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8章:你已经醉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38章:你已经醉了

    如果这个时候言安希在场,只怕……不敢相信这样的话这样的语气,会是从慕迟曜嘴里说出来的。

    爱与不爱,一眼就能看出区别。

    如果是言安希想要喝酒,慕迟曜估计会直接把她的酒杯给摔了,哪里会这么好声好气的。

    “就一杯,我好久都没有喝酒了,今天心情好。”秦苏握着他的手,阻止他再来抢自己的酒杯,“你就陪我这一次,就一次……”

    “秦苏。”

    “医生没有说,一杯都不可以喝。”

    她嘟着嘴,眼睛里满是乞求,又不停的撒着娇。

    慕迟曜见她这样,无奈的支着额角,叹了口气,最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酒杯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撞击声,秦苏仰头喝着红酒,可是那眼角的余光,却是一直看着迟曜。

    她知道有些机会,到了眼前,是要牢牢抓住的。错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

    比如今天晚上,绝对不是只吃一顿烛光晚餐,就够了。

    她有目的,一定要达到。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边在用着精致的烛光晚餐,灯红酒绿,郎才女貌,浪漫到了骨子里。

    而年华别墅里,言安希半躺在床上,头发软软垂了下来,她随意的挽在耳后,手指里还夹着一支笔。

    她不时的拿笔在书本上划着重点,看得很认真。

    言安希才从学校毕业,努力多学点,是没错的。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才抬起头来,伸手去拿放在床边的手机。

    一看是墨千枫的名字,言安希想也没想,就拒接了。

    她不知道墨千枫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毅力,今天都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了。

    他说什么把言家的资产还给她,和林玫若解除婚约,听起来,真的是太动听了。

    嘴上说一千遍,不如来一次实际行动。

    自从那年,她没有等到他回国,她就再也不会相信他了。

    挂了墨千枫的电话,言安希无意识的啃咬着指甲。

    她要尽快还了墨千枫的那笔钱,这样,墨千枫就没有理由,再来打扰她了。

    她也担心慕迟曜误会。

    言安希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慕迟曜都要和你离婚了,都和秦苏如胶似漆了,你还想着他会不会误会!言安希,你是不是猪啊!你爱他爱得再深有什么用,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你!”

    言安希狠狠的把自己骂了一顿,这才稍微清醒了一点。

    她干脆把书本合了起来,放在床头柜上,重新拿起手机,翻了翻手机联系人列表,最后拨通了夏初初的电话。

    没多久,夏初初就接通了电话:“喂,安希,怎么了?”

    “初初,我……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夏初初特豪爽的应道:“你说吧,我能做到,一定帮!”

    言安希和夏初初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两个人都是无话不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好姐妹。

    所以她也不扭捏,直接奔入主题:“初初,我需要一笔钱,你能借给我吗?”

    “没问题。”夏初初回答,“你需要多少?”

    “二十四万。”

    “二十四万?安希,你怎么突然需要这么多钱?是不是言安宸那边,又出什么问题了?”

    “不是。”言安希说,“你还记得,以前大学的时候,在宿舍,我跟你说过,我以前有一个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吗?”

    “记得,好像是叫什么……墨千枫?”

    言安希应道:“对,就是他。我和他又相遇了,他出于愧疚,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付了安宸一年的医疗费。我现在要还给他,我不想欠他的。”

    “还!当然要还!”夏初初说,“你当初最窘迫的时候,他没有来找你,帮助你。现在又来当什么老好人?”

    “对,所以……我想凑钱,快点还给他,不想和他有什么纠缠。”

    “我明白了。安希,你放心,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初初,如果很麻烦的话,你就别帮我了,那也没关系的,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嗯,我会尽力帮你。”夏初初回答,“我去找我妈,实在不行,我再去拜托小舅舅。”

    言安希又和夏初初说了会儿话,才挂了电话。

    原本,她已经不需要为弟弟的医疗费,再操什么心了,她每个月有工资,还有慕迟曜给她的零用钱,已经可以支付每个月两万的医疗费了。

    现在墨千枫这样做,完全就是在增加她的负担。

    可是墨千枫却以为,他是在帮她。

    言安希,从来都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

    她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忽然起身,走到沙发上,拿起她今天背的包包。

    拉开拉链,拿出钱包,翻出xìn yòng qiǎ。

    言安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xìn yòng qiǎ,这里面,今天晚上,有一百万。

    可是她一分都没有动。

    如果她现在去把这笔钱取出来,那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全部迎刃而解。

    可是……

    言安希叹了一口气,把xìn yòng qiǎ,重新放了回去。

    既然一开始就没打算用这一百万,那也没有必要现在再去用。

    她当时不过是跟慕迟曜赌气,说自己要去买买买罢了。

    言安希重新坐回到床上,看了一会儿书,眼睛越来越干涩,她也就没再继续看,关了灯,盖好被子,沉沉睡去。

    夜色已深。

    西餐厅豪华的包间里,餐桌上的烛台,还在燃烧着。

    慕迟曜靠在椅背上,眉眼低垂,神色淡漠,看着身侧的女人:“秦苏,你已经醉了。”

    秦苏脸颊驼红,像是擦了最鲜艳的腮红一般,眼神迷离,眼睛里也有一些些雾气:“醉了吗?我没有啊,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这么容易就醉了……”

    “你醉了。”慕迟曜又说道,“早知道,我就不该让你喝酒的。”

    秦苏没有听他的话,反而拿着酒杯,倒过来一直不停的摇晃:“咦?怎么……怎么没酒了……啊?迟曜,我还要喝,迟曜……”

    慕迟曜皱起眉头,一把夺给她手里的酒杯:“行了,秦苏,不要再闹了。”

    “我不管,我还要喝……快,拿酒来,再喝……我还能喝一瓶呢。迟曜,我好久没有和你在一起喝酒了,我好……好开心啊!”

    秦苏浑身软绵绵的,在酒精的作用下,头晕乎乎的,看东西,也带了一点点重影。

    她没有一点力气,她眼看着酒杯被慕迟曜拿走,连忙想要去夺回来,却被慕迟曜放在了,她完全够不着的地方。

    “你……你讨厌……”秦苏娇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眼角余光看到了酒瓶,连忙伸手去拿。

    她握着空荡荡红酒瓶也使劲的摇了摇,“啊……怎么也没有了?”

    一瓶拉菲,慕迟曜就喝了一杯,其余的都是被秦苏一个人喝完的,他拦都拦不住,劝也没有起作用。

    每次他不准她再喝了,她就各种撒娇,抱着他的手臂,可怜兮兮的,他根本都不忍心拒绝。

    一味纵容她的后果,就是秦苏现在已经醉醺醺的。

    “我以为红酒没关系,所以才心软让你喝,”慕迟曜看着她抱着酒瓶不撒手,低声说,“是我疏忽了……”

    她以前就不怎么爱喝酒,这些年来,只怕在养身体,也是滴酒不沾的,哪里有什么酒量。

    别说红酒,一瓶啤酒,就够秦苏醉一晚上的了。

    秦苏眼睛亮晶晶都看着他:“你不对我心软,你对谁心软啊?迟曜,你只准爱我一个人,只准对我一个人好……”

    听到她这句话,慕迟曜浑身轻轻一震。

    这张脸……太过相似了。

    他几乎是瞬间想起了另一个人――言安希。

    言安希的眼睛圆溜溜的,灵动,又清亮,仿佛一汪清澈见底的湖水。而秦苏的眼睛清亮的时候,更多的展现出的,是女人的妩媚。

    他移开目光,若无其事的样子回答道:“没有对谁心软。”

    秦苏一听,撅着嘴,低头又开始找被他拿走的酒杯酒:“迟曜,我还想喝,就一杯,一杯,最后一杯了,这次是真的……真的就一杯!”

    “没有了。”

    “我不信。”秦苏说着,撑着桌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你一定是藏起来了……”

    说完,她居然离开座位,往慕迟曜这边走了过来。

    她走了两步,高跟鞋踩得一点都不稳,摇摇晃晃的。今天为了来吃这顿烛光晚餐,秦苏可是精心打扮过的。

    慕迟曜看得直皱眉:“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来找酒啊,是你,你刚刚把我的酒藏起来了……啊!”

    秦苏说着说着,忽然脚下不稳,一个趔趄就要摔倒,慕迟曜见状,连忙伸手接住了她。

    秦苏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倒在慕迟曜的怀里,还不断的往他怀里蹭了蹭:“还好,还好有你在,不然……不然我就摔倒了……”

    她身上有着恰到好处的香水味,还有柔软的身体,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恐怕都无法坐怀不乱。

    慕迟曜抱住她,看着秦苏卧在自己怀里,醉得眼神朦胧,唇瓣越发的显得娇艳。

    他顿了一下,淡淡的说:“秦苏,我们该走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