是不是在哭?”

    她继续摇头:“没有。”

    慕迟曜懒得和她继续说话,径直伸过手,挑起她的下巴。

    果然,他看见她平时清澈的眼睛,已经有些泛红了,眼眶里含着泪水,晶莹剔透,似乎下一秒眼泪就会流下来。

    他心尖忽然一疼。

    “我又没把你怎么样,”他冷冰冰硬邦邦的说,“你就哭什么?”

    言安希依然嘴硬的回答:“我没有。”

    “你敢哭试试。”

    本来言安希都把眼泪给憋住了,结果听到他这句话,瞬间又想哭了。

    他为什么要她不哭,还要这么霸道啊……

    言安希咬着下唇,眼泪终于还是夺眶而出,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滑落下来,落在慕迟曜的手背上。

    手背上一凉,慕迟曜的手顿时一僵。

    下一秒,他忽然扔掉了雨伞,低下头,强势的寻找到她的唇瓣,狠狠的吻了下去……

    这个女人,真的是太不知好歹了。

    乖巧起来,让他忍不住心软。

    可这一倔起来,又让他恨不得掐死她。

    他当初一定是疯了,所以才会把她娶回家,带到身边来折磨自己!

    慕迟曜毫不怜惜,径直撬开了她的唇齿,滑了进去……

    言安希的手十分无助的攀着他的后背,现在的慕迟曜,就是她唯一的依靠,唯一的支撑点。

    他扫遍她的口腔,吮咬勾缠,和他本人一样强势。

    言安希只有仰头承受的份。

    她感觉……这个吻,倾注了她所有的感情。

    大雨中,人墙里,在慕城最繁华的十字路口,两个人站在最中央,吻得难舍难分。

    身旁的一切,都可以忽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