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9章:救命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99章:救命啊!

    言安希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子,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旁边的夏初初,自言自语道:“怎么有两个女人?”

    紧接着,车上又下来三个人,都人高马大,四处张望,行动十分可疑。

    中年男子回头看了三个人一眼,小声的交流,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再次回头看了言安希和夏初初一眼,又快又狠的说道:“不管了,干脆两个人都抓起来,免得搞错。宁可错抓,也绝对不漏抓!”

    言安希听到这句话,一惊,还来不及有任何的思考,中年男子和那三个人已经冲了过来,抓住她和夏初初就往车上带。

    遮阳伞瞬间从言安希手里滑落,连同手机,一起掉在地上。

    “你们干什么……你是谁……”言安希惊叫道,“放开,救命啊!”

    她才刚刚喊了一句,中年男子毫不留情的一耳光扇过来,打得言安希的脸都往一边偏,好一会儿回过神来。

    “敢叫一声,撕烂你的嘴!”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抓住夏初初的人忽然惨叫一声,原来是夏初初一口咬在了那人的手上。

    另外一个人见状,连忙就去扯夏初初的头发。

    “初初!”言安希惊叫道,脑子里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了刚刚中年男子说的话,连忙喊道,“我是言安希,我是,她只是我的朋友。你们放过她,抓我就好了!不要打她!”

    “你是言安希?”中年男子怀疑的看着她。

    “是,我是,”言安希连忙点头,“不要抓她,她是无辜的!”

    夏初初慌乱的看着她:“安希,你……”

    言安希冲她摇摇头。

    “行,就抓言安希一个,放了这个女人,牙还挺利。”中年男子说,“顺便,就让这个女人,回去报信,让慕迟曜心里有个数。”

    “对,省得我们还主动去联系慕迟曜。”

    言安希听着他们的话,还来不及想什么,她已经被推上车了,毫不留情,额头嗑在了车门边上,疼得她眼前一黑。

    她侧头看去,只看见夏初初摔倒在马路边,头发凌乱,看着车里的她,嘴里还在喊着她的名字:“安希……”

    言安希冲她摇了摇头,不知道初初看见没有。

    夏初初爬了起来,想来救她,可是车子一踩油门,已经开远了。

    夏初初根本追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车子走远。

    言安希收回目光,很快,一个黑色的东西朝她头上罩了过来,她完全看不清任何东西了。

    “你们到底……”

    “闭嘴!”恶狠狠的话传了过来,一个手刀劈过来,她彻底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夏初初看着越开越远的车,知道自己根本追不上,而且这辆车的车牌也被遮挡了!

    夏初初吓得哭了起来,跪坐在地上,看见不远处言安希掉落的手机,连忙爬过去,捡了起来。

    她细皮嫩肉的,在厉家完全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xiao jie,厉衍瑾根本不舍得让她做事。现在膝盖和手掌心,都在水泥地面上这么一蹭,已经破皮,渗出血丝了。

    夏初初却顾不得这么多,哆嗦着手,翻开电话薄,拨通了慕迟曜的电话……

    总裁办公室里,慕迟曜的私人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正在汇报工作的陈航连忙停下。

    慕迟曜看了一眼,是言安希的号码。

    她打电话干什么?她不就在秘书办里坐着吗?

    难道是她想通了,决定每天说十句“我爱你”,并且连说一个月,可是又不好意思当面和他说?

    他接通电话,还来不及说什么,话筒就已经传出了哭声:“我是夏初初,慕总,出事了……”

    半分钟过后,慕迟曜脸色沉得可怕,迅速的站了起来,往外走去,步伐十分快,而且……很乱。

    向来沉稳的他,竟然乱了步伐。

    陈航也马上跟了过去:“慕总。”

    慕迟曜没有说话,一双眼睛竟带了点点赤红,只是狠狠的按下电梯按键,才轻启薄唇:“给我查!是谁绑走了言安希!”

    声音狠厉,让陈航都忍不住一颤:“……是,慕总!”

    马路边,夏初初浑身还在发抖,看着手机和遮阳伞,害怕得蜷缩成一团。

    忽然,一双黑色皮鞋在她面前停下,剪裁得体的西装裤包裹着修长的腿,贵气十足。

    夏初初一抬眼,看到是慕迟曜。

    慕迟曜看着她,长腿一弯,蹲了下来,一字一句问道:“夏初初,这是怎么回事?”

    “我……我和安希准备去喝奶茶,过马路的时候,突然有一辆车停在我们面前……”夏初初的声音都在抖,“然后下来四个人,就要来抓我们……”

    “四个人?记得样貌吗?”

    “记得。”

    “等一下你口述,然后让人画下来。”慕迟曜说,“陈航,扶她起来。”

    他站了起来,低头看着夏初初身边的伞,还有手机。

    那是言安希的东西。

    陈航点点头:“是,慕总。”

    陈航连忙去扶夏初初,可是有一双手,更快的伸了过来,一把将夏初初拉起,抱在怀里。

    “厉总经理。”

    厉衍瑾紧紧的抱着夏初初,紧张的问道:“初初,哪里受伤了?”

    夏初初摇摇头:“我……我没事,安希……安希出事了。”

    慕迟曜还在一直盯着手机和伞,陈航赶紧捡了起来,递给了他。

    他没有接。

    可是慕迟曜眉间的狠色,还有手背上的青筋暴起,紧抿的薄唇,都在显示着他,很愤怒。

    这个时候,谁也惹不得他,也绝对没有胆子敢惹他。

    他侧头看向夏初初,眼神犀利:“这个时候,你们不应该是在公司的吗?”

    “是我,都怪我。”夏初初说,“我不该把安希叫出来的,如果不是我把她叫出来,她在公司里好好的待着,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厉衍瑾见她这么自责,也很是心疼:“也不能怪你。”

    “都怪我,你不要安慰我了,小舅舅,都是我的错……”夏初初抽泣着,靠在他怀里,一直掉眼泪。

    一想起言安希被绑走的情景,夏初初就害怕。

    厉衍瑾分析道:“你和言安希出来,都还没有过马路,就有人来了。这说明,有人知道你们的行踪,一直跟着你们。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在跟着言安希。”

    说完,他看向慕迟曜。

    “有人动她,很明显就是冲着我来。”慕迟曜点了点头,说,“假如,她要是伤了一根头发,我让所有人都死!”

    夏初初忽然低声说道:“他们对待安希的时候,很粗暴,因为安希喊了一声救命,他们就狠狠的扇了她一耳光,我看到安希的脸都……”

    夏初初还没有说完,看到慕迟曜的神色,吓得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慕迟曜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几乎要喷出火来:“他们打她?”

    竟然敢打她?

    他娶了言安希到现在,再怒再气,他都没有舍得动过手,这群人,居然甩手就是一耳光?

    活腻了!

    “你吓到她了,慕迟曜。”厉衍瑾说,“这件事,又不是初初的错。”

    “不,小舅舅,是我的错,都是我。他们说,不知道哪个是安希,干脆把我们两个都抓走。安希说她就是言安希,让他们不要抓我……”夏初初说着,越说越内疚,“都那个时候了,安希还在为我着想……”

    这伙人,很明显也很直接,表面上看着,是冲言安希来的。

    而言安希能有什么,值得有人这么大张旗鼓的bǎng jià她呢?

    无非是因为她的身份——慕太太。

    慕迟曜紧握着拳,面色阴沉:“那群人,还说了什么?”

    夏初初回想了一下:“他们还说,就放我回去报信,省得还要主动联系你……”

    慕迟曜冷冷的勾起唇角,眉眼间一片戾色:“很好,已经有很久,有人这么不怕死了!”

    他转身就走,步伐如风一样,光是背影,让人看着都觉得害怕。

    这一次,慕迟曜是动了真怒了。

    厉衍瑾低着头,看着怀里的初初:“哪里受伤了?”

    夏初初摇摇头:“我没事,只是安希……”

    “有慕迟曜在,言安希会没事的,你放心。”

    夏初初看了他一眼:“小舅舅,差一点,我也见不到你了……”

    夏初初说完,抬手擦了擦眼泪。

    厉衍瑾看到她的手,声音一紧:“你手受伤了?”

    也不等夏初初回答,二话不说,厉衍瑾弯腰将她抱起,又瞥见她膝盖上的伤口,血肉模糊,还混着沙土和石粒。

    “怎么弄的?”厉衍瑾又心疼,又生气,“是那群人弄伤的?他们不仅打了言安希,还对你……”

    “不是,”夏初初摇摇头,“他们想拖我上车,我就赖在地上,然后磨破了之后又去捡安希的东西,然后……然后就这样了。”

    “我带你去擦药。”

    “小舅舅,你还是放我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的,这点伤,根本没有问题。”

    “不行,”厉衍瑾想也没想就否决了,“你安分点。先处理伤口要紧。初初,做事情要分轻重缓急。”

    夏初初有些急了:“你觉得我是在闹脾气?小舅舅,我没有,我真的可以自己走!而且这里是公司,你这么抱着我,让别人看到了,影响多不好?”

    厉衍瑾反问道:“难道你不是闹脾气?”

    “不是。”

    “初初,你这几天有意无意都在避开我,我都知道。我正想好好问问你,到底是怎么了。”

    夏初初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要不是小舅舅这个时候提起,她都差点忘记了,她还在和小舅舅冷战。

    嗯……夏初初自己以为的冷战。

    实际上,她就是在闹别扭,因为小舅舅要去见别的女人,要去相亲了。

    这么一想,夏初初又委屈,又觉得害怕,又担心言安希,几种情绪一上来,她就低下头不说话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