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5章:我们会离婚吧,对不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95章:我们会离婚吧,对不对

    言安希满怀期待的看着他,慕迟曜却收回目光,指尖轻轻的在桌面上点了点:“吃早餐吧。”

    言安希的心,一下子就一落千丈了。

    他回避了她的问题。

    言安希低头喝着牛奶,心里又很难过了。

    看来,慕迟曜还是不喜欢她吧,是她想多了,太奢望了。

    慕迟曜心情也有些莫名的烦躁了。她竟然说,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倒是豁达!

    他会用实际行动来告诉她,她是他的女人,而且也只能是他的女人。

    吃完早餐,言安希站了起来,准备去公司,慕迟曜说道:“等等。”

    “啊?怎么了?”

    “和我一起去公司。”

    慕迟曜说着,也站了起来,身形挺拔,气场强大。

    言安希看着他,低下头去。

    陈航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慕总,车已经备好了,您现在去公司吗?还是直接去见客户?”

    “先把她送去公司,再去见客户。”

    陈航抬头看了言安希一眼,忽然有些尴尬,移开了目光。

    言安希也反应过来,连忙拿起刚刚被慕迟曜扯掉的丝巾,匆匆忙忙的系上。

    慕迟曜伸手过来,揽住她的腰,带着她一起往外走。

    陈航已经打开了车门,站在车旁,恭敬的等着慕迟曜上车。

    看到慕总的手放在太太的腰上的时候,陈航的目光闪了一下。

    看来……这位太太,不再是有名无实的慕太太了。

    而且,接下来的一幕,让陈航更加证实了心里的想法。

    慕迟曜搂着言安希走了过来,松开手,让言安希先上了车,然后亲自关上车门,自己绕过车尾走到另外一边,低头上车。

    言安希一路上都低着头,手指不停的绞着。

    她竟然喜欢上了慕迟曜,而且还说了出来,现在……两个人这样坐在一起,什么也不说,好尴尬。

    而且,两个人之间,还隔着一个秦苏。

    有句话叫做,怕什么,来什么。

    言安希刚刚想到秦苏,慕迟曜就已经开口问道:“陈航,秦苏的事情,查得怎么样?”

    “慕总,正在追查中。需要多派人手,加大力度吗?”

    “嗯。”

    “是,慕总。”

    言安希在一边听着,心里越发的难过。

    想了想,她问道:“慕迟曜,不管怎么样,既然秦苏还活着,你会把她找回来的,是吗?”

    “是。”

    “那……她回来以后,我们……”言安希咬着唇,低声说道,“我们就会离婚吧,对不对。”

    原本他娶她,不过是因为她和秦苏长得像而已。

    她只是秦苏的替代品。

    现在秦苏还活着,慕迟曜把秦苏找回来,是迟早的事情。

    慕迟曜冷声回答道:“你守好自己的本分就可以。这些事,不是你该过问的。”

    言安希顿了顿,点点头,轻声的回答:“我知道了。”

    慕迟曜见她情绪低落,声音里似乎也有着委屈很难过,心里一下子有点堵。

    他最不想看见的,就是言安希这副模样。

    车子在慕氏集团门口停下,言安希正要下车,慕迟曜忽然拉了她一把,她一回头,发现他近在咫尺,靠了过来。

    他紧紧的攥着她的手腕,薄唇轻启:“言安希,你好好的待在我身边,什么也不要想,听到吗?”

    “我……”言安希本来想说我知道了,可是话到嘴边,她又咽了下去。

    她也是女人啊,她也有自己的感情和情绪。

    于是她改口说道:“我也想好好待在你身边,我还想,既然秦苏已经死了,那我或许还有机会,真正的,在你心里,我完全替代她。”

    慕迟曜眉头一皱。

    言安希看着他俊美的脸庞,刚毅的侧脸,继续说道:“我喜欢你,所以我也希望,你也喜欢我,我不希望自己只是单恋你,或者暗恋你。我想,我要是努力一点,让你看见我,让你喜欢上我,也是有可能的吧……”

    “可是,慕迟曜,秦苏她没有死,她还活着。”言安希的声音忽然有些颤抖了,“那我……没有可能了。”

    慕迟曜握着她的手腕,忽然一松。

    言安希抽回自己的手,看着他凸起的喉结,整整齐齐的领结,心里已经知道,她离这个男人,太遥远了。

    远得让她只能仰望。

    慕迟曜淡淡的说道:“秦苏是秦苏,你是你。我说过的,你忘记了?”

    “那么我永远都不可能超越她,永远也比不上她,她在你心里的位置,无可替代。慕迟曜,我不知道你和秦苏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不是真的开枪杀了她,但是我很清楚,你爱她,你很爱很爱她。”

    他顿了顿,点了点头:“是。”

    言安希鼻子一酸:“你承认了……”

    他可以这么快速而且毫不犹豫的承认,他爱秦苏。

    可是昨天一晚,他都没有说过,他喜欢她。

    言安希再也不想在车里待下去,转身打开车门,逃也似的下了车。

    她都不敢停留,一下车就往公司里跑,上台阶的时候也在跑,很快就进了公司,无影无踪了。

    慕迟曜坐在车里,看着她的背影,脸色越发的阴郁。

    她好像很在意两件事。

    第一件事,秦苏的存在。第二件事,他没有说喜欢她。

    慕迟曜心里烦躁,冷声说道:“开车。”

    陈航连忙应道:“是,慕总。”

    言安希跑到了公司大厅里面,才停下脚步,躲到一边,回头看去,正好看到慕迟曜的车开走。

    她咬了咬下唇,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把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言安希总有种感觉,爱上慕迟曜,就是她悲惨情感生活的开始。

    女人啊,在爱情里,都是盲目的,而且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慕迟曜什么时候找到秦苏,就是她什么时候离婚,离开慕迟曜的时候。

    像慕迟曜这样高高在上的男人,一旦她和他离婚,再次见面,就很难很难了。

    言安希收回目光,把想要流出来的眼泪给憋了回去,算了,想太多她也改变不了什么,还是好好工作吧。

    她一转身,眼前一黑,结结实实的撞上了一个人。

    言安希抬头一看,是慕天烨。

    她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一步,结果因为她退得太急了,又穿着高跟鞋,脚一崴,差点摔倒。

    慕天烨伸手扶了她一把:“大嫂,你怎么莽莽撞撞,这么的不小心呢?要是摔倒了,那就不好了。”

    言安希站稳之后,马上挥开慕天烨的手:“我……我自己能站好了,谢谢……”

    慕天烨也识趣的收回了手:“大嫂应该要看路,下次可就没有人来扶着你了。”

    “嗯,我……我会注意的。”

    言安希眼神有些闪躲,她都不敢直视慕天烨。

    自从她知道,那天晚上,在年华别墅的枪战,是慕天烨派的人,想要杀慕迟曜之后,她甚至都觉得,慕天烨比慕迟曜,要可怕一万倍。

    慕天烨这个人心里太阴暗了,而且卑鄙手段特别多。她看见他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只想离得远远的。

    “我刚刚看见,大嫂是从大哥的车上下来的。”

    “对……”

    “难得啊,大嫂在大哥的心里,看起来似乎很重要……”

    言安希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抬头看着他:“为什么?”

    她在慕迟曜心里很重要?开什么玩笑。

    “大哥从来不会让人坐他的车,因为他有洁癖。而且,他讨厌车上有别人的味道。”

    “啊?是吗?他的车都不允许别人坐的啊……”

    她倒是不知道这回事,因为是慕迟曜主动让她坐的。难怪她上车的时候,陈航有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慕天烨说着,忽然眼睛一亮,也顾不得客套了:“言安希,你脖子上的……是吻痕吧?是慕迟曜留下的?”

    言安希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惊喜,心里一惊:“我……”

    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明明系了丝巾,结果还是遮不住!

    只要稍微靠近她一点的人呢,都能看到她脖子上青青紫紫的吻痕。

    “你和慕迟曜shàng chuáng了?言安希,慕迟曜竟然愿意要了你的身体?”

    言安希蹙着眉尖:“你什么意思?”

    慕天烨得意的一笑:“言安希,很多事情,你还不清楚吧?没关系,我可以告诉你。比如,慕迟曜愿意跟你shàng chuáng,你就该庆祝了。”

    言安希低头慌乱的整理着脖子上的丝巾,不想再继续留在这里和慕天烨说话了,压低了声音:“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就让开,我要去上班了。”

    说着,她就要走。

    “言安希,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你是慕迟曜的第一个女人。”

    “你说什么?”言安希诧异的停下脚步,抬头看着慕天烨,“第一个……女人?那,那秦苏呢?”

    难道慕迟曜和秦苏在一起的时候,情到浓时,没有……shàng chuáng吗?

    言安希顿时就不急着走了,看着慕天烨,很想得到答案。

    她一直都以为,慕迟曜和秦苏……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也做了。

    毕竟慕迟曜那么爱秦苏。

    “秦苏没有和慕迟曜shàng chuáng,这是绝对的事情。”慕天烨说,“我说了,慕迟曜有洁癖。言安希,你还真是麻雀变fèng huáng了,慕迟曜竟然愿意要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