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72章:故意杀人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72章:故意杀人罪

    “是。”言安希应道,“我……我有一点事情,想咨询一下袁律师。”

    “不用这么客气。我们是同学,举手之劳,我能帮,一定会帮。”

    袁澈都这么说了,就是想让言安希不要太客气太拘谨,有什么问题,尽管说。

    “我想问……”言安希说得很慢,“故意杀人罪,会判多久?死刑立即执行,还是死缓,还是……无期。”

    袁澈一惊,身为律师,他的直觉一下子就告诉他,大事不妙。

    “言安希,”他连忙问道,“你要做什么?”

    “我只是问一下。”

    “好端端的,你问这个干什么?”

    言安希无力的靠在墙壁上,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想了解一下。”

    “不管怎么样,故意杀人罪,这罪名可不小,人的一辈子,都会赔进去的!”袁澈说,“你要冷静!”

    “我很冷静。袁律师,我还有一件事,想问。”

    “你问。”

    袁澈现在的精神高度集中,一直绷着,他现在很担心言安希。

    “是关于孩子抚养权的问题。”言安希问,“你说,如果我和慕家争抚养权,我有几分的胜算?”

    “慕家?慕城慕氏集团的那个顶级豪门,慕家?”

    “是的,袁律师。”

    袁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言安希,慕家拥有最好的律师团。我的导师,就是慕家律师团中的一员。”

    言安希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果然啊,她要是和慕迟曜去争这个孩子的抚养权,根本是以卵击石。

    无论从法律上,还是私人上,她都没有办法和慕迟曜抗衡。

    “我知道了。”言安希回答,“麻烦你了,袁律师,这么晚了,谢谢你。”

    “不客气。”

    “我先挂了,打扰了,再见。”

    “等等。”袁澈忽然说道,“言安希,你现在在哪?我过来一趟,你有什么事,可以当面问我。”

    “不用了,我已经问完问题了。”

    袁澈听她这个语气,似乎是不打算和他见面,袁澈心里有些着急。

    言安希问的这两个问题,绝对非同小可,一点会出什么大事的。

    他急中生智,连忙说道:“对了,关于抚养权的问题,我觉得有机会。但是我现在不了解具体情况,也不好下定论。我们可以当面谈谈。”

    言安希的声音也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点起伏:“有机会?”

    “是的,一切都还有机会的。”

    “我在星辰医院。”言安希说,“袁律师,如果你来找我的话,再打电话告诉我。”

    “好。”

    “再见。”

    言安希挂断电话,觉得人生……依然黑暗,比外面的天还要黑。

    她不傻,她能听出来,袁澈话里面的安慰。

    抚养权,她是不可能拿到的了。

    她弟弟,也被秦苏害成现在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了。

    她却无能为力,在这里什么都不能做。

    除了扇秦苏一个耳光,扇宋尧两耳光,她还能怎么样呢?

    言安希已经被逼到没有退路了。

    即使前面是万丈深渊,她也得跳下去。因为她的身后,是一群豺狼虎豹。

    半夜的时候,言安希躺在病床上,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吱呀一声,她立刻就被惊醒了。

    言安希正要问是谁,就听见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压低声音说道:“你们在外面等着,声音小点,不要吵醒了她。”

    原来是慕迟曜。

    言安希想,他是刚刚才处理完公司的事情,所以到这里来了吗?

    她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假装在睡觉。

    慕迟曜走到床边,看了她一眼,微微叹了一口气。

    然后是悉悉率率的,衣料摩擦的声音,听得出慕迟曜已经在尽力的不发出任何声音了。

    然后言安希只觉得床边一沉,一个温热的身躯覆了上来。

    慕迟曜睡在了她的身边。

    他伸出双臂抱住了她,低低的说了一句:“手怎么这么凉。”

    现在天气已经不那么炎热了,秋高气爽,夜里的温度还是低了不少。

    言安希只是装睡,一动不动,任凭他搂着。

    没过多久,耳边传来浅浅的呼吸声。

    慕迟曜……竟然这么快就睡着了。

    这段时间以来,他也很累吧。

    “慕迟曜……”她微微张嘴,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道,“很快,你不会这么累了,我也不会这么累了。”

    “我和你之间,该做一个了断,也该有一个解脱了。”

    “我来走这一步吧,好不好,我不想让你伤害我了,所以……我来。”

    “让我来伤害你,慕迟曜,让你也痛一痛,让你也尝尝,我曾经尝试过的滋味。很难受的,很疼……”

    言安希今天晚上很奇怪,谁也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本来,以她的性格,她不会这样平白无故的就扇宋尧两个耳光,她不是那种嚣张跋扈的人。

    而且,她还第一次联系了袁澈。

    现在,她又在慕迟曜熟睡后,说了一些这样的话。

    外面隐隐的光亮照了进来,黑暗里,言安希看着慕迟曜,眼睛里的情绪,绝望又复杂。

    当天亮之后,慕迟曜醒来的时候,发现怀里空空如也。

    言安希不在了。

    慕迟曜一个激灵,顿时睡意全无,瞬间就从床上起来。神色慌张。

    “言安希呢?”他喊道,“言安希!”

    慕迟曜一边吼着,一边拉开了病房的门,快步的走了出去。

    一走出病房,他顿时怔住了。

    因为言安希就在外面。

    她穿得整整齐齐,因为天气有些凉的缘故,穿了一件米白色外套,头发软软的披在身后,站在走廊尽头的窗户边,背对着他。

    陈航见他这样匆忙慌乱,赶紧说道:“慕总,有什么事?”

    慕迟曜却挥了挥手,然后直接大步的朝言安希走了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她。

    言安希微微一惊,侧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收回了目光。

    “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他贴着她的耳畔问,“这里风大。”

    她淡淡的回答:“所以我穿了外套。”

    “还是把窗户关上,你感冒才刚刚好。”

    “我想透透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