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99章:孩子是言安希的保命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99章:孩子是言安希的保命符

    宋尧端着杯子的手一顿:“他……不清楚,这个时间,应该是去公司了吧。”

    “他……”秦苏微微皱眉,“他有没有来过?”

    宋尧问道:“你指的……是哪种来过?”

    “就是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他来看过我吗?”

    宋尧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秦苏脸色一变:“我昏迷了几天?”

    “两天。”

    “两天,他一次都没有来看过我?”

    “是的,秦苏。”

    秦苏一听,只想从病床上挣扎着爬起来,但是伤口一直在疼,她也虚弱得不行,哪里有这个力气。

    “他居然一次都没有来,他到底在干什么?”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一直在这里照顾你。”

    秦苏连忙又问道:“我只记得,当时言安希刺了我一刀,然后走上了窗台,之后……我就失去了意识,什么都不知道了,宋尧,你把当时的情况告诉我。”

    宋尧看着她,目光里竟然流露出一丝不忍。

    秦苏一看他这个反应,心里忽然就凉了大半截。

    “你说。”秦苏咬着牙,“当时是个什么情况,不管怎么样,都要如实的告诉我!不许瞒着我!”

    “当时……”

    “说下去!宋尧!”秦苏严厉的喝道。

    “言安希刺伤你之后,她就走到了窗台,想和你同归于尽。可偏偏在我进来之后,言安希就威胁门口听到动静赶过来的护士,不准她们进来救你。”

    “然后呢?”

    宋尧说:“然后就在这个僵持不下的时候,慕迟曜来了。他一直都在努力的维持着言安希的情绪,生怕她就那么跳了下去。说了很多,说了很久。最后,趁着言安希精神分散的时候,慕迟曜把她给拉了下来。”

    “然后呢?”秦苏激动的问,“然后呢?”

    “然后我就抱着你去抢救了,慕迟曜和言安希在这里,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慕迟曜什么都没对言安希做吗?我被言安希伤成这个样子,差点死了,他竟然只关心言安希会不会从窗台上跳下去!”

    “……谁也不是慕迟曜,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从宋尧的角度去看事发的时候,慕迟曜当时,的的确确是只关心言安希的情绪,对秦苏……虽然不是完全视而不见,但也是实实在在的……漠不关心。

    “这不可能,不可能……”秦苏说道,“他什么都没有对言安希做吗?言安希都想杀了我了,他还沉得住气?”

    宋尧连忙按住她:“秦苏,你别乱动,伤口裂开了,就很麻烦了,你也会很疼。现在最要的,是把伤养好。”

    “可是言安希想杀我,她杀人!她现在在哪里,她什么事都没有吗?她就不要为此而付出代价吗?”

    “我想……你的这些问题,只有慕迟曜能回答你。”

    秦苏咬牙,却躺在病床上,什么都不能做。

    言安希倒是反将了她一军!

    先把她刺成重伤,然后假装跳楼,吸引慕迟曜的注意力,最后什么事都没有!

    “都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秦苏说,“这个孩子,现在已经成了言安希的……保命符。”

    “秦苏,你先把身体 养好,这比什么都重要。”

    “我当然要好好的。”秦苏回答,“还没有把言安希踩在脚底下,我不甘心!她肚子里的孩子还在,我更加不甘心!”

    宋尧看着她眼睛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心里往下沉了一分。

    一开始的时候,他没能拉住秦苏,现在……已经根本回不了头了。

    秦苏回不了头,他也……回不了头了。

    想起言安希在想杀秦苏之前,扇自己的两个耳光,宋尧觉得……他并没有因为这两耳光而恨言安希。

    倒是觉得,言安希其实才是活得最明白的那个人。

    她打醒了他。

    可是宋尧也有宋尧的难处,更有他的坚持,和想要守护的人。

    每个人,心底都有一个想守护的人啊,哪怕对方其实根本不喜欢自己。

    想了想,宋尧说道:“秦苏……我觉得,你现在还是……收手吧。”

    “什么意思?”秦苏虚弱的看了他一眼,虽然眼神没有平常那么的犀利,但是也有她的气势在。

    “收手吧,不要再这样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了。”宋尧说,“如果最后一切真的是属于你的,那谁也抢不走,如果……”

    “属于我?宋尧,我现在算是明白很多事情了,有些东西,你不去争,就永远不会属于你!”

    “可是抢来的东西,也不会长久啊!”

    “抢?我抢什么了?宋尧,你竟然认为我是在抢?”秦苏一听,有些激动,“是言安希抢了我的一切!我现在是在一步一步夺回!”

    “但,你用的方法……”

    “是,”秦苏点头,“我承认,我现在用的方法,是过于极端了一点,可是宋尧,我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

    “你已经伤害了很多人了。”

    “都是言安希!都是她的错!如果她不存在这个世界上,那么一切都解决了!”

    宋尧看着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最后,他沉默了好久:“既然你不肯回头,秦苏,我也……也劝不住你的了。”

    秦苏努力的顺着自己的呼吸,因为刚刚说话有些激动,她的伤口有些疼,胸口也闷。

    她现在是一身的病,本来因为慕迟曜曾经的那一枪,心脏落下了病根,现在又因为言安希这一刀,身上落下了刀疤。

    “宋尧,你是一直都陪在我身边的人。我这些年来,经历了什么,你是最清楚的人。事到如今,我也只剩下你了。等我以后,嫁给了慕迟曜,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宋尧只是笑了笑。

    他想要什么,只有秦苏给得起。

    不是金钱。

    也是为了这个,他才会无怨无悔的,在秦苏身边,待了这么多年。

    “秦苏……我记得最艰难的时候,你在家里的床上躺着,我出去工作,赚钱维持生活。”

    秦苏听见这番话,却是皱了皱眉,似乎是不愿意回忆起这段时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