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5章:你爱不爱我,我不稀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75章:你爱不爱我,我不稀罕

    不然,慕迟曜实在是太嚣张了,都没人能制得住他。

    可是……

    就算爷爷打他,慕迟曜却丝毫没有退让一步的想法。

    这么一想,言安希只觉得心里又更加的委屈了。

    可是她的委屈,慕迟曜是不会懂的。

    言安希真的是被他气着了,脑袋里嗡嗡嗡的响,完全无法冷静下来。

    慕迟曜却慢慢的冷静下来了,目光淡淡的看着她:“你的反应很大,这么激动干什么?嗯?”

    言安希抬手握紧拳头,就要往他身上捶去。

    慕迟曜握住了她的手腕:“怎么,恼羞成怒了?”

    “你胡说八道!”言安希说,“我都被你这么冤枉了,我还不生气,还要像个包子一样的,任凭你欺负吗?我也是人,我当然有自己的脾气!”

    慕迟曜将她压在墙上,牢牢的控制着她:“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是不是和爷爷说了什么?是不是……装可怜扮委屈吐苦水?”

    言安希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慕迟曜,你血口喷人!”

    “你敢说,你没有吗?爷爷这么偏袒你,一定有其他的理由。”

    言安希抬头和他对视:“原来,慕迟曜,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不择手段,背地里耍阴招的女人?”

    他淡淡的回答:“我不确定,所以问你。”

    言安希只觉得心如刀割:“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那我就是什么样的人。我解释不解释,在你心里,没有多大的作用。”

    “你要怎么解释?”

    言安希不想和他纠结:“好了,慕迟曜,你放开我。”

    她被他抵在墙上,困在他的怀里,手心上似乎还能感受到他的体温。

    慕迟曜就是剧毒,沾上了,就戒不掉。

    言安希想着想着,忽然笑了。

    慕迟曜见她笑,脸色更加沉了:“言安希,你笑什么?”

    这个时候,她居然还笑得出来?

    是不是如了她的意,她很高兴?

    “我在笑,我为什么会爱上你这种人,”言安希说,“简直是……自讨苦吃。”

    慕迟曜看着她:“你这个女人,真的是矛盾。一边说着要和我快点离婚,一边却又说,爱上我很痛苦。”

    “这就是爱情啊,我单方面的爱情……我想离婚,是想快点从这样的局面里,解脱出去。”

    言安希看着他,说道。

    慕迟曜一言不发,只是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可是她的心,早已经被慕迟曜,深深的伤害了,而且,千疮百孔。

    “慕迟曜,慕太太的位置,我不稀罕。你爱不爱我,我也不稀罕了。我只想离开你,离得越远越好!再也不会回头……”

    慕迟曜冷冷的说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觉得这个婚,要怎么离?”

    “该怎么离,就怎么离。”

    “你说的倒容易。”

    言安希问道:“爷爷不是已经走了吗?当时在餐厅里,我也说了,我们两个私下商量。现在商量的结果,就是达成一致的协议,同意离婚。”

    慕迟曜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言安希,爷爷掺和进来了,离婚,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你不是不怕爷爷吗?”言安希反问,“刚刚爷爷的拐杖打下来的时候,你不是依然不松口吗?现在爷爷都走了,你怎么还畏手畏脚的了?”

    刚刚在爷爷面前,慕迟曜坚决要离婚,和秦苏在一起的态度,让言安希的印象非常的深刻。

    最爱的男人,为了别的女人,那么的固执和坚守,对言安希来说,是一种多大讽刺啊。

    “那是需要表明我的态度。”慕迟曜说,“态度摆在那里,爷爷才会看到,我要娶秦苏的决心。”

    言安希忍着心底一阵一阵的痛,淡淡的说道:“噢,原来是这样啊……”

    他挑眉:“不然你以为呢?”

    “我没怎么以为。”言安希说,“那慕迟曜,现在离婚协议书也签了,你态度也表明了,可以去民政局了吧?”

    慕迟曜捏着她下巴的手,用力的收紧:“言安希,现在离婚,不是我们两个的事情了!”

    慕老爷子这横插一脚,要说没有什么影响,是不可能的。

    慕迟曜再怎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爷爷也是他最尊敬的人。

    所以慕老爷子的话,他不能当耳边风。

    “不是我们两个的事情,那是谁的事情?”言安希问,“难道还有其他人,会牵扯进来吗?”

    “是我和慕家的事!”慕迟曜说道。

    “那也是你的事!和我无关!我们先离了婚,其余的后续事情,你自己去处理!”

    他冷笑着说道:“想逃?”

    言安希如实回答:“想尽快离开你。”

    离婚之后的烂摊子,她才不想参与收拾,就让慕迟曜慢慢的去折腾吧。

    她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

    慕迟曜凑了过去,鼻尖几乎贴着她的毕竟,捏着她下巴的手,也越收越紧。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言安希,这个婚,今天离不了了。”

    言安希听到这句话,双眼顿时就睁大:“为什么?”

    她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煎熬和折磨,为什么现在告诉她,不能离婚了?

    “等我先把爷爷那边处理好。”慕迟曜说,“今天不能去民政局,办理离婚。”

    “离了婚,再去处理,难道不是一样的吗?”

    慕迟曜见她三句话不离离婚,而且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心里就堵着一口闷气,堵得越久,就越闷,越让他情绪暴躁。

    “你以为我不想?”他说道,“言安希,刚刚爷爷都说了那样的话,我要是现在马上去离婚的话,事情就闹大了。“

    慕老爷子的脾气,也是不容小觑的。

    言安希忽然只觉得浑身乏力,看着面前的慕迟曜,也觉得心里很塞。

    “我都已经做好了接受一切的准备了,为什么偏偏还要这样对我……”她低着头,近乎自言自语的说道,“再鼓起一次面对离婚的勇气,真的很难啊……”

    只有言安希自己知道,她的心里,没有表面上的洒脱。

    无数次深夜,午夜梦回的时候,她都会做梦,噩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