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63章:我相信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章:我相信她

    慕迟曜见言安希这个样子,心疼得很,伸手一拉,言安希整个人都是软绵绵的,一下子就跌坐在他身上。

    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萦绕在她的鼻尖。

    言安希靠在他的怀里,他的手牢牢的圈着她的腰。

    明明都是怀孕了的人,腰身却这么的细。

    慕迟曜微微抬头,下巴搁在她的发心上:“言安希,你弟弟的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你怎么查?”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总有办法查个水落石出的。”

    言安希轻声问道:“是啊,总会查到的。”

    “不用担心,万事有我。”

    他轻言细语的说着,安慰着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十分爱怜。

    此时此刻的言安希,就好像一个布娃娃一样,任凭言安希摆布。

    “慕迟曜,别忘记了,你昨天晚上,说过的一句话。”

    他眉头微微一皱:“什么话?”

    “如果这件事是秦苏干的,你也一样处罚,绝对不会轻饶。”

    慕迟曜微微一顿,然后声音沉了下去:“是,我说话算话。但是前提是,言安希,你必须拿到有关的证据。证明……这件事是秦苏干的。”

    言安希从他怀里抬起头,脸色苍白,一双眼睛却是格外有神:“好,我会找证据的。”

    她说这句话,无疑就是在心里肯定了,这件事就是秦苏的所作所为。

    慕迟曜看着她,皱了皱眉,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就这么肯定是秦苏呢?”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不是秦苏呢?”

    “其实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不择手段的人。”慕迟曜说,“她虽然对你是……有敌意了一点,但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言安希忽然笑了笑:“慕迟曜,你什么时候,才能把眼睛擦亮一点?”

    “我相信她。”慕迟曜只是说道。

    这四个字,如果在言安希本来就千疮百孔的心上,又再次狠狠的扎了一刀。

    他相信秦苏。

    言安希这下子,心里更加确定,要找到证据了。

    见言安希不说话,似乎是在思考的模样,慕迟曜看了她一眼,然后吻了吻她的额头:“你还是睡一觉吧。”

    言安希软绵绵的坐在他腿上,还在想事情,也不出声。

    慕迟曜见她这样,也就没再催,腾出一只手把笔记本电脑合上,然后抱着言安希。

    两个人难得有这么温情的时候,她坐在他腿上,靠在他怀里,安安分分的,像是一只乖巧的小猫。

    没过多久,当慕迟曜再次低头去看言安希的时候,发现她蜷缩着,睡着了。

    他抬手,想碰一下她的脸颊,可是又生怕吵醒她,于是就收回了手。

    “言安希,你为什么就这么固执的认为,是秦苏呢?都有人亲眼看见墨千枫了,你却都不怀疑墨千枫。”

    慕迟曜低低的说着,满是无奈,又眉头深锁。

    “既然你这么固执,我也不和你拗。你去查秦苏,我去查墨千枫,总之,凶手跑不了的。”

    墨千枫是在昨天晚上,被人亲眼看到来过星辰医院。

    而秦苏,不过是派宋尧,来给保镖送了两瓶酒,然后就走了,连酒香都没闻过。

    秦苏送酒的想法,也很容易理解,早上和言安希在言安宸的病房前,大闹了一场,造成了麻烦,于情于理,道个歉,送瓶酒以表心情,也是于情于理。

    慕迟曜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确定言安希已经睡熟了之后,才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把她放到了病床上。

    然后,他又轻轻的拉过被子,给她盖上。

    想了想,慕迟曜又在她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吻:“好好休息,言安希。”

    他走出病房的时候,还回头看了言安希一眼,然后关上了病房的门。

    见他出来,陈航连忙迎了上来:“慕总,我已经打电话给墨总了,他马上就会到。”

    “嗯。”

    慕迟曜应了一声,然后走向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一扇小小的窗户。

    陈航在他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

    “有烟吗?”

    慕迟曜忽然问了一句,陈航一愣,然后马上摸了摸口袋,连忙应道:“有,有的,慕总。”

    陈航把烟和打火机都双手奉上,慕迟曜接过,衔在嘴里,低着头,正要点烟的时候,忽然又顿住了。

    “算了。”他说,“她不喜欢烟味。”

    陈航听得一脸的莫名其妙。

    慕总口中的“她”,是哪个她?

    是秦苏xiao jie?还是……慕太太?

    陈航也不敢多问,只是恭恭敬敬的伸手又从慕迟曜手上接过香烟和打火机,又退后了几步,然后远远的站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走廊的另外一头,忽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皮鞋底敲打在地板上,独有的脚步声,从远到近。

    慕迟曜没有转身。

    墨千枫匆匆的赶来,一脸的凝重,本来想先去病房里看看言安宸的,结果一眼就看到了慕迟曜的身影。

    他想了想,径直朝慕迟曜走了过去。

    陈航朝他点点头,然后转身说道:“慕总,墨总来了。”

    “嗯。”

    墨千枫已经急不可耐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慕迟曜,你的人在电话里说的,是什么意思?”

    慕迟曜眉眼低垂,看着下面如同蝼蚁一般密密麻麻又渺小的人,淡淡的说道:“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言安宸好好的,怎么会出事?怎么又和我有关了?”

    慕迟曜转过身来,犀利的目光看着他:“墨千枫,这个时候了,你装傻的本事,倒是还不赖。”

    “把话说清楚!”

    “你还好意思朝我吼?难道我的人给你打电话,让你过来,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我只知道言安宸出事了。”

    慕迟曜冷冷的说道:“昨天晚上,你是不是来过这里?还去了重症监护病房,看言安宸?”

    “是。”墨千枫点点头。

    “然后,你来了,又走了。”

    “是。”

    慕迟曜又连续的发问:“你来到言安宸的病房门口,是不是看见,还有两个喝得烂醉,横七竖八的躺着的保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