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92章:疼吗,都出血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92章:疼吗,都出血了

    言安希轻声说道:“没错,慕迟曜,我是想在你身边,是说过我爱你,但是我爱你,不是想让你用这样的方式来打发我!你把我当什么了?玩具?”

    “我没有!”

    “那只是曾经啊!曾经我想要的,不是现在我想要的!”

    言安希的眼泪又有些控制不住了:“我曾经,曾经想要你也爱我!像我爱你一样的,你也爱我!像你爱秦苏一样的爱我!我想要我付出的爱情,能够得到同等的回应!”

    慕迟曜低沉着声音问道:“那现在呢?”

    “现在,我想要你放手,放我走,放这个孩子走,放我和你之间,一条生路!”

    慕迟曜十分坚决的摇了摇头:“除了这个,言安希。除了这些,其余的,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其余的我什么都不想要,”言安希咬着唇,“我只想要你放我走!”

    他皱眉摇头:“这不可能,你怀着孩子。”

    言安希忽然伸出手,用力的推开他:“你可以去找秦苏啊,你来找我做什么?我只不过是你娶回来的一个替代品,占着慕太太的位置。秦苏也可以给你生孩子啊!”

    就不能把孩子留给她吗?

    她是想要这个孩子的啊,不到万不得已,她真的不会流产打掉的!

    言安希低着头,眼泪越掉越多,她慌忙的想要擦掉,可是根本于事无补。

    她抽泣了好几声,干脆蹲在地上,把脸埋在膝盖里,咬着牙,一个人默默的掉眼泪,一声不吭。

    言安希能感觉到头顶有一道灼热的视线。

    但是,从她蹲在地上,闷着声音掉眼泪,到她整理好情绪,擦干眼泪,红着一双眼睛再重新站起来,慕迟曜没有出手扶过她一把,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抿着薄唇,侧脸轮廓如刀削一般,绝情冷毅。

    看着她哭,看着她因为抽泣而耸动的肩膀,他心里如刀割一样的疼。

    可是她的话,又让他的心,在一瞬间坚硬了起来。

    这个女人!嘴太硬!太不会讨人欢心了。

    可是慕迟曜却忘记了,曾经,言安希也是会放下身段,讨好他的女人。

    只是那时候,她不爱而已,所以做什么都无所谓,不会往心里去。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用的感情越多,就越难以敞开心怀。

    言安希眼睛红得跟兔子一样,她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可以放开我了吗?”

    “嗯。”

    他从喉间低低的应了一声,收回了手,垂在身侧。

    言安希吸了吸鼻子:“你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

    “那我回房间了。”

    说着,言安希转身就要走进自己的房间。

    突然她听见“砰”的一声响,整个人都吓了一跳。

    慕迟曜抬手,一拳砸在了门框上。

    那么用力,那么重,窗户都似乎抖了抖。

    言安希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却刚好看见慕迟曜收回了手。

    可能是门框上哪里有个锋利的地方,割伤了慕迟曜的手,他的手背,被划了长长的一道,鲜血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言安希又看见了血,心里一惊。

    慕迟曜却再也没有看她一眼,转身就走了。

    他的手垂在身侧,一动不动,给她留下一个背影。

    虽然看不到慕迟曜的正面,但是不用想,也知道,慕迟曜现在的脸色有多铁青。

    言安希咬着下唇,眼睛里亮晶晶的,分明是含着泪水。

    只看见毛茸茸的地毯上,一路上过去,都有血,滴落在上面。

    不用想,是慕迟曜手上的伤口的血。

    言安希低低的自言自语:“疼吗?慕迟曜,都出血了,肯定很疼。但是……身体的伤,再疼,能抵得过心里的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孩子……

    慕迟曜快步的下了楼,那脸色,那气场,简直是没人敢靠近。

    而且,他手背上的伤,触目惊心,血一直在流,他却好像是没有感觉一样。

    管家看见他这副样子,心里也明白,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慕先生……”

    “滚。”

    “慕先生,您手上的伤……”

    “不用管!”

    “慕先生……”

    慕迟曜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十分的暴戾。

    管家还是说道:“慕先生,您手上的伤还是处理一下吧,这样见血……总归不好。”

    “我说,滚!”

    管家心里连连叫苦,见慕先生这样,不用想,肯定……是在太太那里受气了。

    现在慕先生又把气往他们这些佣人身上撒了。

    想了想,管家说道:“您要是不处理伤口,这样血淋淋的,太太看着,心里也会瘆得慌吧?而且,而且太太怀着孩子,少见血比较好。”

    “她会在意?她会心里不舒坦?”慕迟曜冷笑道,“她只怕巴不得我现在死了才好!”

    管家大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把慕先生给气成这副样子,气得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

    不过好在慕先生终于是不再拒绝包扎伤口了,管家赶紧让佣人去拿来医药箱来。

    慕迟曜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得可怕,抬眼看了一下楼上,一副又气得不轻的样子。

    佣人半跪在他面前,仔仔细细的包扎着他的伤口。

    他全程一声不吭,但是很明显有些不耐烦。

    管家给佣人使眼色;“动作麻利点,慕先生……有些没耐心了。”

    刚刚缠上纱布,慕迟曜就站了起来,大步的往外走去。

    “看好太太,不准出年华别墅一步,不准出任何的事故!”慕迟曜的声音传来,

    “听到了吗?”

    “是,慕先生。”

    慕迟曜走出年华别墅,才发现外面已经天黑了。

    他要被言安希给气死了!

    刚刚那件事,算是他表白,结果被拒绝了吗?

    他第一次说爱这个字,就被当做是玩笑吗?

    慕迟曜根本无法接受!

    他径直上车,发动车子,用力的踩下油门,跑车的轰鸣声,瞬间传遍了整个年华别墅。

    慕迟曜开着豪华的跑车,扬长而去。

    言安希站在窗户边,看着那辆车驶出了年华别墅,面无表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