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80章: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80章: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

    “你好。”袁澈说,“我……我是言安希的同学,她昨天有事找我,让我今天过来一趟,不知道她……在哪里?”

    阿诚说道:“太太……去vip病房了,您可能需要等一等。”

    袁澈哪里还等得了:“我打过她电话,没人接。”

    “太太的电话在这里呢,根本没拿。”

    袁澈顺着阿诚指的方向看过去,一眼就发现了被随手放在沙发上的手机。

    不知道为什么,袁澈总觉得不对劲。

    首先言安希昨天晚上给他打的那个电话,说的话就有些让人担心。

    现在她人又不见了,去vip高级病房了?

    袁澈正想说什么,忽然有一个和阿诚一样,穿着黑色西装,保镖模样的人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看样子十分着急。

    “出事了,阿诚。”那保镖说,“慕太太在高级病房里,捅了秦xiao jie一刀,现在所有人都在抢救室,慕先生也在。”

    袁澈大惊失色。

    他忽然就明白,言安希昨天问故意杀人罪会怎么判了!

    袁澈二话不说,拔腿就往抢救室跑去。

    言安希,她……她真的是疯了!以前在学校,明明见她安静又淡雅,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到底是为了什么?

    抢救室外,灯一直亮,人也一直没散。

    走廊里忽然传来急促的跑步声,慕迟曜微微皱眉,转头看去。

    而言安希依然一动不动,仿佛没有了灵魂。

    袁澈一眼就看到了言安希,失魂落魄的模样,让他……过目难忘。

    以后,这一辈子,袁澈都记得,他今天看见言安希的这一眼。

    这个女人……身上似乎有太多事情,太多秘密可以挖掘了。

    “言安希!”袁澈喊道,“我总算是找到你了!”

    言安希本来一动不动,听到这个声音,忽然慢慢的直起腰来,转头望去。

    “袁律师……”

    袁澈快步的跑了过去,有些喘,站在言安希面前,完全忽略掉了其他人。

    “言安希,你到底做了些什么傻事?我说了等我来找你,你怎么……就不多等一下呢?”

    言安希愣愣的看着他:“我……我没有其他办法了。袁律师,你或许不懂,对我来说,死,是解脱。”

    “言安希!你才毕业,你还年轻,你怎么就这么傻?”

    慕迟曜看都没看袁澈一眼,眼皮都没抬一下:“哪里来的?拉出去。”

    一边站着的保镖,连忙点头:“是,慕先生。”

    言安希却大声说道:“等一下。”

    慕迟曜侧头看着她:“言安希,他是谁?律师?你找律师……做什么?”

    “你让他走,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参与。”言安希回答,“不要去动他。”

    “言安希,你似乎……有很多事情瞒着我。”

    “瞒着你又怎样?不瞒着你又怎样?慕迟曜,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现在已经心如死灰,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念想了。”

    一边的袁澈,忽然说道:“言安希,我们谈谈,十分钟,十分钟就好。”

    言安希看了他一眼,勉强的露出一个笑容:“谢谢你了,学长。你是我这段时间以来,遇到的,最好最好的一个人。”

    她不能把袁澈拖进这场纠葛里,早知道……她当时就不该去那家律师事务所。

    袁澈却看向慕迟曜,低声说道:“不知道……慕总,能不能给我十分钟,我也许,可以让言安希……不再这样低迷颓废下去。”

    慕迟曜终于正视了他一眼:“你?”

    “是。”袁澈点点头,“试一试,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得多吧?言安希现在连这样的事情都干得出来,再不开导她一下,以后……后患无穷。”

    不知道是袁澈的这番话打动了慕迟曜,还是慕迟曜希望言安希不再继续这样疯狂下去,同意了。

    袁澈在得到慕迟曜的默许之后,伸手把言安希拉了起来:“我们谈谈。”

    言安希看着他:“你……我……”

    袁澈只是眼神平静的看着她,然后把她带到了走廊的拐角。

    慕迟曜看着两个人在拐角处,若隐若现的身影,往椅子上一靠,观察着,不动声色。

    言安希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看着袁澈,也不知道说什么。

    袁澈看着她,缓缓说道:“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言安希没有任何反应。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会去做这样的傻事?”袁澈问,“如果立案追究,你这一辈子,就算是完了。”

    “如果立案的话,我早就不会站在这里了,而且被抓走了。”言安希轻声说,“慕迟曜很明显的,就是想把这件事给压下去,他有这个本事。”

    “可是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该这样做。”

    “我没有办法了……”

    她看着袁澈,眼睛里才有了那么一点神采,可是依然很无奈。

    袁澈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忽然有一点怜惜。

    他叹了一口气,上前一步,轻轻的拍了拍言安希的肩膀:“我做律师以来,接过很多案子,很多人都比你还要惨。可是,我始终对我的当事人,说一句话。”

    “什么?”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言安希的眼睫,轻轻的一颤:“活着?”

    “是的,活着。所以,言安希,不管现在有多难,你要坚持下去。”

    她连连摇头:“但凡我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我都不会做今天这样的事情。”

    让秦苏死,是她最后的一步。

    在慕迟曜迟迟不肯查秦苏,在他那么偏袒秦苏,在秦苏三番五次的挑衅她的情况下,言安希才会出此下策。

    “如果你相信我,那么,你就把你的事情,完完全全的告诉我。我……可以帮你,不能帮你的,我会陪你度过。”

    言安希摇了摇头:“你帮不了我的……”

    “你都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呢?”

    “袁澈。”言安希喊他的名字,“我们……其实不算很熟,你为什么会这么的帮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