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0章:慕总嘴角的挠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50章:慕总嘴角的挠痕

    听见她的话,慕迟曜却是一脸的无动于衷。

    “那就恨着吧。也许……”慕迟曜说着,拉长了声音,“言安希,恨,比爱着要好。”

    至少,恨不会那么的全心全意,爱却是倾其所有。

    他说完,低头,温柔的啄着她的唇瓣。

    言安希不肯松口。

    慕迟曜也没有着急,一点一点的,用唇舌,温柔的,缓慢的,柔情的,撬开她的贝齿。

    言安希在他这样持久的耐心之下,牙齿终于被他成功撬开。

    他汲取着她口中的香甜,弥补刚刚情到深处的时候,没有吻到她的遗憾。

    慕迟曜也尝到了血腥味儿,她的血的味道。

    但是他没有在意。

    他用力的吻着她,把这个吻,缠绵到了极致。

    而且,他还握着言安希的手,重重的,重重的按在了他的心口上。

    这一晚上,到底是谁……在折磨谁?

    慕迟曜走了。

    言安希微微动了动,浑身酸麻。

    她也没有让慕迟曜好过,在他的后背上,狠狠的,狠狠的挠了无数条。

    言安希休息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很艰难的起身,一步一步的挪进了浴室。

    她打开花洒,把水量调到最大,一直不停的清洗着自己的身体。

    她嫌脏。

    言安希不知疲倦的洗着,直到洗得皮肤发红,手指尖的皮肤都已经泡皱了,这才停下来。

    她狠狠的用力的咬着唇,把眼泪给收了回去。

    慕迟曜到底是发哪门子的疯,送秦苏回来以后,就这么疯狂的要她?

    难道……他是用这样的方式,来惩罚她对秦苏说的话,惩罚她把秦苏气得玩失踪了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言安希想,慕迟曜,他成功了。

    这样的惩罚,真的比任何的折磨,都要来得猛烈,和让她无力承受。

    第二天。

    闹钟准时响起,言安希看了一眼时间,也准时的起床。

    下楼,去餐厅,她看到了慕迟曜还在那里坐着,手里拿着一份报纸,在目不转睛的看着。

    侧脸轮廓分明,剑眉星目,一如既往的俊美。

    言安希有些疑惑,他今天怎么还不去公司?

    但是她也不想管他,看见慕迟曜,她就恨不得……

    恨不得……

    恨不得怎么样呢?

    言安希忽然有些泄气,她奈何不了他,他连让他内疚,或者是生气的本事都没有。

    她想了想,转身对佣人说道:“今天我不吃早餐了,把我那份给撤了吧。我先去公司上班了。”

    她不想和慕迟曜在一张餐桌上吃饭。

    不然,她会忍不住的,想要把一整杯牛奶,全部都泼在了他的脸上!

    佣人听到她的话,十分惊讶:“啊……太太……”

    言安希十分莫名其妙的看着佣人:“怎么了吗?我不吃早餐而已,又不是这辈子都不吃早餐了。”

    “不是的,慕太太。”佣人恭敬的回答道,“今天是周六啊……您不需要上班。”

    “啊?周六?”

    言安希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今天已经是周六了?

    不用上班?

    “是的,太太。”佣人回答,“所以,您……”

    言安希第一反应就是,她要回去补觉。

    这几天……她整个人都是在团团转的,要晕了。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今天已经是双休日。

    “我也不吃了。”言安希说,“我回去补个觉吧。”

    “太太,这……”佣人往慕先生的方向看了两眼,使了个眼色。

    言安希毫不在意的说道:“我去睡觉。”

    慕迟曜在看报纸,这个时候,见她直直的往餐厅外面走去,根本不在乎身后的他,这大少爷脾气,也一下子上来了。

    毕竟,慕迟曜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忽略过。

    “你再往前走一步试试?”

    慕迟曜的声音不大,但是自有一股威严气势在,言安希胆子再大,还是被他这句话给……

    震慑了一下。

    所以,她的脚步一顿。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站在餐厅门口的佣人,有意无意的挡在了门口:“太太,先生……正在叫您呢。”

    说完,所有的佣人都鱼贯而出,最后一个佣人走出去的时候,还顺便带上了餐厅的门。

    这下子,餐厅里,只剩下慕迟曜和言安希了。

    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言安希回头看着他,反正就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慕迟曜,你这样有意思吗?”

    “没意思。”

    “你还想要怎么样?把我往死里逼吗?”

    “死?”他微微挑了挑眉,“我要是不让你死,你只怕……死不了。”

    “你!”

    慕迟曜把手里的报纸一合,放在了手边,抬头看着她。

    “你要是在那里站着不动,我就让你今天站一天。”他说,“不想站,就过来吃早餐。”

    言安希犹豫了一下。

    慕迟曜凌厉的眼神已经扫了过来:“言安希,我说到做到!”

    她这才扭扭捏捏,不情不愿的走了过来,坐下。

    言安希刻意挑了一个离他最远的位置,结果屁股刚刚坐下,慕迟曜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以前是坐在那里的?”

    “……不是。”

    慕迟曜没有说话了,只是一直看着她。

    在他的眼神攻击之下,言安希最终……还是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她喝了一口牛奶,然后瞥了一眼慕迟曜。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言安希就有些惊讶了,一下子移不开目光。

    慕迟曜的嘴角边往下,有一道两厘米长的挠痕。这样的痕迹印在他俊美的脸上,真的十分明显。

    言安希不由得有些看呆了。

    慕迟曜眉头一皱:“看够了吗?”

    言安希忽然,就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哦,慕迟曜,让你大半夜的,像个神经病一样。现在我看你顶着这一道挠痕,怎么出去见人!”

    刚刚是离得远,言安希心里又堵着气,根本没有仔细看慕迟曜。

    现在隔得近了,很清楚也很容易的就看到了他嘴角边的那一道挠痕。

    “双休日。”慕迟曜说,“我在家,不出门。”

    “那我看这两天的时间,也不够这挠痕恢复的。”

    “你好像很高兴?”

    “对!”

    言安希心里明白着,慕迟曜嘴角边的这道挠痕,就是她昨天晚上给抓出来的。

    不知道是纠缠到什么时候,她的指甲无意识的带到了,所以刮伤了吧。

    言安希想,早知道,她昨天晚上就应该多挠几道!

    看他怎么出去见人!

    不过现在也好,一道也可以了!

    慕迟曜微微眯着眼睛:“这是你昨天晚上的杰作,言安希。”

    言安希故意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原来是这样啊。是我抓的啊,那抱歉了,昨天晚上黑灯瞎火的,没看清。不然啊……”

    “不然什么?”

    言安希回答:“我应该从你眼角处挠一道,一直到下巴,这样的话,更加明显。”

    言安希想起昨天晚上,慕迟曜禽兽不如的行为,就一肚子的气。

    他从来就不顾及她的感受!

    慕迟曜斜眼看着她:“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再挠一道试试?”

    看着慕迟曜那张俊美的脸,言安希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手痒了。

    她哪里还敢挠?昨天晚上,是因为他先占有她在前,她才挠他的。

    现在平白无故的,她再去挠慕迟曜一道,那简直就是在自找死路。

    她白了他一眼:“我才不会上当。”

    言安希决定不再搭理慕迟曜,她反正吃完这一顿早餐,她就上楼去补觉。

    本来经过了昨天的事情,她心情就不好,晚上又被慕迟曜带着折磨了那么久,她真的很困。

    慕迟曜也没有再看报纸,喝了一口咖啡,目光一直若有若无的落在言安希身上。

    言安希只装作没有看见,顶着他目光的巨大压力,匆匆忙忙的吃完早餐:“好了,我吃完了,我先回房睡觉了。”

    “睡觉?”慕迟曜淡淡的开口,“哪里来的闲情逸致。”

    “今天不用上班啊,我除了在家睡觉,还能干什么?”言安希说,“你不会准我出去乱跑的,难道不是吗?”

    “只要不去见墨千枫,一切都好说。”

    “墨千枫?”言安希又听见慕迟曜提起他,心里有些别扭,“我说了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除了……”

    慕迟曜眼眸一眯:“除了什么?”

    “还会见他一次。”言安希说,“还钱。”

    “那二十四万?”慕迟曜眉尾微挑,“这么一点零花钱,我帮你还。”

    言安希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用,我自己来还。”

    开什么玩笑,慕迟曜要是还了这笔钱,那她就从欠墨千枫的钱,变成了欠慕迟曜的钱!

    她才不想再欠慕迟曜任何!

    “你自己还?你哪来的钱?”

    “我……我会想办法的。”

    慕迟曜似乎是很不悦,言安希这么直接明白的拒绝了她,有些恼怒,哼了一声,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我看你想什么办法。”他说,“言安希,你在我面前这样倔下去,没有什么好结果的。”

    言安希没有说话。

    反正……她和他,离婚的日子,不远了。

    不是吗?

    昨天晚上在海边,他都和秦苏那么深情的告白了,还有她言安希什么事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