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2章:你吻了她,又来吻我,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42章:你吻了她,又来吻我,脏

    “我没有刷你的卡,用你的钱,银行也没有给你发信息,不是很好吗?”言安希说,“这样,不会打扰你和秦苏相处了。”

    慕迟曜听到她的话,忽然就沉默了下来。

    他翻身从她身上下来,言安希松了一口气,可是同时,心里也有一点难受。

    她在尽力的忽略着。

    果然,她一提到秦苏,慕迟曜就不会再想要和她做这样亲密的动作了。

    他吻她,也只是因为,她是他的妻子,是她的附属物,只能被他占有吧。

    言安希刚刚这么想着,只看见慕迟曜翻身从她身上下来之后,并没有起身离开,而是……

    将她抱进了怀里。

    慕迟曜在她身边睡了下来,很强势的,一把将她抱进怀里。

    言安希刚刚被他压在身下,现在又被他抱进怀里。

    她叹了一口气。

    慕迟曜问道:“言安希,你叹什么气?”

    “我……我在想,你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让我好好的睡个觉。”

    “那你别想睡了。”慕迟曜说,“我没有睡,你也别想睡。”

    “为什么啊!慕迟曜,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

    他不说话了,就是抱着她。

    言安希闻着他身上浓重的烟味,有些嫌弃:“慕迟曜,你是不是又抽烟了?”

    “嗯。”

    “你怎么老是抽烟啊……对身体不好。”

    慕迟曜低头看着她:“你在关心我?”

    “不是。”

    “说谎。”

    “是我闻不惯烟味!”言安希强调道,“我闻到就不舒服,我才不吸你的二手烟。”

    “那我刚刚还吻了你。”慕迟曜说,“你就没有感觉到烟味?”

    他这么一说,言安希脸色……一变。

    她忽然就要挣脱慕迟曜的怀抱,爬起来。

    慕迟曜的大手一把按在她的腰上,将她按了下来:“你要去干什么!”

    “刷牙!漱口!”

    慕迟曜眉头一皱:“你还嫌弃?”

    “一直都嫌弃!”

    慕迟曜的长腿一伸,忽然就架了上来,把言安希困住:“那再吻一次好了。”

    说着,他就要低下头,去寻她的唇瓣。

    言安希连忙偏头躲过。

    慕迟曜却不放,一副霸道得誓要吻到她,才罢休的模样。

    言安希头发也乱了,一直都在拼尽全力的推搡着慕迟曜:“你走开……你……”

    她一个女生,当然抵不过慕迟曜的力气,还没三两下,就被慕迟曜给zhì fú了。

    他的鼻尖抵着她的鼻尖,唇瓣之间的距离,不过才一厘米的距离。

    慕迟曜没有吻她,但是他要是想吻的话,随时都可以。

    “讨厌烟味?嗯?”

    “是……”

    眼看着慕迟曜就要压下来了,言安希赶紧改口:“不是不是,不讨厌烟味。”

    其实对于喜欢的人来说,一点点烟味,完全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的。

    慕迟曜是个有洁癖的人,他的口腔是很清新的。

    言安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看得慕迟曜心里一痒。

    像是被羽毛给轻轻拂过一样。

    言安希看着他,又看了一眼窗外,夜色朦胧,真的已经很晚了。

    慕迟曜真的不打算让她好好睡觉了吗?

    想了想,言安希忽然伸手,勾住了慕迟曜的脖子。

    慕迟曜倒是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有这个动作,微微一怔。

    言安希看着他,吐气如兰:“慕迟曜,其实……也不完全是烟味的问题。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想要去刷牙吗?”

    慕迟曜声音淡薄:“为什么?”

    “你想一想,你刚刚从哪里回来?”言安希轻声说道,“秦苏那里啊!你和秦苏一起用着晚餐,烛光晚餐,情到深处的时候……你那么爱她,你会忍得住,不去碰她吗?”

    慕迟曜的脸色,迅速的拉了下来。

    言安希继续说道:“所以啊,你吻了她,又来吻我。你不觉得有是什么,我还觉得……脏。”

    言安希把最后一个字轻轻的说出来,明显的感觉到,慕迟曜的眼眸一眯。

    他生气了。

    “脏?”慕迟曜唇角一勾,轻轻的碰过言安希的唇瓣,“言安希,你知道,什么叫脏吗?”

    她摇了摇头。

    “慕迟曜,我知道,你和秦苏今天晚上,相处得肯定很好。”言安希说,“你和她的感情越好,那么,我离开你身边的日子,也就越来越近……”

    他眉头一皱。

    “实话告诉你吧。”言安希说,“慕迟曜,我现在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告诉自己,时时刻刻做好心理准备,等待你的宣判。”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纸离婚协议书,就这么递到她面前来了。

    慕迟曜看着她,目光沉沉。

    言安希也看着他,她又把慕迟曜给惹生气了。

    可是让她觉得惊讶又震惊的是,慕迟曜却没有任何的动作,甚至说道:“言安希,你错了。”

    “……啊?”

    “你错了。”他又说道,“我也……错了。”

    他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言安希听得一头雾水。

    慕迟曜的双手,忽然再次收紧了,搂着她的腰,低声说道:“言安希,今天晚上,我没有和秦苏接吻。”

    言安希愣了。

    他……他现在这是在解释吗?

    “你……”

    “所以你必要觉得有什么。”慕迟曜抬起头,下巴抵着她的发心,淡淡的说道。

    言安希一下子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

    他没有和秦苏接吻……

    那么也就是说,他和秦苏,今天晚上就只是简简单单的吃了个饭?

    言安希心里忽然涌上一种喜悦。

    好像……此刻他的怀抱,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但是高兴不过一秒,很快,言安希的理智就回归了。

    她咬了咬下唇,轻轻的应了一个字:“哦。”

    慕迟曜的下巴不断的磨蹭着她的发心,闻着她头发上的香气,目光忽然有些幽深了。

    他没有发脾气,虽然他刚刚的确是很气,她说那句话。

    嫌弃他和秦苏接吻,又来和她接吻……

    可是慕迟曜的解决办法,没有像以前那么粗鲁,反而是耐心的,和她解释。

    言安希被他抱在怀里,虽然很困,但是却睡不着了。

    她戳了戳慕迟曜的心口:“你……还不走?”

    “走?”

    “你难道不要回你自己的房间吗?你还想今晚在这里睡啊?”

    慕迟曜挑眉道:“不可以吗?”

    “不可以。这是我的房间。”

    “年华别墅的房间,都是我的。”

    言安希:“……可是你让我这里睡,这就是我的房间。”

    “你人都是我的,有什么问题?”

    “你……”

    言安希从他怀里抬起头来:“慕迟曜,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

    他微微挑眉,有些不解:“嗯?”

    “才和秦苏分开,度过了一个浪漫的晚上。现在,你回到家,又和我这样睡在一起……”

    言安希的声音越来越轻,因为她看到,慕迟曜本来就不怎么好的脸色,再次沉了下来。

    “言、安、希!”

    她狠狠的咬了一下下唇,接着说道:“我不希望你这样。要么,慕迟曜,你就和秦苏在一起。要么,你就和我,好好的过婚后日子。”

    慕迟曜眉头一皱:“你这是在让我做选择?”

    言安希回答:“早晚都要选择的,不是吗?”

    “是你能多问的吗?”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言安希说,“可是你抱着我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会对不起秦苏吗?”

    慕迟曜唇角一抿。

    “你和秦苏在一起的时候,又没有想过,会对不起我吗?”言安希的声音越来越小,“我好歹,也是你的妻子。”

    慕迟曜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倒是很会为我着想。”

    “我只是不想提心吊胆下去了。”

    慕迟曜冷冷的哼了一声,放开了她,从床上起身。

    言安希揪着被子,没有说话。

    慕迟曜的衣服被压得有点皱,但是一点也不影响他的气场。

    他背影挺拔的站在床边:“言安希,我会成全你的。很快,我会给你一个答案!“

    “嗯。”言安希点点头,“这样最好。不然……我太煎熬了。”

    慕迟曜回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冷得如同冰霜一样。

    煎熬?

    谁不煎熬,她以为,就是她水深火热吗?

    “言安希,我告诉你,就算我不要你了,那么,你也不能和墨千枫在一起。”慕迟曜说,“想都别想。”

    “你……”

    “别忘记了,星辰医院,我已经买下来了。你弟弟,还在里面的重症监护病房躺着。”

    言安希一颤。

    “明天,我就让人把墨千枫交的医疗费给退回去。言安希,我以前说过,只能我欺负你,那么现在,我再告诉你一句话。”

    她仰头看着他:“什么?”

    “也只有我能对你好!”

    慕迟曜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走的时候,狠狠的甩上了门。

    整栋别墅,似乎都抖了三抖。

    言安希揪着被子,睡意全无。

    床单上,还有着慕迟曜的余温,空气里,似乎还有慕迟曜身上,那淡淡的,若有若无的烟草味道。

    言安希摸了摸嘴角,似乎有一个印子。

    慕迟曜咬她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轻过。

    言安希擦了擦嘴角,光着脚,去把灯给关了,然后躺在床上,只留下柜台上一盏小小的台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