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43章:言安希,你想折磨死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43章:言安希,你想折磨死我

    反正对于言安希来说,言安宸已经快要醒来了,等他醒来,言安希肩上的担子,也就解脱了。

    那个时候,死亡对她来说,真的就是一种解脱,无所畏惧了。

    慕迟曜握着她手腕的手,猛然一松,往后退了两步。

    夜里忽然刮起了风,吹得言安希头发凌乱,整个人略显单薄。

    她只是很镇定自若的看了慕迟曜一眼,然后转身上车了。

    慕迟曜站在车外,任凭风呼呼的吹,吹得他衬衫的衣角,都随风飘摆着。

    好一会儿,他才上车,坐进了驾驶室。

    言安希一直都看着窗外,不理他。

    回到年华别墅的时候,车子还没停稳,言安希已经打开车门下去了,把慕迟曜给吓得不轻。

    她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别墅,慕迟曜在她身后,气得狠狠的踢了车子一脚,车门那里顿时就陷进去了一块。

    以前都是慕迟曜甩脸色,这一次……换成言安希了。

    慕迟曜看着车门凹陷进去的地方,心里的火气越来越大,又冲着豪车狠踢了几脚。

    直到把心里的气都发泄得差不多的时候,慕迟曜才沉着脸色,走了进去。

    他先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西装外套扔在床上,又松了领带,解开衬衫的衣领扣子,脸色一直都是铁青的。

    他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好几遍,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走出自己的房间,走到对面,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言安希看见他,也没把他当回事。

    “言安希,我昨天晚上才说过,你和我一个房间,你跑到这里干什么?”

    “何必两看生厌呢?”言安希说,“分开比较好。”

    慕迟曜冷哼道:“我怎么敢让你一个人住在这里!”

    “怕我把孩子流掉吗?”言安希忽然笑了笑,“放心吧,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不会用特别伤害自己的方式流掉孩子的。我会去医院,躺在手术台上,清楚的……”

    慕迟曜再也听不下去:“言安希!”

    “不用对我这么大吼大叫。”言安希说,“慕迟曜,你是在害怕吗?你也会害怕?”

    “你想怎么样,你说。”

    慕迟曜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心平气和的跟她说话。

    天知道,他恨不得现在就掐着她的脖子,逼迫她把孩子给好好的生下来!

    “我不想怎么样。”言安希轻描淡写的说,“秦苏不是住院了吗?你不去医院陪她?”

    “住院……言安希,你知道秦苏为什么住院吗?”

    “不知道。”说着,她顿了顿,“我也不想知道。”

    “她是听到你怀孕的消息,又听到我说会要这个孩子,一时间激动,情绪起伏太大,所以晕倒了。”

    言安希却笑了:“是吗?那又怎样?”

    “言安希,你就没有一点同情心?”

    “真的是好笑,我为什么要同情秦苏?”

    “你这个女人……”

    言安希看着他:“慕迟曜,把事情搅到今天现在这个地步的人,不是我,是你自己。”

    慕迟曜快步的走到她面前:“言安希,你是想要把我折磨死,你才甘心,是不是?”

    “我哪里有这个本事。你折磨我,还差不多。”

    她看着他,唇色苍白,脸色也白得像纸一般,直直的望着他,毫不怯场。

    什么时候,从她小心翼翼,绞尽脑汁的讨好他,变得可以这么什么都不怕的,和他对抗了。

    还不都是因为孩子。

    “言安希,你不要逼我,逼我对你用最狠的手段,最狠的方法。”

    “你想把我怎么样?囚禁起来吗?”

    “如果你一意孤行,要把孩子流掉的话,我只能这么做!”

    言安希忽然闭上了眼睛,一行清泪,就这么的从她眼眶里流了下来。

    “慕迟曜,你口口声声都是要保全孩子,你难道就没有好好的想过,我为什么不肯要这个孩子呢?这不仅是你的孩子,他也是我的孩子啊……”

    她一哭,慕迟曜心里消下去的火气,顿时又上来了。

    她一哭,他就暴躁。

    “言安希,很多事情都不可能十全十美的,你带不走这个孩子,但是你可以随时回来……”

    “我回来看他?然后顺便看看你和秦苏有多么恩爱?看看一家三口,多么幸福,我却像一个外人?孩子以后长大了,他会怎么想?”

    种种理由,让言安希不会要这个孩子的决心,越来越大。

    慕迟曜也无法反驳,只能握着她的肩膀,一遍又一遍的说道:“言安希,这个孩子,你必须要留下,必须……”

    言安希宛若一个木头人一样,无悲无喜。

    最后是慕迟曜把她抱回了主卧,给她放好洗澡水,寸步不离的在浴室外面守着,等她洗完,又把她抱到了床上。

    他都不敢让言安希的脚沾一下地,生怕她摔到,孩子就不保了。

    言安希知道多说没有什么用,只能背对着他,默默的流泪,捂着肚子里的孩子,直到天亮。

    第二天。

    言安希从睡梦中醒来,只觉得眼睛发涨,应该是昨天晚上哭得太伤心了,所以肿了。

    她翻了个身,却意外的正好落入慕迟曜的怀里。

    言安希浑身一僵:“你……”

    慕迟曜居然还没起?

    她侧头看着他,又是吓了一跳:“慕迟曜……”

    他眼睛通红,布满了血丝,神情也无比的憔悴,好像是……一晚上都没有睡的模样。

    慕迟曜低哑着声音开口:“言安希,我想了一晚上。”

    他真的是一晚上没有睡!

    而且声音沙哑,干涩。

    他微微动了动,伸手把她揽进了怀里,言安希正要挣扎,他却说了一句话——

    “言安希,我知道,你昨天是哭着入睡的。”

    她浑身一僵。

    “我知道,我也听见了你小声的抽泣声。但是我没有那个勇气去给你擦眼泪。所以翻来覆去的想了一晚上,我……”

    “你想干什么?”言安希抬头,抵着他的心口,“慕迟曜,你想了一晚上,想出什么方法来折磨我了?”

    “不是。”他摇了摇头,“从今天开始,你不许去公司了,只能在家,只能在有我的地方。”

    言安希一听,狠狠的咬了咬唇:“慕迟曜!你明明……你怎么可以剥夺我的工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