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3章:你不会对言安希有感情了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53章:你不会对言安希有感情了吧

    慕迟曜还挺会生活的,不仅别墅里面装修精致,摆设奢华有档次,花园面积也不小,即使现在不是春天,花圃里也是姹紫嫣红的。

    看来,慕迟曜还是个有品味的霸道土豪,言安希在心里想。

    她走到花圃边,站在树荫下,静静的站着。

    慕迟曜开车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言安希侧对着他,看着花圃里的花,眉眼温婉,眼睫微翘,树荫里投下点点光斑,洒在了她的身上。

    微风轻轻吹起的时候,她连衣裙的裙摆就随风飘逸,扬起十分优雅柔美的弧度。

    她好像一只蝴蝶,随时都要展翅高飞,飞出这年华别墅的围墙,飞向那花花世界里去。

    慕迟曜眼眸一眯。

    她要是飞走了,那么,她就不属于他了?

    他倒是很难得看到,言安希这么安静又这么美丽的一面。

    她在看什么?她现在,又在想什么?

    言安希丝毫没有注意到,慕迟曜已经回来了。

    她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一点也没有在意周围的环境。

    过了好一会儿,她叹了一口气,转身准备进去,不在这里站着了。

    结果一转身,看到了一双,被西裤包裹着的修长的腿。

    言安希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像是见鬼了一般看着慕迟曜:“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很久了。”

    言安希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又转头看向不远处停着的车。

    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我没看到你,你……你怎么也不知道说一声?”

    慕迟曜只是目光沉沉的看着她:“言安希,你在想什么?”

    “啊?”

    “你一个人站在这里,也不说话,在想什么?”

    “没有想什么……”

    “真的?”

    “真的。”言安希点点头,又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出去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事情已经办完了。”

    “哦……所以,你今天不出去了?”

    慕迟曜眉头微皱:“你希望我出去?嗯?”

    “没有……我只是觉得,”言安希轻声说,“你会去陪秦苏。”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转身往别墅里面走去:“我今天就在家,哪里也不去。”

    言安希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莫名其妙。

    他向来是个大忙人,今天怎么会这么得空在家里待着?

    就算慕迟曜不去应酬,不去见客户,有时间,他也该和秦苏在一起,怎么会……在家呢?

    难道是想监视她?

    言安希又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快要变老了,天天是个唉声叹气的。

    跟慕迟曜相处在同一个屋檐下,还不上班,一下午的时间,除非她待在房间里不出来,才有可能和他没有接触。

    不过……她就算是在房间里待着,也不可能完全避开慕迟曜啊。

    她就算把房门反锁了,慕迟曜要是想进来……什么也拦不住她。

    言安希挽了挽耳边垂落的发丝,眼角余光忽然又瞥见一辆车驶进了年华别墅。

    远远看去,副驾驶上,好像坐着的是一个女的。

    难道……不会是秦苏来了吧?

    车子还没开过来,副驾驶的车窗已经降下来了,夏初初伸出头来朝她喊道:“安希!”

    言安希一看,居然是夏初初,瞬间就兴奋了:“初初!”

    虽然厉衍瑾很不满夏初初在开车的时候,把头伸出窗外的举动,但是想想这里已经不是马路上了,也就没说什么。

    夏初初迫不及待的解开安全带,车子一停稳,蹭的就跑下车了,完全不管身后的小舅舅。

    两个人难得不是在公司里见面,都高兴得不得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夏初初今天是带着好事来的。

    言安希和夏初初两个人一边低声说着话,一边走进了别墅里。

    厉衍瑾在后面跟着。

    客厅里,慕迟曜听见声音,回头看了一眼,看见了夏初初,眉头微皱。

    夏初初是有些害怕慕迟曜的,他这眉头一皱,她就下意识的往言安希身后躲了。

    还是小舅舅好,夏初初想。

    安希每天和慕迟曜生活在一起,不知道要背负多大的心理压力。

    慕迟曜还没有说什么,又看见厉衍瑾从外面走了进来。

    哦,原来夏初初是和他一起来的。

    言安希根本都不理会慕迟曜,牵着初初的手:“初初,我们去偏厅。”

    “好。”

    慕迟曜看了两个人一眼,薄唇微抿,没有说话。

    厉衍瑾走了过来,在他身边坐下:“怎么,慕大总裁,今天居然这么闲,在家里坐着?”

    慕迟曜淡淡的说道:“厉衍瑾,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沈北城那一套油腔滑调?”

    “我只是表示惊讶而已。你向来双休日都是应酬不断的,要知道,你的时间有多宝贵。”

    “那也得腾出时间来,给自己放假。”

    “得了吧。”厉衍瑾说道,“你就是想在家,陪言安希吧?”

    “没有。”

    “没有?”

    慕迟曜瞥了他一眼:“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听说……秦苏回来了。上次她还来了慕氏集团,公司里有人说,那是慕太太的姐姐。”厉衍瑾说,“我当时就在想,估计是秦苏。因为她和言安希长得很像。”

    慕迟曜点点头:“是,秦苏……回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她没死。”慕迟曜说,“她被她的朋友,用尽一切办法,给救下来了。”

    厉衍瑾说道:“可当初……你那一枪,是实打实的击中了她的心脏。”

    “是。”

    “那怎么……还能活下来?”

    慕迟曜顿了一下,说道:“或许,这就是命吧。她没死,我却一直以为,她死了。要是知道秦苏还活着,我又怎么会娶言安希呢?”

    厉衍瑾微微一怔:“这倒是个麻烦。那现在,你是要和言安希离婚吗?”

    “离婚?”

    “不然呢?你就打算让秦苏这样跟着你?”

    慕迟曜十分烦躁的说道:“难道,就只有离婚才能解决问题吗?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厉衍瑾摇摇头:“好像没有了。”

    慕迟曜眉头紧锁,下意识的就想去摸茶几上的香烟盒。但是他看了一眼,又忍住了。

    看到他这副坐立不安的模样,厉衍瑾说道:“慕迟曜,我看,你不会是对言安希……也有感情了吧。”

    慕迟曜抿着薄唇,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似乎是……默认了。

    又似乎……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劝你一句,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你拖得越久,事情只会更加的棘手。”

    慕迟曜懒懒的靠在沙发上:“我明白。”

    其实昨天晚上,在海边沙滩上,他已经做出选择了。

    不然,他不会对秦苏说那样近乎承诺的话。

    厉衍瑾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当初你娶言安希的时候,说是玩玩。现在,慕迟曜,是不是玩大了?”

    他瞪了厉衍瑾一眼。

    厉衍瑾又说道:“玩得再大,只要别把自己玩进去,那就算好的。”

    “我会处理好的。”

    “初初和言安希的关系很好,我看到时候,她只怕也会因为言安希,而受到影响。”

    慕迟曜的目光一下子放得很远,有一种老谋深算的感觉。

    “厉衍瑾,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我?我不知道,你别问我。“厉衍瑾说,“其实这件事,说起来也很容易。爱谁,就留下谁。不爱谁,就舍弃谁。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言安希是你的新欢。秦苏是你的旧爱,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么做都觉得心里不踏实。”

    旧爱?新欢?

    的确是。

    慕迟曜忽然笑了一声,唇角微勾:“厉衍瑾,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的比喻这么贴切过?”

    “如果你觉得我把言安希比作你的新欢,秦苏比作你的旧爱,你认为很贴切的话,那么,慕迟曜,我只能说,你把言安希,放在了和秦苏同样相等的位置上。”

    就好像一个天秤,这边是言安希,这边是秦苏,可天秤不会倾斜。

    慕迟曜一惊。

    厉衍瑾的话,像是一语惊醒了梦中人。

    慕迟曜顿了顿,沉声说道:“不,不可能的。这件事,我会很快处理好。”

    “但愿吧。”厉衍瑾说,“不过,秦苏当年和慕天烨,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慕天烨陷害她。”

    “陷害?”

    “嗯。她和慕天烨什么关系都没有,是我当时太冲动了,以为她背叛了我。”慕迟曜说,“实际上,我当时看到她和慕天烨很亲密,都是慕天烨故意让我看到的。”

    厉衍瑾叹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那这么说起来,秦苏还是受害者了。”

    “嗯。所以……我需要弥补她。”

    慕迟曜说着,目光往偏厅的方向看去。

    秦苏和言安希的问题,的确是时候要说个清楚明白了。

    偏厅里。

    言安希看着夏初初:“初初,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找我?”

    “安希,你不会忘记了吧?”

    “忘记什么了?”

    夏初初点了点她的额头:“你上次问我借钱,你不记得了?”

    言安希这才恍然大悟:“记得记得。我刚刚一下子脑子没转过来。怎么,初初,你现在有这笔钱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