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4章:你是我的,怎么能落到别人手里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4章:你是我的,怎么能落到别人手里呢?

    言安希刚刚还不明白,慕迟曜问的那句话是怎么回事,现在倒是都明白了。

    慕迟曜这个人,还真的是别扭啊……

    但是小命要紧,其余的,言安希也顾不得了,连忙说道:“如果我活着走出去了,我一定很听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要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说一我绝对不说二,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往西……”

    “那,说过的话,就要好好记住了。”

    言安希连连点头,但是又怕动作太大,那刀刃不小心就刺得更进去了,只好用十分忠诚的目光看着他,让他感受到自己的决心。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然后移开了目光。

    紧接着,他对李韵说道:“我数三声,我放了慕天烨,你放了言安希,同时放手。”

    李韵听到这句话,一愣,正要思考这样划不划算,慕迟曜却已经没有给她时间了,自顾自的数道:“一,二……”

    这声音好像是夺命的催促一样,李韵顿时就慌了手脚。

    换?不换?

    正想着,忽然听到慕迟曜沉稳的说道:“言安希,不要动!”

    言安希浑身一僵,都不敢呼吸了,屏息凝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只听见一声枪响,子弹几乎是擦着言安希的耳畔飞了过去,李韵的手掌被打穿,手里的刀也应声落地,哐当一响。

    言安希整个人都无法反应过来,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那子弹就从她耳边擦过,只要稍微偏离一点点,她就完了。

    她惊魂未定的喊道:“慕迟曜……”

    很快,大批的人忽然从门外涌了进来,迅速的控制了慕天烨和李韵。

    一切,这么快,这么惊险。

    可是,又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一样,久到让言安希都有些麻木了。

    狭小的地下室里,一下子挤满了人,以慕迟曜为中心,将他牢牢的保护在中间。

    陈航恭敬的说道:“慕总。”

    声音里,分明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慕迟曜随手把枪交给了陈航,淡淡的说道:“纸巾。”

    陈航连忙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他,慕迟曜接过,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上沾染的血。

    他的动作从容优雅,没有一点慌张和不耐烦。

    好像,自从他到这昏暗的地下室之后,就没有慌乱过!

    言安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站在人群的wài wéi,有些腿软,也有些惊魂未定。

    太惊险了,实在是太惊险了。

    刚刚,只要李韵再用力一点点,她的小命就玩完了!

    她有些站不稳,从被绑到现在,她一口水没喝,也没有吃任何东西,体力几乎已经透支了。

    言安希只觉得眼前一黑,世界都有些模糊了,摇摇晃晃的。

    一双有力的大手伸了过来,圈住她的腰,将她牢牢的抱在怀里。

    慕迟曜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刚才那么危险,都没见你晕过去。怎么,言安希,现在安全了,你却坚持不住了?”

    言安希依偎在他怀里,全身软绵绵的:“刚才是因为怕死,求生**太强烈了。现在……突然松懈下来,才发现自己,又晕又饿。”

    她身上被浇湿的衣服已经干了,被她自己的体温,和地下室又闷又热的环境,自然风干的。

    “你还怕死?我以为……你什么都不怕。”

    “慕迟曜,我以为,你不会来救我了……”

    他一顿,低下头来,指尖挑起她的下巴:“我说过,只有我能主宰你,你是我的,怎么能落到别人手里呢?”

    言安希有些虚弱的笑了笑:“嗯。”

    能活命就不错了,她现在哪里还有时间和力气去和慕迟曜较劲。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他一向都很自负。

    慕天烨被保镖控制住,双手反剪在身后,十分狼狈的跪在地上:“松开,松开,你们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

    慕迟曜瞥了他一眼,然后收回目光,弯腰将言安希抱起:“把人带出去。”

    言安希很自觉的勾着他的脖子,缩在他的怀里。

    慕迟曜的怀抱,是这里最温暖的地方了。

    看到她这么依恋自己,十分温顺,慕迟曜唇角微勾,抱着她大步的走了出去。

    言安希揪着他的衬衫,耳畔似乎能听到他胸膛里传来的心跳声。她舔了舔干涩的唇瓣:“慕迟曜……”

    “嗯?”

    “好像自从嫁给了你之后,我的日子……就一直不太平。”

    “因为,你是慕太太。”

    言安希眨了眨眼:“这个身份带来的光鲜亮丽,我是没有体会到。这个身份的担子,我倒是全部都压在身上了。”

    慕迟曜冷笑一声:“你现在这是……后悔嫁给我了?”

    “也不是后悔……”

    “那是什么?”

    言安希往他怀里缩了缩,轻声说道:“要是以前,我会埋怨你,会怪你,让我受这么多的折磨和苦难。可是现在,我却觉得……”

    言安希说着说着,停了下来。

    他问道:“觉得什么?”

    “我觉得,你一路走过来,直到今天,一定也过得很辛苦吧。你很强大,也很富足,所有人都要听命于你。可是,当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时候,谁能来陪你,谁又能真正懂你,走进你的心里呢?”

    慕迟曜的脚步微微一顿,很快又继续往前走。

    “慕迟曜,嫁给你这段时间,我慢慢的爱上了你。所以,我不后悔嫁给你。我在想,这一辈子,长路漫漫,我想永远陪着你。”

    言安希小声的说出了这番话,双手一直勾着慕迟曜的脖子,看着他轮廓分明的侧脸。

    他也低下头,看了她一眼:“陪着我?”

    “是,”言安希点点头,“让你不再过得辛苦,让你也能在回到家的时候,放松一下。高处不胜寒,慕迟曜,你很寂寞吧。”

    言安希的话音一落,慕迟曜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言安希不解的看着他。

    慕迟曜缓缓的把她放下来,言安希重新站在地上,仰着头,看着慕迟曜的眼睛。

    “言安希,”他重重的喊着她的名字,“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

    “好。”言安希回答,“我一定一定会记住,慕迟曜,请你也,一定一定要记得。”

    他眸光里闪烁着点点光亮,唇角一勾:“言安希,你倒是越来越讨人喜欢了。”

    她轻轻的咬了咬下唇,脸颊一红,偏过头去。

    这一偏头,言安希才发现,身后不远处,别墅的门口,站着一片黑压压的人群,看样子有上百个。

    而站在最前面的,是厉衍瑾,和夏初初。

    “安希!”夏初初看到她,连忙喊道,一边喊一边跑了过去,握着她的手,“你怎么样?”

    “我没事。”

    “还说没事!你脖子上都有伤口……呀!还在流血。”

    言安希摸了摸,指腹上果然有血,她笑了笑:“小伤口,不碍事。”

    夏初初还想说什么,看了一眼慕迟曜,有些怕他,他的气场太强大了,她不敢在他面前,和言安希说太久的话。

    所以夏初初又把话给全都咽了下去,只简单的说了一句:“安希,都怪我,要不是我……”

    “你不要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和你无关。就算我没有和你出去,慕天烨也会找机会绑走我的。”

    “慕天烨?又是慕天烨?”夏初初一下子就气愤了,“他怎么这么阴魂不散,三番两次的害你啊!”

    这个时候,地下室里的人鱼贯而出,押着李韵和慕天烨,慕迟曜看了一眼,转身走了过去。

    厉衍瑾也走了过来,牵着夏初初的手,把她拉到了一边。

    慕迟曜径直越过了慕天烨,走到了李韵面前。

    “放开她。”慕迟曜说,下了命令。

    “是,慕总。”

    李韵一得到zì yóu,就想从地上站起来。

    慕迟曜眉眼一动,两个保镖立刻抬脚往她的膝盖上狠踢一脚,李韵“砰”的一声又结结实实的跪了下去。

    “慕总,慕总……”李韵跪在他面前,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开始求饶,“你放过我,我错了,我以后给你做牛做马,慕总,不要杀我……”

    李韵举着颤抖的手,手上满是鲜血,想去抓紧慕迟曜的裤脚。

    她的手刚刚抬起,还在半空中,慕迟曜忽然抬脚,就把她的手,踩在脚底下,用力的碾压。

    “我从来不打女人,”慕迟曜冷冷的说,“可是你,打破了我的原则。李韵,之前在咖啡厅,我就警告过你,你怎么就不长记性?”

    李韵疼得凄厉的大叫:“我错了,慕总,我错了,我愿意付出代价,我向言安希磕头,认错。”

    “晚了!”

    李韵的手本来刚刚就中了一枪,现在被慕迟曜这样踩着,狠狠的碾压,无疑是加剧了伤口的恶化。

    “慕总,你不打算放过我了么……我错了……啊!”

    李韵不停的在求饶,可是慕迟曜根本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言安希!啊……”李韵见求饶已经没有用,索性破口大骂,“你个狐狸精,你不得好死!慕迟曜,我刚刚就不应该拖延,应该一刀捅死她!让她和我一起死!拉她给我垫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