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9章:恨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79章:恨你

    言安希微微偏头,在慕迟曜耳边轻轻的说道:“如果说,我现在还爱着你的话。那么慕迟曜,我对你的恨,和对你的爱,一样的多。”

    他浑身一震,目光里透露出一丝丝的不可置信。

    言安希却笑了,那笑声很轻,却那么的刺耳:“慕迟曜,你只记住了,我说过我爱你。你却忘记了,我也说过我恨你。”

    “而且,我说我恨你的次数,比说我爱你的次数,要多。”

    他的手蓦然一紧,圈着她纤细的腰身,手背青筋暴起。

    “恨我?”慕迟曜问,声音很沉,语气很重。

    “一开始时是爱你,现在是恨你,非常非常的恨。”言安希轻声说,“当爱和恨一样多的时候,慕迟曜,我这颗心啊……就死了。”

    “死”字一说出来的时候,空气里,似乎都只剩下两个人浅浅的呼吸声。

    言安希巧笑嫣然的看着慕迟曜,笑得眼睛都弯起来了,不知道她到底在笑什么。

    又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看着她笑得这么开心的模样,慕迟曜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他真的很想很想伸手,再度掐上她纤细修长的脖子,可是……他不能。

    言安希看着慕迟曜,虽然是在笑,可心里也是很慌的。

    她也怕慕迟曜发怒,他生气的时候,真的是很可怕。

    两个人对视着,僵持着,谁也不说话,谁也不先开口,就这么对峙着。

    就在言安希以为,她这么的挑衅,慕迟曜会再度发怒的时候,他却唇角一勾,竟然是笑了。

    他低头,薄唇若有若无的擦过她的额头:“言安希,爱也好,恨也罢,你始终记得我,也足够了。”

    “不!”言安希后背一凉,几乎是立刻说道,“我会忘记你的,我一定一定会忘记你的。”

    “你忘不了我的。”慕迟曜说。

    “我可以做到的!”

    慕迟曜淡淡一笑,那笑容却没有达到眼底:“只要你在慕城一天,那么你就一天,都会记得我。慕城,是我的地盘。”

    “慕城这么大,我们不会相遇的。”

    “是吗?”慕迟曜挑眉,“身为慕氏集团的第三大持股人,每个月的例行董事会,还有各种股东会议,你只怕……都要参加。”

    言安希一愣,忽然就明白了。

    “慕迟曜!你简直是老谋深算!”

    他不给她钱,不给她支票,给她股份,就是为了,让她永远都逃脱不了他的掌控!

    慕迟曜淡淡的回答:“我之前都说了,兵不厌诈。”

    言安希咬着唇说道:“何必呢?到时候,我们离婚了,你和秦苏在一起,为什么还要相见?让我看着你和秦苏有多恩爱吗?”

    “言安希,你似乎不明白一件事。”

    她蹙着眉尖:“什么事?”

    “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给的。我随时都可以拿走,也随时能决定你的命运。”

    “是。”言安希点点头,“你觉得这样逼我,很有意思吗?”

    慕迟曜看着她:“只要你听话。”

    听话听话,又是听话。

    言安希真的想狠狠的踢慕迟曜两脚,他凭什么这么自大?

    “其实……”慕迟曜却又接着说道,“如果,秦苏当年真的死了,言安希,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

    他的这句话,如同一枚重磅zhà dàn,在言安希的心里炸开。

    这句话的意思,她可不可以理解为,如果没有秦苏,他其实是……爱着她的。

    言安希很快又甩了甩头,自己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慕迟曜说完这句话,等了好久,却都没有等到言安希的半点反应。

    他眉头一皱:“言安希,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嗯,听到了。”

    慕迟曜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了:“听到了,为什么不回答我?”

    “我要怎么回答?”言安希问,“我应该要对你感激涕零,你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在乎我的吗?”

    “我说的是都是真的。没有秦苏,我会试着去……好好爱你。”

    言安希终于从他口中,听到了“爱”这个字。

    可是这个字前面,却加了一个如果。

    如果,如果……

    “没有这么多的如果。”言安希说,“归根结底,慕迟曜,还是你不够爱我。因为不够爱,所以你选择了秦苏。”

    慕迟曜没有说话了。

    他不知道要怎么说,他向来是一个话少的人,做什么事情,也是雷厉风行,霸道而**。

    心里的情感,即使现在快要喷涌而出,他也无话可说。

    或者说,他不知道要怎么用语言去表达,自己现在内心里的想法。

    他只能……沉默。

    秦苏这一次回来,也可以算得上是死而复生,对慕迟曜来说,震撼比较大。

    而当年,他又是因为误会,而误杀了秦苏,对她更是愧疚。

    相比之下,秦苏又温顺听话,他……就这么顺理成章的选择了秦苏,而要和言安希离婚。

    他的手依然还圈着言安希的腰,圈得那么紧,都舍不得松开。

    言安希试图挣扎了几下,可是挣脱不了。

    她也就放弃了。

    言安希想了想,问道:“慕迟曜,爷爷那边……你需要多久的时间,去解决?”

    “我会越快越好。”

    “只要爷爷一点头,我们这个婚,就离了吧。”

    “是。”他低声回答。

    言安希靠在他怀里,却一点也不觉得安心,只觉得……烫。

    这个怀抱,最终也不会是属于她的,而是属于秦苏的。

    她和慕迟曜都没有想到,原本已经决定好的离婚,会被慕老爷子这一搅,弄得翻天覆地。

    现在暂时是不会离婚了,需要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

    因为,慕迟曜要给秦苏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不让秦苏受一点委屈。

    所以就只能让言安希……继续受委屈了。

    主卧里,一时间变得很安静,风平浪静。

    可是年华别墅的大铁门,却缓缓打开,一辆车,迅速的开了进来。

    而坐在驾驶室里的,不是别人,正是……秦苏。

    早在半个小时以前,秦苏就已经接到年华别墅里,她收买的佣人的一通电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