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1章: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91章: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慕迟曜点点头:“嗯,帮我洗澡。”

    “啊……”

    “有问题?”慕迟曜挑了挑眉。

    言安希很诚实的回答:“有问题。”

    慕迟曜忽然凑近了她,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脸颊上:“有什么问题?我的身体,你不仅见过,而且还感受过……”

    言安希脸上一红,但却嘴硬的回答道:“我没有任何感受,我……我我那天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再来一次,让你切身体会一下?”

    言安希的脸红得几乎快要滴出血来了,忍不住伸手推了推他,可是一碰到他身上结实的肌肉,她就又缩回了手,像是被烫到了一样。

    他简直就是无赖,在耍流氓!

    “好了,”慕迟曜忽然说道,“我的伤口不能沾水,我现在又不方便动作,这房间里除了你,没有其他人了,所以,就你吧。”

    他说完,转身就往浴室里面走去。

    言安希吓得赶紧闭上眼睛。

    天啊,他什么都没有穿啊……

    她闭着眼睛,有些结巴的问道:“我……我我现在,现在给你去……去……去放水。”

    “谁说我要用浴缸了?”慕迟曜说,“花洒在那,快去给我拿下来。”

    言安希简直是要哭了,慕迟曜分明是在拿她寻开心,折腾她。

    咬咬牙,她知道自己越是害羞越是不好意思,慕迟曜就越是心满意足。

    管他的!看就看了!他是她的老公,合法丈夫,有什么不能看的!

    言安希狠狠心把花洒打开,细密的水珠洒了出来,慕迟曜就站在她面前,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言安希就是全程都目不斜视,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手不要太抖。

    她一直都屏着呼吸,连气都敢大喘一下,浴室里雾气袅袅,她的鼻尖也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好在后面的时候,慕迟曜也没再为难她。

    言安希也一直注意着,不要让水碰到他的伤口。

    “好了。”言安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连忙把花洒一放,都不敢再看慕迟曜一眼,逃也似的跑出了浴室。

    由于地滑,她又跑得太快,还差点摔了一跤,幸好扶住了门把,才没有丢脸。

    言安希清楚的听到身后传来慕迟曜低低的笑声。

    她一气,回过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慕迟曜淡然的回看着她,嘴角还挂着笑意。

    看着言安希跟逃命一样跑了出去,慕迟曜嘴边的笑意越来越大了。

    言安希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越想越觉得慕迟曜就是一个大流氓。

    她回到卧室,却发现老管家,和家庭医生都恭恭敬敬的站在沙发那里,见她出来,点头问好:“太太。”

    其实老管家一点都不老,也就五十岁的年纪,很有一种英剧里面城堡里的管家一样,又绅士又低调。

    言安希有些不好意思,她刚刚是从浴室出来的,而慕迟曜在浴室里,也不知道管家和家庭医生在这里站了有多久了……

    不会全都听到了吧?

    言安希轻声问道:“你们……你们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管家回答道:“我还是不放心慕先生身上的伤,让医生再来检查一遍。”

    “这样啊……”言安希点点头。

    没过多久,慕迟曜就出来了,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袍,看上去心情很是不错。

    言安希看了他一眼。

    管家喊道:“慕先生。”

    慕迟曜没有在意,而是看了言安希一眼,眉头忽然一皱。

    他快步的朝她走了过来,低斥道:“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言安希愣了,低头看了自己一眼,不解的问:“怎么了吗?”

    她一直都穿成这个样子啊,穿着他的衬衫,很大,然后也穿了自己的牛仔短裤在里面,虽然说是休闲居家了一点,上不了台面,但是她现在就是在家啊。

    难不成还要穿晚礼服啊?

    他自己不也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袍么?

    只是刚刚帮他洗澡的时候,衬衫上被溅了水,有些湿,也就有一点点透明了。

    慕迟曜懒得和她废话,直接把她推到床上,言安希猝不及防,倒在床上,吓了一跳。

    他低头看着她:“想什么呢?给我躺好,盖上被子。”

    言安希呆呆的拉过被子,把自己盖好,只露出脑袋来,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他。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走到沙发处坐下:“动作快点。”

    家庭医生点点头:“是,慕先生。”

    慕迟曜的浴袍被拉了下来,露出肩膀上的伤。

    言安希揪着被子,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看着他。

    慕迟曜虽然在沙发那边,但是目光也一直在她身上。

    言安希和他的目光对上的时候,心尖一颤,有些被他吸引住的感觉。

    她就这么看着。

    家庭医生仔细的又检查了一遍他的伤口,然后说道:“慕先生,伤口再过两个星期,差不多就可以痊愈了。但是您今晚让伤口沾了水,恐怕会恶化,延长痊愈的时间。”

    慕迟曜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然后就不说话了,好像根本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

    家庭医生和管家见状,就连忙走出去了,都不用慕迟曜开口。

    他皱了皱眉,看了一眼肩膀处,似乎是伤口有些疼。

    言安希不假思索的就开口问道:“是伤口疼吗?”

    慕迟曜没有回答,而是站了起来,大步的走了过来,站在床边,双手抱臂的看着她:“言安希,卧室里有别的人在,你就不会注意一下你的穿着?”

    “有什么……可以注意的?”

    “该死!”慕迟曜低咒一声,“你难道就不知道,你穿着我的衬衫的时候,有多撩人吗?”

    “是你让我穿的是……”

    “那也是穿给我看的!”

    言安希一下子无言以对,脸却慢慢的红了起来。

    慕迟曜忽然掀开被子,上了床,在她身边躺下,言安希一惊,小心翼翼的往旁边挪了挪,和他拉开了距离。

    慕迟曜也没在意到她的细节动作,自顾自的躺好,然后一伸手,直接把她整个人捞了过来,抱在怀里。

    他的力气很大,言安希基本上没有反抗的能力。

    而且……反抗的下场,也一定是会激怒他。

    莫名的,她有点贪恋他的怀抱了。

    慕迟曜伸手抱住她,然后在她耳边沉声说道:“言安希,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有些事情,是该算算了。”

    言安希有些不明白:“……算什么?”

    “你说呢?”

    言安希想了想:“不会是……我从医院追过去找你的事吧?”

    慕迟曜压低声音:“一件一件,慢慢算。”

    言安希心里一颤。

    慕迟曜要么是不在意,但是只要他一在意,较起真来,那就是很麻烦了。

    她下意识的想要低下头去,慕迟曜却伸手挑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不要试着闪躲,言安希,从现在开始,看着我的眼睛。”

    她也照做了,看着他的眼睛,觉得自己快要被吸引进去了。

    慕迟曜就是这么一个有魅力,但是也同时让人畏惧的存在。

    他的眼睛那么黑,那么深。

    “很晚了,”言安希咬着下唇,小声的说道,“我该回房睡觉了。”

    “今晚就在这里睡。”慕迟曜强势的回答,“哪里也不许去。”

    “可是……”

    “没有可是。”

    言安希声音里带了一点鼻音:“好吧,如果你是要惩罚我的话,那我也……认了。是,我不该贸然去找你,影响你去找秦苏……”

    她说出这个名字,自己都有些不适应和别扭。

    秦苏秦苏,她和慕迟曜之间的缘分,牵扯,都因为这个女人而起。

    慕迟曜低头,看着怀里的她:“我先问你,当时为什么要哭?”

    言安希一下子愣住了,看着他深邃的眉眼。

    他一开口,没有责怪她,没有奚落她,而是问她,为什么哭?

    她惊讶得忘记回答他的问题了,于是听到他很不满的声音:“言安希,你哑巴了?”

    嗯,这是慕迟曜,没错,这就是慕迟曜。

    “我……”言安希死不承认,“我没哭。”

    他凉凉的说道:“不承认?很好。”

    “我没哭,那是雨水,不是眼泪。”

    反正言安希是打算耍赖到底了。

    “我没瞎,言安希。不就是说起了秦苏,好好的,你突然就哭什么?嗯?”

    秦苏秦苏,又是秦苏。

    言安希咬着下唇,拼命的摇头:“我就是没有哭。”

    慕迟曜见状,也伸手,把她的红唇从牙齿下解救出来,不让她继续咬。

    他忽然唇角一勾,淡淡的说道:“言安希,你是在嫉妒秦苏,对吗?”

    心里的事情一下子被他说中,言安希一慌,然后不说话了。

    她不想承认,她嫉妒秦苏。

    为什么嫉妒呢……因为,因为……

    她不会承认的,她也不敢面对心底最真实的感觉。

    言安希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我没有。”她回答,“我都没有见过秦苏,我为什么要嫉妒她?

    “你觉得我是在乱说吗?”慕迟曜紧紧的盯着她,“言安希,如果你需要一个你嫉妒秦苏的理由,我现在可以给你。”

    言安希震惊的看着他,心里的惶恐一下子到了极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