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95章:言安希,上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95章:言安希,上车

    言安希现在的处境……真的是四面楚歌。

    她怀孕的消息,目前为止,还是需要隐瞒。

    她先试探一下,慕迟曜的口风。

    言安希从洗手间里走了出去,站在洗手池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从包包里掏出了口红。

    她的唇色太苍白了,需要用口红来,掩饰一下自己。

    眼眶微微有些泛红,不过还好,不是很明显。

    言安希确定自己没有什么异样了,这才走出了医院。

    这个孩子的到来,她的确是毫无征兆,完全的措手不及。

    但是既然,上天注定让她怀有这个孩子,那么,她就要竭尽全力。

    这个孩子,她必须要拼尽全力的保全。

    这不仅仅是慕迟曜的孩子,更是她的孩子,也留着她一半的血液。

    言安希走出医院的时候,阿诚站在车旁耐心的等待着,见她出来,连忙迎了上去:“太太!”

    言安希勉强的冲他笑了笑:“阿诚。”

    “太太,看了医生,医生怎么说?”

    “给我开了点药。”言安希晃了晃手里的小袋子,“让我按时吃药就行。”

    阿诚松了一口气:“太太您就是普通的感冒吧?”

    “是啊,”言安希说,“昨天晚上……着凉了,所以感冒了。”

    阿诚笑了笑:“那就好,不然我会很担心的。”

    说着,阿诚替她打开了车门:“太太,您现在是要去慕氏集团吗?”

    “嗯,去……去公司吧,我要上班。”

    “好的,太太。”

    就算她现在怀孕了,可是谁也不能告诉。

    言安希坐在车里,看着车外的人来人往,双手再次无意识的放在了小腹处。

    这里面有一个小生命。

    已经五周了。

    慕氏集团。

    慕迟曜坐在总裁办公室里,落地窗外的阳光照了进来,斜斜的落在办公桌前。

    他低着头,翻着手里的文件,不时的用笔在上面做批注。

    忽然有人敲门,他头也不抬的应道:“进来。”

    陈航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慕总,太太已经从医院出来了,正在往公司这边赶来。”

    慕迟曜眉头微皱,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她在医院里……待了这么久?”

    “是。慕先生,需要去医院,询问太太的病情吗?”陈航说,“如果需要的话,我马上让人去找医生。”

    慕迟曜微微一顿,最后挥了挥手:“算了,不用。”

    她就是一个小小的普通感冒而已,他怎么这么记挂在心上?

    还特意的让人盯着她。

    陈航见他挥手,连忙点点头:“是,慕总,那我先出去了。”

    “嗯。”

    陈航走了出去,办公室里又恢复了安静。

    慕迟曜把手里的文件一合,再也没有心思看下去了。

    昨天他把她拉入泳池,让她受凉了。

    她是真的不会游泳,不然昨天,他抱着她沉入池底的时候,她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他也才能那么肆无忌惮的吻着她。

    她虽然很被动,不能反抗,那牙却利得很,咬得他唇瓣都渗出血来。

    这言安希,不仅爪子利,这牙也利。

    上次挠了他嘴角一道,这次又咬破了他的唇瓣。

    她现在感冒了,他这么心心念念的,让他感觉不是很好,好像……他离不开她一样。

    所以,就不让人去查她的病情了吧,他要是想知道,问她一声就可以了。

    随她吧,她也不是第一次感冒了,吃个药她又能活蹦乱跳的了,言安希的生命力,向来都是顽强得很。

    言安希回到慕氏集团设计部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

    她脑袋还是有点晕,不过比早上的时候好很多了,医生给她开的药,她看了一眼,不敢吃。

    她当时突然就走了,都没来得及问医生,这药孕妇能不能吃,万一医生认为她是想打掉这个孩子,所以吃也没关系呢?

    言安希想了想,把药扔进了垃圾桶。

    她去茶水间倒了一杯热水,然后就投入了工作。

    等晚上回到家的时候,泡个热水澡,然后捂着被子睡一觉吧,发一身汗,或许这感冒就能好了。

    言安希一个人,把怀孕的事情,给隐瞒了下来。

    她午饭都没有怎么吃,一点胃口都没有,但是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她还是勉强吃了一点。

    再吃的话,她觉得她又要去卫生间吐了。

    言安希不敢吐,生怕周围的同事,看出了她的异常。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言安希匆匆的把电脑关了,准备回家,好好的休息一下。

    她真的好累。

    谁知道走出慕氏集团,她没有看见阿诚,也没有看到自己常常坐的那辆车。

    “这是怎么回事……”言安希自言自语的说道,“阿诚今天是有什么事耽误了吗?”

    她咳了咳,只觉得鼻子又堵了,刚要打阿诚的电话,就看见一辆玛莎拉蒂的跑车,缓缓的停在她面前。

    言安希一看就知道这是谁的车。

    慕迟曜。

    除了他会开这么拉风的跑车,一般的人谁会开着这么拉风的跑车,在慕氏集团门口晃悠。

    车窗降下,慕迟曜戴着墨镜,侧脸轮廓十分刚毅,薄唇微启:“言安希,上车。”

    言安希站在原地,没有动。

    慕迟曜眉头一皱,转过头来,看着她:“怎么?聋了?”

    言安希的嗓子依然还是和早上一样的哑:“去哪?慕迟曜,你这是要载我回家?”

    “不回家。”

    “那是要去哪里?”言安希问,“阿诚呢?是你让他不要来接我下班的吧。”

    “去慕家。”慕迟曜说,“上车,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慕家?

    言安希又吸了吸鼻子,头昏脑胀的,慕迟曜要带她去慕家干什么?

    他不是才和慕老爷子大吵一架吗?

    那现在……是去和解?还是去坚决表明离婚的决心?

    慕迟曜开着顶级的跑车,戴着墨镜,又把车窗降了下来,微微有些不耐烦的等着。

    这里又是公司门口,来来往往的人都认识她和慕迟曜。

    言安希迟疑了一下,还是上车了。

    反正……她拗不过慕迟曜的,他让她去慕家,她也只能去慕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