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79章:你要把我丢到牢房里去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79章:你要把我丢到牢房里去吗?

    言安希想,她痛啊,她难过,她好想现在转身从窗台上跳下去,可是……机会只有一次了。

    如果秦苏没死,抢救过来的话,她也不能死。

    慕迟曜握着她的手腕,慢慢的,慢慢的把刀尖,刺在了他的心口上。

    “言安希,来,对着这里,用力的刺下去,你就什么都解决了……”

    言安希垂眼,目光从他的眼睛,落到他的心脏上。

    锋利的刀尖,只要稍微用一点点力气,就能刺穿他的肌肤,就像刚刚秦苏那样,血流如注。

    言安希被慕迟曜从窗台上扯下来开始,就一直在发抖。

    可是现在,她的手,却不抖了。

    那刀尖,正对着慕迟曜的心脏,不前进一分,也不后退一分。

    他的声音,淡淡的响起:“言安希,如果这样,可以泄你心里的恨的话,我觉得得很值得。”

    言安希没有回答。

    他又说道;“我现在还在庆幸,我早来了一步,不然……我就见不到你了。”

    言安希依然没有回答。

    病房里安安静静的,外面也安静了。

    言安希默默的流着眼泪,好久好久,说了一句话。

    “慕迟曜,你凭什么替秦苏承担错误?”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这样下去了,折磨自己,也折磨我。”

    言安希听到他这句话,手握着刀尖,忽然往前刺进了一分。

    慕迟曜微微皱着眉,但是一声不吭。

    锋利的刀尖,刺破了他名贵的衬衫,扎进了他的血肉里,疼痛感慢慢的清晰。

    可是下一秒,突然哐当一声响,只看见言安希手里的刀,掉落在了地上。

    她整个人也慢慢的蹲了下去,捂着脸,无声的哭着。

    眼泪从她的指缝里流下来,可想而知,她哭得有多伤心。

    “慕迟曜,你为什么就不能让我死,我活着……真的没有什么意义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强硬的一把拉起了她,将她牢牢的抱在怀里。

    “言安希,我今天给了你一个伤害我的机会,你不要,现在,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这么伤害你吗?那太便宜你了,这样的痛,怎么能让你终生难忘呢?”

    “我现在还不够痛么!”

    “不够!”言安希叫道,“远远不够!要让你生不如死,求死不能,才叫做痛!”

    听着她狠毒的话语,想起之前种种疯狂的行为,慕迟曜的眉眼顿时变得十分凌厉起来。

    言安希只是一个劲儿的哭,现在,眼泪才是她唯一的宣泄途径。

    真好啊,她还能流眼泪,她还能哭。

    若是有一天,她连哭,都没有眼泪了,那才是真真可悲。

    他的声音缓缓响起:“看来,不能这样下去了,言安希,你这种女人,就是不能太惯着!”

    “惯?从头到尾,你惯过我吗?”

    他却强势的扣住她的腰身,一句话不再说,弯腰把她横抱起,然后走出了病房。

    病房的地上,还有一大摊血迹。

    言安希的手上,身上,也还有血。

    慕迟曜却似乎不觉得脏,只是抱着她,步伐沉稳,目光坚定。

    他怀里的这个女人,他必须要牢牢的控制着她的一举一动了。

    首先……她不能死,千万不能,要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慕迟曜抱着言安希走到了抢救室外,宋尧焦急的在那里等待着,见到两个人,神情十分复杂。

    言安希在看到抢救室的灯还亮着,目光一动。

    慕迟曜把她放在了长椅上,然后自己也坐了下来。

    他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言安希,我们一起等。秦苏什么时候被推出来,你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

    她目光呆滞,一言不发。

    慕迟曜见她这个样子,只是冷冷的勾起了唇角,然后才看向宋尧:“里面怎么样了?”

    “医生还在抢救。”

    “有生命危险吗?”

    宋尧看了言安希一眼,然后回答:“没有。这一刀,虽然够深,但是没有刺到要害部位,所以……没有生命危险!”

    这句话,宋尧看上去是在回答慕迟曜的问题,实际上是说给言安希听的!

    秦苏没有生命危险!不会死!

    言安希听到之后,眼神一黯:“没死……她没死,她怎么可以没死。”

    慕迟曜附在她耳边,沉声说道:“言安希,这笔账,我再跟你慢慢算。”

    声音狠厉,跟之前在病房里的时候,完全是判若两个人。

    言安希心里明白得很,坦然一笑:“慕迟曜,之前你不能控制我,怕我去死,怕我从窗台上跳下去。现在……我已经在你掌握之中了,你要慢慢的折磨我了吗?”

    她笑得坦然,他也回答得坦然:“是。”

    “这一刀……我算是故意杀人了,慕迟曜,你要把我丢到牢房里去吗?”

    “坐牢?”慕迟曜低低的说,“不,言安希,只有我能欺负你,只有我能折磨你,这句话,你忘记了吗?”

    她慢慢的抬眼,看着他,说了两个字:“魔鬼。”

    慕迟曜却低下头来,薄唇印在她的唇瓣上,然后重重的咬了一口。

    星辰医院门口。

    袁澈下车,急急忙忙的走进医院,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要去哪里找言安希。

    想了想,袁澈拨通了言安希的电话号码,但是……没有人接。

    打了一个又一个,却还是无人接听。

    没有办法,袁澈顺手拦住一个护士:“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你们医院……有没有一个叫言安希的病人?”

    言安希在星辰医院里,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只要是在医院工作的人,都十分清楚。

    护士把言安希的病房号告诉了他,袁澈点头道谢,然后迅速的乘坐电梯上去了。

    可是他扑了个空。

    言安希的病房里……没有人啊。

    袁澈站在门口,看着空无一人的病房,皱着眉,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人的声音:“请问您找谁?”

    阿诚刚刚远远的就看见有人进了病房,连忙跟过来了。

    袁澈看着他:“你是……”

    “我是太太的保镖。”

    “言安希的保镖……是吗?”

    “是的。”阿诚回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