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6章:咬舌自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76章:咬舌自尽

    有时候从梦中醒来,言安希发现自己在哭,连枕头都哭湿了。

    爱上一个人,需要勇气,离开一个人,需要的是更多更大的勇气。

    言安希咬咬唇,抬头看着眼前的慕迟曜:“你都能为秦苏牺牲这么多,这一次,忤逆爷爷又怎样?”

    她只想快去离婚,然后离开这里,离开慕迟曜,这一辈子,再也不相见才好。

    慕迟曜微怒的声音响起:“言安希,说起离婚,你好像比我还着急?嗯?”

    她一个字一个字,很慢很慢的说:“我希望,越、快、越、好。”

    慕迟曜眼眸一眯,十分危险的打量着她。

    长长的走廊里寂静无声,言安希忽然想起那一次,书房遭遇枪击的时候。

    他也是这样,把她抵在墙上。

    虽然当时,他也在生气,可是那样的生气,是在关心她,责怪她,甚至后来,他不顾那么多人在场,二话不说就吻了她。

    慕迟曜忽然唇角一勾:“言安希,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处理好爷爷那边,再和你离婚吗?”

    她摇了摇头:“不知道。也许,你怕和爷爷的关系,越来越恶化吧。”

    “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

    “是吗?那……还有其他什么原因?”

    慕迟曜的薄唇慢慢的上移,移到了言安希的耳畔边,低声说道:“因为秦苏。”

    听到这个名字,言安希心里如果被碾压过一样,疼得已经快要失去知觉了。

    慕迟曜看不见她的表情,也感觉不到她的伤痛,只是在她耳边继续说道:“爷爷这么讨厌秦苏,就算我今天和你离婚了,把秦苏带回家来,也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慕迟曜说着,顿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感受到了言安希微微颤动着的身体,“这样一来的话,我强行忤逆爷爷,只会让秦苏不被爷爷承认,也不会被慕家待见,我不想她受这样的委屈。”

    言安希需要死死的咬住下唇,紧紧的扣着手心,才能让自己克制,再克制。

    哪怕她已经在浑身发抖了。

    慕迟曜的话,永远是伤她的,最好的武器。

    “所以,言安希,你明白么?”慕迟曜的薄唇,几乎是贴着她的耳畔,“这个婚,现在还不能离,我要让秦苏,风风光光的,嫁进我们慕家,嫁给我。”

    下一秒,言安希的泪水就要从眼眶里,夺眶而出了,可是她忍住了。

    哪怕她的视线已经被泪水模糊。

    她用尽了生平最大的力气,一把推开了慕迟曜。

    慕迟曜看着她,似笑非笑,唇边的那抹弧度,真的是十分刺眼。

    言安希几乎是扭头就走。

    可是步子还没迈出去,慕迟曜已经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将她扯了回来。

    “去哪?”慕迟曜冷冷的问。

    他这么问,言安希也面无表情的回答:“去公司,上班。”

    她只能这样面无表情的说话,她稍微松动一分一毫,那眼泪就会流下来了吧。

    言安希不想在慕迟曜面前哭。

    “上班?”慕迟曜挑眉,“恐怕现在不能。”

    “都已经不用去民政局办理离婚了,我还在这家里,傻傻的等着干什么?”

    慕迟曜是她的劫,她躲都躲不掉。

    也许命中注定吧,这个劫,还没到尽头,还没有结束。

    如果没有慕老爷子这么突然出现,或许……她已经和慕迟曜办好离婚手续了。

    “我让你在家,你就在家!”

    慕迟曜扔下这一句话,强行握着她的手腕,十分霸道强势的,把她拖进了主卧。

    言安希差点被门槛给绊倒。

    慕迟曜把她拖进来之后,脚尖微勾,一脚把门关上。

    言安希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又发哪门子的疯,只好忍气吞声。

    反正她就算是反抗,也没有什么作用。

    慕迟曜这个人向来独断又自大,她越是反抗,只会越激起他的占有欲和征服欲。

    言安希可以肯定,慕迟曜绝对是她见过的,占有欲最强的一个人。

    慕迟曜一路握着她的手,直接把她拖到了卧室的床上,一甩手,将她扔在床上。

    虽然说床上很柔软,但是言安希这一摔,翻天覆地的,整个人还是晕了好一会儿。

    但是,很快,她反应迅速的爬起来。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她心里很明白,慕迟压这样做,十有**……又是要发疯了。

    她不想再无情的被他占有身体。

    她不是他发泄的工具。

    慕迟曜看着她,那眼神犀利冷漠,身形高大,面对着言安希,仿佛就是一只大灰狼,在看即将入口的小白兔。

    言安希很恨的看着他:“慕迟曜,你又想怎么样?”

    他冷笑一声,凑上前来,一只脚抬起,半跪在床上,英俊的面容凑到她面前:“你觉得我可以怎么样?”

    “你禽兽!”

    “我对你,已经禽兽过很多回了,不是吗?”

    言安希双手紧紧的捂着胸前:“慕迟曜,你这一次要是还这样对我,我就咬舌自尽!”

    慕迟曜显然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微微一怔。

    随后,他很快就笑了:“咬舌自尽?言安希,你这是在威胁我?”

    “你不要过来!”

    慕迟曜看着她,哼了一声:“言安希,你不会这么做的。因为你还舍不得死。你死了,你那躺在医院里的植物人弟弟,要怎么办呢?”

    言安希愤恨又绝望的看着他:“慕迟曜,你一定要把我逼到无路可走?”

    慕迟曜抬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颊:“言安希,其实你不知道,你也用你的方式,在逼我。”

    他之前就回答过她,如果没有秦苏,他是会和她在一起的。

    前提是,他和她之间,没有秦苏的出现。

    而现在的情况是,秦苏已经回来了。

    言安希偏过头去,躲开了他的手。

    他的指腹有薄薄的茧子,触着她脸上柔嫩的皮肤,有些刺,也有些扎。

    可这些感觉,哪里及得上心里的万分之一?

    慕迟曜看着她的侧脸,慢慢的收回手,也离开了床,站在床边。

    言安希轻轻的咬咬唇,抬头望着站着的慕迟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