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9章 今晚不要回家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39章 今晚不要回家了

    “走?去哪儿啊……回家么?”

    秦苏说着,伸手勾着他的脖子,靠在他的心脏处,听着他坚实有力的心跳。

    “嗯。”慕迟曜低低的说道,“我送你回家。”

    “不行,”本来安分躺在慕迟曜怀里的秦苏忽然说道,“我不要,不要不要,我要和你在一起,我哪里也不去!”

    他搂着她,看着她像个小孩子一样,也没有太多的情绪,依然淡淡的说道:“为什么不回家?回家不好吗?”

    “不好,一点也不好。”秦苏回答,“我的家里,没有你,看不见你,也听不见你的声音,我不想回去……我要和你在一起。”

    慕迟曜听到她的话,低下头,和她的目光对上,忽然勾起唇角:“那你说,我们去哪里比较好?”

    秦苏眼睛转了转,想了想,最后有些懊恼和失落的摇摇头:“不知道,我只知道……只知道,要和你在一起。”

    “听话。”慕迟曜伸出手,指尖轻轻的点了点她的鼻子。

    喝醉的秦苏,比平常难缠了不少,也更加的爱撒娇。

    以前的她不是这样的,虽然也很会撒娇,但是没有这样的粘人。而且,秦苏温柔一笑的时候,最动人。

    看来,真的是亏欠她太多,让她越来越害怕一个人,所以才这么粘他。

    慕迟曜这么一想,心尖一软,摸着她的脸颊,冷峻的眉眼,这个时候出奇的柔和。

    秦苏也注意到了他的神色变化,更加得寸进尺:“迟曜……今天晚上,你也不要回家了,就和我在一起。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就我们两个人,好不好?”

    慕迟曜一听,顿了顿,薄唇一抿,略微有些迟疑。

    秦苏见状,轻轻的拽着他的衣角,又往他怀里蹭了蹭,长发铺满了身下:“好不好……”

    她今天晚上,必须要把慕迟曜给留下。

    不能让他走,更不能让他回去见言安希。机会难得,她今天晚上好不容易把时间拖延到这么晚,是不会轻易的就这么前功尽弃的。

    而且,她有一件事,要做。

    慕迟曜看着她:“秦苏,你醉了。”

    “我没醉。迟曜,从我回到你身边之后,我还没有和你待在一起,过完整的一天……我……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秦苏不停都哀求道,眼睛一直看着他,目不转睛,期盼的等着他点头。

    慕迟曜又说道:“你已经醉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你是慕迟曜……慕迟曜,是我最爱最爱的男人啊!”

    慕迟曜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很慢很慢的点了点头:“好。”

    秦苏眼睛一亮:“真的?你答应了?”

    “嗯。”

    “那说定了。”秦苏忽然起身,攀着他的肩膀,“你不许反悔,今天晚上,你是我的了。”

    “谁是谁的,还说不定。”慕迟曜微微勾唇,低头吻了吻她的唇瓣,“你醉了,还能自己走吗?”

    秦苏点点头:“能。”

    说着,她连忙站了起来,乖乖的立定站好。结果没走两步,身子一软,根本站都站不住。

    慕迟曜早就在她站起来的时候,就跟着站起来了,适时的跟在她身后,见状再次接住了她。

    “不能就不能,在我面前逞什么强。”

    秦苏回头看着他:“我……”

    慕迟曜也不再多说,弯腰把她横抱了起来,稳稳的,然后低头看了她一眼:“走吧。”

    慕迟曜勾着他的脖子,靠在他怀里,又是惊讶又是惊喜。

    一路上直到走出餐厅,她都能感觉到别人好奇探究的目光。

    秦苏虽然躲在慕迟曜怀里,但是,她不用想也知道,这些目光都是带着艳羡的。

    慕迟曜把她抱上了车,然后开车离开。

    秦苏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就一直这么看着他,慕迟曜不时的侧头,和她的目光对上。

    他也没说什么。

    秦苏眼睛里的情绪不断的变幻,笑容越来越有深意。

    她更加肯定,她要牢牢抓住慕迟曜啊,不让任何人夺走了。

    他和她彼此相爱,谁也不能掺和进来,谁也不能。

    秦苏就这么一直看着慕迟曜,眼睛里满是爱慕。

    慕迟曜专心的开着车,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可是目光……却落在了他的手机上。

    今天一晚上,他的手机,没有收到任何的短信。

    他一直在等短信。

    按理来说,他给言安希的副卡上,划了一百万,那么言安希拿着这张卡去买买买的时候,他的手机,是会收到银行的短信的。

    可是,一直到现在,一条短信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言安希根本没有去逛街?

    她当时说的,只是气话?

    慕迟曜好几次忍不住想拿起手机,给言安希打一个电话,但是最后都忍住了。

    她不敢乱跑,也跑不了,她身边都是他的人,她插翅难逃。

    等他回去,再去找她问个清楚。

    慕迟曜开车去了酒店,一路抱着秦苏去了总统套房。

    “去洗澡,然后睡觉。”慕迟曜把她放了下来,扶着她的腰,淡淡说道。

    秦苏一听他这么说,突然有些惊慌,连忙仰头看着他,拉住他的手:“你呢?你把我送到这里,你就要走了吗?”

    “我……”

    没等慕迟曜说完,她已经连连摇头,情绪有些激动:“不,不行,你说过今天晚上陪我的。”

    “秦苏,现在已经很晚了。”

    “你是想回去吗?迟曜,别回年华别墅好不好,你……你天天可以看见言安希,晚晚都和她同床共枕。我就这一晚,这一晚也不行吗?”

    慕迟曜长腿一弯,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将她揽进怀里:“你怎么想这么多?我哪里也不去,会一直在这里。”

    秦苏这才慢慢安静下来:“我……迟曜,我是真的很怕你走……”

    “不走。今晚……我就在这里陪你。”

    秦苏这才重新露出笑容,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好,迟曜,我先去洗澡了。”

    “嗯。”

    慕迟曜看着她走进浴室,然后收回目光,落在手腕上的手表上。

    夜,已经很深了,时间不早了。

    他身上有股淡淡的酒味,并不浓重。

    浴室里传来水声,慕迟曜的眉头微微皱起,懒懒的靠在沙发上,沉默不语,看着落地窗外的万家灯火,神色微凝。

    今天晚上,秦苏缠他,实在是缠得很紧。

    他也的确有愧于她,见不得她露出一点点委屈的表情。

    今天晚上,就留在这里了……那,言安希呢?

    慕迟曜现在只要一想起言安希,他的心里就升腾起莫名的烦躁,怎么都压不下去。

    他站起身,走到衣架旁,取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拿出香烟和打火机。

    他本来是没什么烟瘾的,就算抽,也只是偶尔。

    身为慕家的长孙,慕氏集团绝对至高无上的管理者,他向来很有自制力。

    烟瘾这种东西,他可以控制。

    可是这段时间,他的烟瘾越来越重了。尤其是每次在想到言安希的时候,他的烦躁,就只能通过抽烟来抒发。

    其实,就连跟在他身边多年的私人助理,陈航,都很少见过他抽烟的样子。

    但是在想言安希的时候,却频频的犯了烟瘾。

    可以说,慕迟曜本身并不大的烟瘾,是因为言安希,才会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以至于,他的外套里,车子的暗格里,都常常装了香烟。

    慕迟曜走到落地窗前,一动不动,身形孤寂而落寞。

    他就站在那里,低着头,嘴里衔着香烟,一只手拿着打火机,一只手挡着风,点了好几次,才成功把烟点燃。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才慢慢的吐出。

    慕迟曜并不知道,他这个样子,要倾倒多少女人。

    多少人又希望,成为他现在心里,记挂的那个人。

    但是,慕迟曜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想谁。

    浴室的水声还在响,慕迟曜指尖的烟灰慢慢变长。

    他就一动不动,站在那里,背影挺拔。

    浴室里。

    秦苏站了起来,从浴缸里抬脚走出来,看着自己曼妙的身躯,魅惑的一笑。

    她缓缓的穿上浴袍,系着浴袍的带子,故意系得松松的,一扯就会掉。

    秦苏穿好浴袍之后,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沐浴过后的香味,十分满意的笑了笑。

    站在镜子前,她把盘起的头发放下来,披在身后。

    这个时候的秦苏,眼神清明,动作行动和平常人一样,根本没有在餐厅里的醉态,连一丝喝醉酒的样子都没有。

    更加没有在慕迟曜怀里的时候,那种软若无骨的娇羞,勾人心魄。

    她往身上喷了喷香水,又故意拉低了浴袍的领子,露出身前的深沟,这才打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今晚上,她的目的,要准备开始行动了。

    她把慕迟曜约出来,就只是吃一顿烛光晚餐吗?不,一般来说,吃完晚餐之后,才是真正的好戏。

    想要得到男人,就必须要在床上……让他欲罢不能。

    秦苏撩了撩头发,走进客厅,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窗边的慕迟曜,看上去……好像有些落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